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克森林之精髓

友善

当我一想起我所知道并热爱的维克森林大学,两个字眼立刻映入我的脑海:友善与荣誉。第一次把它们与维克森林挂上钩,是在我大一新生欢迎会的晚上。 “在维克森林,”嘉斯勃·麦莫瑞教授说道, “你对见到的每一个人打招呼。”(麦莫瑞/Memory:这个姓氏对一位大学教授来说真是妙极了!)学生会主席皮特·戴维斯又给我们介绍了荣誉体系: “我们不设监考官。我们相信大家。只要在荣誉誓词(一段申明自己不会在考试时接受或提供不合规定协助的誓词,译者注)签上自己名字就够了。”还有,很多年以来,每一位维克森林的新生都会获得一个像章以供佩戴在胸口,上面写着:友善与荣誉。

我们所说的友善并不单指在打招呼的时候说 “早上好”或挥挥手。它也不仅是美国南部好客传统或同窗情谊的标志。这种友善将教员也包括在内。事实上,学生的年鉴里是用 “作为我们朋友的教员们”来作为教员部分的开始的。除开一三五的课程以及二四下午的实验(这些算是正式的教学),学生和老师时常在校园里和小城中碰面。这些机会往往能让学生打开眼界,产生自信,并导致他们对人生和事业的新感触。

例如,有天晚上我正在学习物理并想搞清楚惠斯通电桥。我发现比尔·司碧思教授正在他的办公室中,因而顺道拜访并向他请教。那时他正坐在桌边的椅子上,用系里的旧电唱机放一张唱片。在我准备询问关于惠斯通电桥的问题之前,他请我坐下, “听听这个!”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吉利(他那个年代的帕瓦罗蒂,著名的意大利男高音)演唱的《波西米亚人》选段。如今,我可能还是解释不清惠斯通电桥,但在被人要求时我可以轻易的吟唱起普切尼的那首咏叹调。

英国小说家福斯特曾经描述过他的母校剑桥,试图捕捉他所声称的那种大学生活的 “魔法般的特质”。他说,在剑桥 “肉体和精神,理性和感情,工作和娱乐,建筑和风景,活泼和严肃,生命和艺术,这些在通常情况下的对立面完全合而唯一了。学者与课本知识相得益彰,智力与热忱携手共进,思索成为激情,讨论因爱而深刻。”这样一来,他说,大学 “在一瞬间成为了兼容并包的所在” 。

我并不想过于夸耀维克森林或我们的教员们,但我深信这种师生间的 “友善”仍是今天我们学院环境的一部分。某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收到了一封来自新毕业生的信。信里说: “我告诉过许多人,如果我可以再有100次选择大学的机会,我每次都会选维克森林。它是为安生县(Anson County)乡间长大但却致力于增长见识的年轻人所营造的绝佳环境。虽然在刚入学时,我发现学业方面完全准备不足,但立即就找到了学习和成长的机会。”然后,他又提到了十位来自七个不同系教授的名字,他们都帮助并激励了他。这样看来,或许 “友谊”是个比 “友善”更合适的词,我相信维克森林是个容易建立友谊的地方。当我仔细审视我们选择来定义维克森林教员的两个词 “教师”与 “学者”,我觉得我们或许还应该补充第三个词 “朋友”,这或许是三个中最好的。

在他行将就木时,爱尔兰诗人叶慈游览了一个位于都柏林的画廊,欣赏了墙上挂着的肖像。其中的一些是他已过世的朋友,这勾起了他的回忆。那时,叶慈或许是仍在世的最伟大英语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爱尔兰自由邦参议员。但他看着那些画像,沉思片刻后说:

思人生一世沧桑
叹吾友为吾之傲

荣誉

在我当年新生欢迎会的那个晚上,维克森林告诉了我 “友善”这个词。此外,它还对我谈到了 “荣誉”,这个词是来自一个充满善意的社区的邀请。这里的人们信赖彼此,而其他一些相关的字眼( “道德”、 “伦理”、 “精神生活”)则成了我们所受教育的中心。对于一些现代的学究,这些词伴随着危险——他们害怕如果在学术上我们过多的谈论伦理,就会越过理性和客观的边界。但维克森林的遗产令我不得不反对这话。

为此,我会回顾或许是哈佛历史上最伟大的演讲,是爱默生在1837年所作的。题目是 “美国学者”,是一个爱默生对每位听众是否能成长为他所称的 “思考的人”发起的挑战(请注意到 “学者”和 “思考”)。但虽然爱默生的主题是 “思考的人”,他却说: “品德高于智力。” “思考”仅仅是 “一门不完整的艺术。” “让正义的庄严在你的日常生活中闪耀。让热忱的美好为你的简陋处所而欢呼。(又出现了 “热忱”!)” “除了准则的胜利外,没有任何事物能带给你心灵的安宁。”

当我注视着我们当前的国家和世界,我发现对于像维克森林学生一般的青年男女,有一种益加迫切的机会和需求。他们,像爱默生所说的一样 “思考”,但也体现着品格、热忱、正义、准则。我得说准则确实对我们的学生(当然对我们自己也一样),相较于高分或智力(虽然它们也很有价值)更加重要。

几乎每一天,在报纸或电视上,我们会读到某人,可能是一位运动员、作家、教授、银行家、商人、预备公务员、州长、国会议员、牧师或神父,就是一般会被认为有相当智力、时常思考的人。他或她依然被轻率的欲望、自私、贪婪所误导,背离家人、朋友以及所背负的责任与公众信任。几乎我们所听说的每一个失败或是丑闻都是一种道德上的败坏而非智力上的,不论在罗利(北卡罗来纳州州府,译者注)或华盛顿或华尔街,甚至有时就在我们的故乡。并且,这些失败不幸的横跨了不同政治和宗教信仰。他们无视了爱默生的告诫: “除了准则的胜利外,没有任何事物能带给你心灵的安宁。”

显然,维克森林关于 “荣誉”的概念源自于基督教信仰,更准确的说,是浸信会这一派别的基督教信仰。但即便是维克森林的老校区也未被教条或教义所束缚,教室也并不是用于传教的场所。在这里,宗教是一种心照不宜的共识,而非是挂在嘴边的宣传。信仰的证据在我们身边比比皆是,但它们,这么说吧,蕴含在大家的行为中。

我曾选过 “基督的教诲”和 “保罗的教诲”这两门宗教课,但我的教师,一位杰出的受命浸信会牧师,使用了与其他科目一致的教学方法来教授福音书和使徒书。这种方法,即是我在政府课上学习联邦党人文集的方法,也是我在英语课上阅读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方法。我的哲学教授,一位以虔诚著称的人,教给了我尼采( “你还没听说过上帝已死吗?”)。然后又在一堂现代小说课上,我的英语老师要求我们阅读弗吉尼亚·伍尔夫,D·H·劳伦斯,还有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这些书本,在四十年代早期,是不常被包括在大学英语课程里的。这里我所谈到的三个人,即我的宗教教授、我的哲学教授及我的英语教授,在周日早晨一般都会被看见在大学的浸信会教堂里做礼拜。他们(以及我自己),确实是在浸信会理念里发现了无止境的对真理的追寻(也就是哈佛选择用Veritas这一校训所表达的)。他们证明了即便带有宗教意味的道德和伦理理念,也能同最高的学术标准结合起来。

维克森林自1834年以来的历程在美国高等教育领域几乎处处被印证。直到1843年,哈佛当时已有两世纪历史的校训还是Christo et Ecclesiae,即 “为着基督与教会。”直到那时,这一校训才被改为Veritas,即 “真理”。维克森林的校训Pro Humanitate并不需要这样极端的改变,而只要重新诠释就好了。原本,Pro Humanitate是呼应基督对他门徒所说的: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 “门徒出去,到处宣传福音。”今天,Pro Humanitate仍是维克森林极为珍视的校训,之前的解释依然被有些希望传播福音的人所援引,但对于大多数师生这不再是一个对于传道和皈依的邀约。它更像是让我们带着荣誉与人类全体为友,来教导,来帮助,来服务。没有什么比听说校友和学生们带着友谊与荣誉把这一校训付诸实践更让我深感鼓舞的了。

特色

当我们展望未来时,我希望我们会将 “友善”, “荣誉”和Pro Humanitate作为核心精神来牢记,我认为它们使得维克森林成为了一所独特的大学。我不乐意谈论所谓的 “类同院校”(指校方人员被要求做的一种问卷,其中会列出他们自以为和本校相近的院校,译者注),且依我愚见一般大学的排名大都肤浅、偏颇、难以信服。维克森林真没有 “类同院校”,因为就没有和我们类似的学校,我们别具一格,自成一体。我们不因与别的学校有关系而存在,而我们的成败只在于我们能否真诚面对我们的理念、我们自身的愿景、我们自身的命运、以及友谊和荣誉。下面就让我来解释一下。

在大学体育方面我们很为自身的独特性感到自豪。在大西洋沿岸联盟(Atlantic Coast Conference)里没有其他的学校(包括八所公立大学以及三所其他别具一格的私立大学)像维克森林一样。在上世纪我们的体育主管们,诸如吉姆·韦弗、基尼·胡克斯以及荣恩·魏耳曼,已经开创了许多令人艳羡的项目。他们不是通过模仿其他学校或依照一个通用的模型,而是通过创造性以及对存在超越体育本身的准则的一种认同。体育,像大学的每一个其他部分一样,必须遵循这些准则。

我希望我们所有别的项目也会一样具有这种维克森林的独特性。让我们在向如维克森林校长内森·哈奇所说的 “学院型大学”努力的同时,不要泯然于众人,而是继续令维克森林之精髓长存。

财政资助

如果说我对维克森林的未来有任何担忧的话,这会是由于逐渐增加的大学教育费用,使得我们无法录取愿意来我校的青年男女。虽然他们有一切必要的资历,优秀的品质和动机,但却无法承担学费。我们中有不少人很幸运,而且我也希望有天维克森林能录取我的孙子孙女。但我同样希望学生群体里会有未受过大学教育父母的孩子,或者家境极为贫寒的孩子。这些学生将来到维克森林,没有显赫的背景,没有论资排辈的意识,没有傲慢。我想他们将会是充满渴望、希望、对知识的饥渴并随时准备发现一片新天地,正像我之前提到的来自安生县乡间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将会成为我们一直尊重、珍惜、喜爱的那种维克森林学生, “友善”和 “荣誉”等词最初正是从这类人而来的。

因此,我认为我们必须将给学生的财政资助视为我们学校工作的重心。我认为直到那时,我们的未来才会是我们过去注定的那样。直到那时,我们才能完完全全的宣称我们兼容并蓄的友善和我们坚定不移的荣誉。直到那时,我们才能继续把Pro Humanitate,即 “为全人类”,作为我们名副其实的校训。

学习

我似乎对友善和荣誉已经长篇大论太久了,仿佛忽略了学术目的,而后者毕竟是大学的本质。因此,我想再引用一个对学习的论述,来自T·H·怀特的《石中剑》,一个对亚瑟王传奇的重新演绎(你小时候或许读过)。智慧的老魔法师梅林正给他的学生,也就是未来的亚瑟王,一些如何利用时间的临别告诫。

“最好的用途,”梅林说, “是去学些东西。这是绝不会错的。你可能会白头到老,浑身发抖,可能会晚上辗转难眠,可能会思念你唯一的爱情,可能会发现你的世界被邪恶的疯子所败坏,可能会看见你的荣誉在下劣头脑中被践踏。所以只有一种选择,去学习吧。这是唯一你的精神无法耗尽、异化、被折磨、惧怕或不信、或是在梦中后悔的事。学习正是你所需要的。看看有多少事情需要学的吧:纯科学、天文学、自然历史、文学、生物、医学、宗教、地理、历史和经济。”梅林继续说着。在接近尾声的时候,梅林对当时还年轻的未来亚瑟王说: “你觉得你学到什么了吗?”亚瑟答道: “我已经学成了,并且这个过程一直很幸福。”

我对每个维克森林的毕业生的愿望是,在他或她毕业典礼那天如果被问到 “你觉得你学到什么了吗?”,这个学生会回答: “我真心热爱维克森林所代表的。我交到了朋友,一直按照荣誉行事,已经学成了,并且这个过程一直很幸福。”

版权申明

本文由AADPS编译自http://magazine.wfu.edu/2011/11/04/the-essence-of-wake-forest/,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编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6/192.html

发布者

陈 欣

陈 欣

AADPS创始人

  1. 维克森林大学曾经是中国学生陌生的名字,但这两年因为对中国市场全面放开而迅速崛起,成为了有志于学习会计专业的学生的理想之地。学校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博雅教育的模式,都是吸引中国学生的法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