可以列出一些常申请学校对于国际学生的托福要求么?

对于冲高学校:

对于主申学校:

对于保底学校:

这点大家可能已经明白,不过陈欣老师还要强调,对于主申和冲高学校,刚达到托福的最低标准并不意味着有很大概率能获得最终录取。随着美本申请的日趋激烈,托福虽然一直不能算上一种特别的优势,但也尽量不能让其成为自己申请的短板。

重要通知

本文为AADPS原创,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21/13283.html。如发现其他自媒体盗用文章,欢迎粉丝告知或协助我们举报。

解密:如何挑选你的理想大学

作为一名高中生,对于如何挑选大学这事我自己以前也不是很确定。我父母都是大学生,但那是四十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在这期间不少事情都改变了。甚至在我老姐十二年前申请时,整个过程都和今天不大一样。我真是无法想象那些没有任何家人申请经验可以参照的学生们会有多难。

所以作为一名过来人,以下是我的建议。

九年级

一早就开始考虑大学升学,以及这是否对你来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在学校选择能在学术上挑战自我的机会,例如荣誉课程、AP/IB预备课或大学课程预备课。如果有机会且有兴趣的话,修读暑期课程。我利用暑假通过了生理健康的免修考试,因而可以把乐队和法语加入到时间安排中来。我老姐则在暑假选修了微积分预科,因而在新学期就能直接修AP微积分。在不开口问之前,你绝不会知道有些什么机会,所以一早就和升学顾问确认能扩展你学术体验的可能性吧。

与老生交朋友。询问他们应该选修什么课,找到那些能够激起你兴趣并给你挑战的。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比我大两岁,她帮我制定了整个AP学习计划。去和那些你欣赏的高年级学生建立关系,也扪心自问当你处在他们位置的时候能够在哪些方面和他们变得更加相似。当我九年级时,乐团的一位十二年级学生是大家的开心果,我在难过时每每被他爽朗的笑容所鼓舞。我发誓要变得和他一样,于是乎我现在成为了一个更乐观善良的人。

参与那些你所热爱的事情。我的兴趣在于乐队、越野和田径。如果高中不提供发挥你兴趣的机会,可以在社区里看看或是尝试成立一个自己的课外俱乐部。我的学校甚至有一个巧克力牛奶俱乐部,其主要活动是成员们聚在一起畅饮巧克力牛奶。

十年级

如果你已经在九年级步入正轨,请继续努力!大学申请还有些距离,但是请时不时在脑中考虑这个问题。先从你理想中的学校开始。你喜欢一所认识所有人的小学院么?你喜欢一所有很强运动队的大学么?你希望做研究么?你希望就读位于大都市之中的大学么?你希望先从社区大学开始么?这些问题你还不必立即回答,但确实是值得你考虑的一些因素。

继续选择你觉得能够让你感到挑战的课程。我在这年开始修读AP,但这并不是金科玉律。尝试把你喜欢的所有学校课程都学了。这可以是编程、创意写作、科学或戏剧。我把学校开的所有理科都学了(除了AP环境科学——因为我是物理专业,并不真把这门算作科学)。然后试着考一考ACT或SAT。初战的成绩可能没有那么好,但是会给你宝贵的练习经验。

继续九年级开始的活动,或者寻找其他的兴趣点。向学生领袖们学习:他们可以是运动队队长或者乐队的首席演奏家,但也可以是每天默默努力但从不张扬的同学。他们还可能是表现中游,但却为每一位越过终点的运动员而喝彩的同伴。这些是领导力的不同形式,因此寻找那些你所仰慕的领袖并模仿他们。某天他们会毕业,而你将继承他们衣钵。

十一年级

开始更仔细的思考大学。还记得去年你问自己的那些问题么?现在它们有用武之地了。如果你参加了ACT或SAT或AP考试,也勾上了那个“大学可以给我发送信息”的复选框,你就会开始收到招生广告、许多的招生广告。不要把它们归到垃圾邮件或者把它们扔到角落里,可以仔细看看,寻找符合你标准或是你想更深入了解的学校。

在这个基础上,开始列一个初步的大学清单,即便你还不是百分百确定。你最终会发现你的优先级,并利用它们找到符合你兴趣的大学。对我而言,大学的大小相对无关紧要;我申请了两千人的小学校也申请了四万四千人的大学校。但我的确关注学生是否支持运动队,因而我申的所有学校都有很好的运动项目。对天气这种看似无关紧要的元素我也很在意——因为希望有雪,我拒绝上梅森-迪克森线(译者注:即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与马里兰州之间的分界线)以南的学校。

在春季基于你的清单计划访校,如果家庭条件许可的话。否则则该过目它们的招生网站。越来越多的学校提供在线的虚拟访校以为距离太远的申请者提供便利。你还可以订阅它们的社交媒体账户来更好的了解那边学生的生活是怎样的。

在学生团体里担任领袖地位。如果你还没有机会开始领导社团的话,也别太气馁。以成为领袖为目标,但具体怎么达到倒是相对不重要的。我参加了三个校队,但直到十二年级才正式担任社团职位。即便如此,我还四次落选了运动队队长以及一次落选了鼓乐队队长。你可以成为一个没有名分的领袖,而在很多时候这种非正式的领袖在团队里还能起到更大作用,因为他们在团队之中而不是之前。

在你能接受的程度范围内选最难的课。学术上来说,这应该是你最具挑战的一年。我在十一年级选了四门AP(但是推荐你考虑清楚后再这么做)。如果学校提供机会的话,参与IB项目。IB文凭比单独的IB课程含金量要更高,但需要的付出也更大,包括社区服务和研究论文。我所在的高中两者都提供,但我选择AP课程而不是IB,考虑到乐队本身要消耗掉不少时间。对我来说这是正确的决定,但对你可能两者都行。如果你的学校既不提供AP也不提供IB倒也不用过于担心。选择那些最挑战的课,或在当地大学上学分课。在审核申请时,大学会将你所拥有的机会以及你如何利用这些机会考虑在内。如果需要计划的话可以和你的升学顾问谈谈——他们是你的朋友。

十二年级

专注于成为领袖。你做到了!高中生涯还有一年,该有个华丽的结尾了。但十二年级和其他的学年有所不同,因为你过去所依赖的其他学生领袖已然不再。你现在是领袖了。

不幸的是,我的十二年级开局不利。几乎全部的亲密朋友都比我大一岁,已经升入大学了。当你感到被别人落下时确实很难。但我很快意识到我可以利用这种情况与低年级学生和那些当我的小伙伴们在身旁时曾未有机会交谈的人交朋友。我利用这一年来关注和关怀我所领导的群体的每个成员。我希望我能正面影响某人的生活,正像过去几年来高年级学生影响我的生活一样。

不要松懈。大学确实会撤回录取,是的,这可不会很好办。继续在学术上挑战你的极限,因为你该意识到在高中越努力,大学一开始就越轻松。考虑到我的高中提供很多课程,我最后总计修读了十门AP和一门IB。在被密歇根大学录取时,我几乎有足够多的学分能从大三读起了(因为更高的学费费率我并不推荐这么做,不过这条在本篇就不展开了)。对于科学、数学、阅读、写作和解决问题等方面的大学基础知识的掌握让我在第一学期如虎添翼。此外,我能够避开必修课,腾出时间来学习其他有意思的科目。

拿出选校清单来,看看哪些还对你有吸引力并吻合你的兴趣。大多数人会告诉你需要申请“保底学校”、“冲高学校”以及种种诸如此类的老生常谈。我觉得按你想申的来申就好。是的,你大致应该申一所知道自己绝对能进的,但也不要因为觉得自己录不了而把任何学校排除。把目标定得稍有野心的时候到了。我自己申请了六所,觉得对我是个合适的数目。但你需要找到对你来说完美的学校数量。(注:申请确实有额外的金钱开销,如果家庭有负担的话,可以尝试申请免除申请费。)

在暑假就启动文书和申请,以避开压力山大的十二年级。开学以后就该问老师要推荐信,明确选校,开始文书并至少过一遍申请流程。我知道这听起来太早了,但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时大多数学校在申请季开始接受的学生比申请季结束接受的学生要多。所以尽早启动把!我自己是在截止日期前一天才递交了密歇根的申请,但你可千万别学我。

我最大的建议?在拿到录取以后,如果可能的话尽快访问一下录你的学校。想象你自己已经进入大学。在校园中四处走走。和学生聊天。旁听课程。在食堂吃饭。如果有机会的话在寝室里睡一晚。向学生向导问你感兴趣的问题,这是他们的工作。安娜堡的地理位置让密歇根成为了我的最优先选择,如果没访校过,我今天可不会在这呢!

然后就选一所吧!相信你的选择会最适合你自己。唯一剩下的事情就是在五月一日交入读押金,你就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了!关注住宿、迎新(orientation)和其他事项的通知,它们马上就会到的。记得通过学校的社交媒体和其他新生取得联系,让你能迅速融入新环境。期待你人生的下一场大冒险吧!

祝好运!

重要通知

本文由AADPS编译自https://admissions.umich.edu/explore-visit/blog/demystifying-process-how-pick-your-college,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21/13342.html。如发现其他自媒体盗用文章,欢迎粉丝告知或协助我们举报。

纠结于威廉玛丽和纽大,在选择和准备上有什么建议?

这要看你的需求是什么,是想在大城市体验快节奏的生活社交并及早争取在金融和艺术方面的职业机会,还是想在宁静的校园里一步一个脚印享受全面的文理学院式的教育。如果是前者,就选择纽大,后者就选择威廉玛丽。两所学校在提供的专业和资源上也各有千秋:纽大强调国际化,有艺术、商科、工程等诸多选择,就连文理方面也可以尝试LSP,甚至挑战一下Gallatin;威廉玛丽么?这是美国最古老的大学,为自己从殖民地时期一脉相承而来的传统而感到自豪,人文和历史是传统的强势专业,商科也不错但在资源和地理位置上还是要被Stern盖过一头。

目前看来对于中国大陆学生,威廉玛丽即便是ED录取要求也很高,平均分要在1480左右。因为学校规模比较小的缘故,无论申什么专业,录取的几率都差不多(或者准确的说是同样难录?)。如果一心向往纽大,务必要抓住ED或ED2的机会。如果标化不是特别过硬,也可以考虑工程或LSP等稍微不分控的项目,各方面准备周全的话有机会以1450左右进。纽大不能自行申请面试,但是如果能够得到学校提供的面试机会的话切记要好好准备表现,全面体现自己的个性特点、兴趣爱好和综合实力。当然纽大的强势专业还是比较难,比如数学的话可能要到1500左右,Stern则更可以到1550+而且会看在成绩之外是否有远超同龄人的表现或者特殊家庭背景。

重要通知

本文为AADPS原创,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21/13214.html。如发现其他自媒体盗用文章,欢迎粉丝告知或协助我们举报。

新年寄语

爆竹声声辞旧岁、红梅朵朵迎新春。

2020年,肆虐的新冠疫情和美国的政治局势给留学申请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所幸在老师和同学们的通力合作下,AADPS在早申请阶段斩获了华大圣路易斯、范德堡、纽约大学、伊利诺伊香槟、威斯康星、普渡等一系列牛校录取,以及美国艺术院校、加拿大大学、英国大学录取若干。

在新的一年里,不论大环境出现什么新的变化或波折,AADPS的老师们会坚守我们对于学员的承诺,帮助大家寻找最适合自身情况的留学道路,实现教育理想!

AADPS在将在年后与大家再会!

埃默里大学录取主文选之五

回答Common主文第一题

战癌魔,注意pray点出宗教信仰加分

I never truly realized the gravity of cancer until I turned sixteen. It had been an abstract term that had been associated with me since I was four, when I was diagnosed with leukemia. Nine years later, I had survived and beaten it. But, I couldn’t take credit for that victory. It was a victory for my parents, who had never left my bedside or stopped praying for me. It was a victory for the doctors and nurses who had cared for me. But it truly wasn’t mine, even though I wanted to pretend it was, I hadn’t done more to fight cancer than simply exist, to be honest. And so, I never paid cancer much attention, even though everyone around me did.

先抑后扬的态度转变

As I grew up, cancer never was a topic of discussion in my household. Questions about my stints in hospitals were met with simple, evasive answers, and eventually, I forgot about the parts of my life spent in a hospital ward. The only lingering effects cancer seemed to have on me were biannual visits to the hospital to confirm my wellness. These visits appeared redundant, but they got me out of school for a day and as a result, no questions were posed. When my parents finally discussed the reason behind my trips to the hospital with me as I turned thirteen, I chose not to recognize the gravity of the situation. I didn’t want the burden of cancer to cast a shadow over the life I was content with.

My attitude regarding the matter changed when I picked up a paperback – Siddhartha Mukherjee’s The Emperor of All Maladies: A Biography Of Cancer. I was shocked at how cancer was considered a death sentence for patients only a short while back, and many forms were just as deadly today as they were decades ago. I thought about my “victory” against cancer and wondered how many battles had been lost to set up that single win.

Finishing the book drove me to pursue any opportunity I could to get involved with cancer research. I found a laboratory in my hometown, and set to work analyzing proliferation indices and immunostains. My work was just as exciting as I thought it would be, and the long summers in the lab passed by quickly before I could fully grasp the magnitude of what I was doing. That changed when I started volunteering in an oncology inpatient unit.

行动

Volunteering at the inpatient unit was completely different from my previous laboratory experience. There exists a hardened sense of reality in the ward that no amount of statistical analysis can reveal. I was able to relate to the patients and their struggles and understand that the deep cultural and societal ties of these patients couldn’t be captured through numbers. I learned that there were truly two aspects of what cancer was about: the medical as well as the human.

Growing up after my ordeals, I had always wondered why I was unlucky enough to suffer from cancer; not because they were painful, but because they brought me unnecessary concern and attention. Upon turning sixteen, entirely new dimensions of the disease were exposed to me, depicting families that struggle with disheartening relapses, and doctors who dedicate years of tireless research to help save lives. Cancer lost its abstract feeling and became more tangible for me. Volunteering experiences have taught me that battles with cancer aren’t easily won. But two summers of work at the Pediatric Cancer Laboratory have given me a different message: that these battles can be and will be won. I wasn’t able to contribute much to my original battle against cancer, but now, I look to play a bigger role in the battles of the future.

AADPS陈欣老师点评:传统上来说,留学文书所涉及的时间范畴应该是近三年,但是对于影响一生的大事件除外。这篇文书的写法确实让我开眼界了,虽然可能适用性不广,但两头占齐的思路确实值得我们学习。

招生官点评:我最喜欢的留学文书是在我阅读之后的几天(或几周)里还在脑海中留有印象,并给教会我关于某个主题的新信息或新观点。这篇文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与我通常阅到的文书非常不同。这名学生战胜了癌魔(这是一个惊人的胜利!),但由于她当时还很小,她并不觉得她能够真正成为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随着这名学生逐渐长大并明白这场战斗的意义,她希望了解更多有关癌症的信息,并开始回报受其影响的其他病友。对于如此沉重的话题,这是一种独特、成熟的处理方法。

重要通知

本文由AADPS编译自https://blog.emoryadmission.com/2018/08/strong-personal-statements-part-5/,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21/14444.html。如发现其他自媒体盗用文章,欢迎粉丝告知或协助我们举报。

跨学院选修辅修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众所周知,美国大二学生不必在下学期前确定专业。对于辅修专业,学生们甚至可以根据进度在大三和大四确定,这具有更大的灵活性。辅修要求的学分大部分在6至9个学分之间,如果这些与你的专业重叠或你已经按通识教育要求选修了相关课程,则相对容易满足。于是我决定尝试法律研究与历史辅修,看看它是否能引发我的兴趣。

一开始,我想直接上200级课程,这通常比100级课程要更深一些。但我的学术顾问建议先通过入门课程了解背景知识,看看我是否喜欢法律研究并愿意继续学习辅修。

法学研究与历史辅修是非常有趣且独特的,其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是两个学院间的合作。该专业的大约一半课程在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 of Business),重点是法律实践,而另一半在文理学院(College of Arts and Sciences),重点是美国法律史。很多选择该辅修的毕业生最终考取法学院或成为公务员,这是最初引起我对该辅修兴趣的原因。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跨学院辅修,其中一个是沃顿商学院与文理学院合办的消费者心理学辅修,另一个流行的选择是文理学院和护理学院合办的营养学辅修。

我得承认,作为文理学院的学生,我一开始在沃顿商学院上课时感觉压力山大。我几乎不了解商学院学生烂熟于胸的大多数商业术语,而且我真的担心由于我缺乏商业知识而影响学习效果。话虽如此,事后证明我确实杞人忧天了。作为文科生的我能很容易理解法律的定性原理,而那些商科生反而需要重新训练自己,让自己以这种方式思考。这本质上也并不很难,不过我的体验证明了有时短板反而能成为一种优势。

在八月上课的第一天,教授在法律和社会价值观(Law and Social Values)讲座上向我们提出了一个简短而困难的问题:什么是法律?当所有人七嘴八舌分享了自己的见解后,教授直言不讳指出所有答案都不够全面。于此,我们意识到无法用寥寥几句话来定义法律。在此之后的一学期,我们讨论了从合同/公司法到犯罪和侵权的所有内容。我们对法律概念有基本的了解,以及明确了面面俱到在法律实践中的重要性。这堂课并没有我起初想象得那么吓人,实际上说服了我选修更深入的课程并最终完成辅修!

重要通知

本文由AADPS编译自https://admissions.upenn.edu/blog/adding-interschool-minor,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21/15432.html。如发现其他自媒体盗用文章,欢迎粉丝告知或协助我们举报。

托福与SAT/ACT孰轻孰重?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但正因为如此,可能没有办法给出一个简单的答案,需要稍微根据我们老师的经验具体分析一番。

首先,大家知道没有托福的话,申请美国大学本科是完全没有办法进行的。所以确实有必要考出一个所谓“能用”的托福分数。按照底线来算,85分是可以接受的成绩,95分是排名前五十大学有机会的成绩,100分是前三十有机会的成绩。强调一下,不是说达到了这些成绩就一定能录,而是达不到的话,可能对申请有不利影响。在这个基础上,如果确实SAT/ACT考不出理想的分数的话,也可以像我们之前一位国内学员那样有申免标化学校的可能,或者因为自己的美高身份而被个别学校放低标准录取。

不同的孩子可能基础各不相同,托福分项分数初始的情况也会有差别。对于一般的孩子,口语的标杆是22,听读写是25。可以参照这个,优先从最薄弱的项目补起。对于已经达到的,努力在之后的考试把水平维持住即可。对于英语基础较好的孩子,口语的标杆可以提到24,其他三项则要努力做到27以上。

那么如果托福分数能用了,老师的建议是要全力把SAT/ACT在目标分数线之上能提多少提多少。原因是在于,至少从我们自己的第一手数据来看,在托福与SAT/ACT都达标的前提下,SAT/ACT的进步远比托福的进步带来的收益要大。换句话说,这两种考试如果考不好都是减分项;但是如果因为精力或能力限制,只能顾到一门的话,需要优先冲刺SAT/ACT,因为这个是一个更好的加分项。其实英语国家的学生申请美国大学,本身托福是没有要求的。托福只是先在国际学生内部这个申请池按比例筛选掉可能完全不能适应学校教学的一批。在这个基础上,主要还是SAT/ACT、平时成绩、课外活动以及其他方面的比拼。

具体举例来说,同样104分的托福,1300的成绩可能连排名五十四的俄亥俄州立都会比较困难,但是1480的话却完全有可能进入前三十的北卡教堂山(当然是否有加州洛杉矶还要继续看之后出的RD轮的情况)。如果有108分的话,是完全可以冲刺前二十的,没有必要一定执着110甚至115以上,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到SAT/ACT甚至是课外活动上。

重要通知

本文为AADPS原创,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21/10120.html。如发现其他自媒体盗用文章,欢迎粉丝告知或协助我们举报。

埃默里大学录取主文选之四

回答Common主文第五题

典型的西方白左居高临下,对比

I’m waiting in an air conditioned, mesquite smelling, leather booth restaurant, excited to hear about my supervisor’s trip to Malawi. She arrives and we sit down. We order lunch and talk a little about her project. I’m mid-sentence when she cuts me off. She has something to show me. She reaches into her purse, pulls something out, sets it on the table, pushes it across. It’s a stack of pictures. I go through them one by one, but when I get to the last photo I stop. My vision blurs and I have to put the pictures down.

It was a man standing in front of a wooden paneled door, holding a sign that read, “We are open.” On the door behind him was a plaque: The Tony Bradshaw* Library. I couldn’t fathom it. Tangible recognition of all the work I’d done since Kindergarten. Not just some certificate. My name on the door of a library that will change people’s lives halfway across the world.

女童子军是很好的活动,“书荒”概念

I started as a Daisy Scout in Kindergarten, and for years my mom begged me to quit. “It’s just too much with everything else you have going on.” But I had the Gold Award in my sight, and I’d known what my project would be ever since I heard the words “book famine” in an NPR op-ed piece about Good Steward Global Initiative. I had heard about food famines, but never a book famine. The more I researched it, the more I appreciated the appropriateness of the phrase.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hunger for knowledge and literacy but lack the resources to satisfy their yearnings.

行动力

I reached out to Good Steward and offered to create a club that raises funds, collects books, spreads awareness of the importance of reading, and stimulates people to take action. I’m not sure how much the directors of Good Steward expected of me, but plunged headlong into the cause. Three years later, we’ve raised over $8,000 to establish new libraries. All my work culminated in an opportunity for me to travel to Africa with Good Steward the summer before my senior year.

环境描写,同样和开篇对比

When I look back on it now, my most vivid memory from that trip sees me sitting on the ground inside a plaster-walled, thatched-roof, dirt-floor library, reading a book to a group of children. I pause to take a breath and scan the room. Each and every child is beaming. I see that sparkle in their eyes, that inspiration sparkle, that sparkle of happiness. A simple story time, something my dad and I did every night when I was their age, is like Christmas morning for them. That sparkle reaffirms everything I have been working towards.

其实我觉对这种沾沾自喜挺不以为然的,不过美国招生官就是喜欢,所以没办法

I learned multiple lessons on that trip. For the children in that library, education is a privilege. For me it was something taken for granted. I also got to add the final piece to the puzzle, to create the full picture. I’d heard that a library could turn a child from Malawi into a college graduate, but I hadn’t gotten to see it. I hadn’t gotten to feel the overwhelming pride and gratitude that comes from that sparkle. Now I have, and I can’t stop feeling it myself.

AADPS陈欣老师点评:这篇文章的环境描写写得非常好,值得大家仔细钻研模仿。我在指导文书的时候,常常发现大家只给出骨架,但是对类似“肉”的环境描写、人物描写、细节描写之类重视程度不够。事实上这些写好了,比什么都强,而且很真实诚恳。

当然小姑娘直接略过三年怎么筹到八千美元的,其实我猜猜可能也是个很好的技巧。估计她爸妈朋友直接一人捐了一千五吧,然后再零散凑了一些。真要说美国去非洲的机票也不是很便宜了,怎么也没见捐出来……所以该略写的就略写,不过如果你真的凭本事筹钱,我还是建议好好展开写下。

招生官点评:这篇文书有一种独特的洞察力,让我们充分了解学生对细节的关注水平。任何读者很快就会发现这位申请者在谦卑、社会服务、驱动力和坚韧之间存在着良好的平衡和互相激励。学生正面应对一个问题(“书荒”),并且明白不能单单流于表面、浅尝则止。对问题进行深入处理的决心是显而易见的,对此事的看法及其价值观也很清楚。 最后,文章末尾的反思非常不错,让读者认可这个学生有很大的潜力。毫无疑问这些潜力在我校的悉心培养下能被发扬光大。

重要通知

本文由AADPS编译自https://blog.emoryadmission.com/2018/08/strong-personal-statements-part-4/,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21/14443.html。如发现其他自媒体盗用文章,欢迎粉丝告知或协助我们举报。

申请美国大学的艺术作品集准备

你好,

距离你的梦校只有一年时间以及期间的种种蜕变啦。你必须整理一份你感兴趣的大学清单,确认适合你的课程和学校,准备能证明你艺术热情的作品集,并完成向招生官展示自我的申请……没什么大不了的!实际上,这一过程可能会是人生中最精彩的部分之一。这些时间完全能花费在提升自我上——确定你的梦想和目标,并沉浸其中。

为了充分利用11年级的时间,你需要设定一些大目标,以便在一整年内实现它们。

创作艺术:

并努力完成许多艺术作品。你可能可以选修一些很棒的美术课程,以帮助你提升艺术技能。也请继续在这些课程之外创作作品。这些激励你一放学就飞奔回家的工作,让你兴致勃勃的继续绘画/雕刻/编辑/等等的作品极有可能成为你作品集中的明星。随身带好写生簿,以获取并记录突如其来的想法。现在多做工作意味着你在准备作品集时将有更多选择。

冒必要的风险:

个人艺术品不会被评分,美国大学对于作品集也没有太多条条框框。请挑战自我,创作那些前所未有、与众不同的作品!制作太大而无法通过学校门口的雕塑,探索在昨晚凌晨三点惊醒你的奇怪想法,将学校艺术课未完成的项目做到尽善尽美,并与朋友们合作。尝试使用新材料和新概念。这些尝试——无论是用创可贴拼贴制作的自画像,还是对你最喜欢的玛丽·奥利弗(Mary Oliver)诗歌的动画诠释——都是我们希望在作品集中看到的。

存留归档:

不要忘记记录所有这些新工作。在申请时你会很高兴手边有作品的电子版,尤其是任何临时的、变化的或协作作品。我建议你每学期腾出一些时间来记录你一直在从事的工作,即使现在不确定的内容也可能会纳入最终的作品集。在光线充足的地方设置照相机,或使用扫描仪把作品照片数字化。如果你在家中没有空间,可以与朋友一起做,或在学校完成并请美术老师指导。对于表演艺术家,请朋友拍下一些照片或在整个演奏过程中录影。对于雕塑之类,可以拍摄多个角度的照片。一般作品集要求提交15至20张图片和/或10分钟的视频,因此请尽量拍漂亮一些,避免模糊的作品以及家中宠物的乱入。

得到反馈:

你已经完成了主要工作并尝试了许多艺术形式,优盘里塞满了激动人心的项目。拿来给我们看看吧!美国大学通常在还没有提交申请之前就为艺术生提供录取流程方面的协助。可以选择在访校期间参加招生说明会、参观校园和并展示作品集。教授可以查看你正在准备的作品集,并指出优点和需要继续改进的地方,需要探索的新技术或想法,以及需要了解的新艺术家。这一过程或许能给你带来很多新灵感!

如果你就读美高,你也可以在全国作品集日(National Portfolio Day, NPD)与我们会面,这对无法访校的学生来说尤其理想。当我们在作品集日聊天时,你会得到对于你作品集的反馈,并了解你和你的艺术实践如何融入大学的独特艺术项目。我的个人建议:与尽可能多的大学交谈,并在交流过程中记笔记(如果可能,请朋友或家人帮助)。作品集日很好展示了不同学校提供的百花齐放的艺术课程。你在日后确认申请方案时,即可参考自己当时的笔记。能拿一些免费的纪念品也不错。

茱莉亚

重要通知

本文由AADPS编译自https://admissions.tufts.edu/blogs/inside-admissions/post/portfolio-prep-for-juniors-or-adventurous-freshmen-and-sophomores/,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21/15424.html。如发现其他自媒体盗用文章,欢迎粉丝告知或协助我们举报。

如果我有意做一个计算机项目,时间上应该怎么规划呢

嗯,在这方面,可以按照我们工程项目指导服务往届学员的成功经验来回答。

做编程项目最理想的时间是在高一结束以后的暑假到高二上这段时间。在这之前,一般要花半年时间,针对某一门编程技术进行入门并学习一些较深入的主题。比如学习JavaScript的话,需要了解一下怎么用jQuery来操作网页元素;学习单片机的话,则要了解怎么和几个基本的传感器互动以及数据的记录和处理;学习python的话,可能要比较熟练的掌握几个基本的数据结构以及用于构建应用的Django框架。当然,如果每周可支配的时间比较多,你也比较有内驱力的话,项目前学习的时间总长最短可以压缩到一个半月。

当然,如果你所在的学校开设AP计算机课程而且你在课堂学习中颇有心得,那么在高二结束以后的暑假完成编程项目也是一个可行的选择。但是在这方面比较大的挑战就是需要把项目和标化备考的时间安排都规划好,让前者成为后者的一种调剂。此外还要注意的是单靠AP计算机的内容可能不足以让你完成一个实操性比较强的项目,所以需要预先根据项目的性质了解探索一下在网络、游戏、绘图、数据库乃至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方面的第三方库的功能以及使用。

重要通知

本文为AADPS原创,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21/13135.html。如发现其他自媒体盗用文章,欢迎粉丝告知或协助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