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是如何造就的

收到被pitzer录取的消息是在从去考场的飞机上下来的时候。去Claremont Colleges是我在暑期定下的目标,但因为今年自己在一些方面差强人意的表现,同样在美读书的哥哥听到这个消息后告诉我这是个奇迹。现在去想,对我而言,这确实算上是奇迹。一个我的老师和家人造就的奇迹。

高一决定出国读本科时,我就结识了陈老师。那时的我英语基础比较渣,在校期间陈老师对我英语的指导对我后来脱产后起了很大的帮助。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成立了第一个字幕组。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组织这种活动算的上一件新奇的事。可这样的新鲜感和激情在大家在群里谈天说地几天以后很快被冲淡,我们并没拿出太多作品便不了了之。在来到北京学习准备各种考试的期间,陈老师再次帮助过我筹备过这类活动,但可能这并不是自己心之所向,往后也没有取得显著的成绩。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物种--蜘蛛。细致些说是捕鸟蛛下的一个属。

早些时候,我就认为这个物种具备一种特殊的美感,无论从色泽或是体态上。通过我日后更多的了解,不仅是蜘蛛,大部分的节肢动物都是无法群居的。除去在雨林生存的树栖类因为环境所迫经常相遇而不得不共存的特性,大部分捕鸟蛛都会自相残杀。做为比较低等的节肢动物,这种现象不足为奇,但一个只存在于索科特拉群岛的种类不同的表现使我产生了兴趣。这个后来被国内玩家们称作”梦幻“的物种,不仅有迷人的体色,同时还具备能够群居的特性。与其说能够群居,倒不如说这是个只能群居生存的物种。其他属的捕鸟蛛,在雌性蜘蛛产下卵包之后,她会在合适的时候自己打开卵,而后幼体会四散开来各自为生。但梦幻的幼体不具备自己生存的能力,因此在打开卵包后雌性蜘蛛会为幼体们提供营养液。即使在幼体步入成年阶段,它们仍可以和睦相处。它是目前唯一可以说拥有半社会性的捕鸟蛛。

因此我决定自己饲养几组来观察记录,在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陈老师后,也得到了老师的支持,并且帮我搜集了很多资料。这对我后来的饲养起了很大帮助。此后,在国内外的论坛上我也开始发布自己的饲养历程,在这期间,国内在这些领域的前辈们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甚至让国内的爬宠文化走出了国门。直到现在,这都成为了我的一种兴趣。同样的,在这样一个圈子里我也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人。这些人,他们也一直在推动着国内外爬宠领域的进步,在我有幸能和他们交流的日子里,对这些前辈们感到由衷的敬佩。

这些活动之外,后来申请期间在文书方面,老师们也同样给予了我各式各样的帮助。现在想来,我确实因为个人原因给老师们添了很多麻烦。因此在我拿到这份offer的时候,也明白了这是老师们帮我完成的一个奇迹。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8/9890.html

真实且真诚(be real & be true),我的申请复盘

半年以后,坐在Carleton小教堂的长椅上,我也许会想起自己收到offer的那个还不算遥远的上午。

也曾幻想过自己像传说中的那样,小心翼翼打开邮箱却不敢看的样子吧。然而,Carleton并没给我发邮件,是助理老师直接去官网帮我查到了更新的status。我的申请季,也就在一节再平常不过的英国文学课上,于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4日早十点二十分左右,落幕了。

面对这看似天上掉馅饼的好消息,我能一笑带过的淡定还要归功于AADPS,陈欣老师和他的同事们给我的鼓励与支持。当然,如果说我自身有什么特质吸引了Carleton,那应该就是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且对于认定的事情,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坚持下来。整个申请历程大大小小的事无一不体现了这一点。


1.最初的最初,留学中介的选择。

初三暑假,在和老师们一次长聊后,我就毫不犹豫地签下了AADPS。这两年,各路机构不断涌现,不时还有同学跟我推荐,说他们往年申请的结果如何如何好,但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换。自始至终,我都觉得能遇到AADPS这么靠谱的机构和老师们真是太好了。

感谢AADPS,我很早就对自己有了比较明确的定位,也意识到了平衡在校成绩,个性活动和标化考试的重要性。两年半来,陈欣老师一直在各科学习及活动准备方面事无巨细地帮助我。申请季,我更是感慨于老师们对我的尊重与支持。在我都对自己感到失望的时候,老师们却选择了相信我。可以说,没有AADPS,就没有坚持到现在的我。

2.关于成绩,只为真正的知识而学习。

到现在为止,我在学校的美方课程全A,中方课程只有一个B,GPA不加权3.99。考了三门SAT2和五门AP,成绩也还不错。同时,我从高一下学期开始就试着参加各种理科竞赛,并在兴趣的驱使下逐步提升成绩,三年来积累了不少奖项。我很愿意学习这些subject tests,觉得它们教会我的是实实在在的知识。

而我托福110以上115以下,ACT对名校来讲也只是个将将及格的分数。“刷题浪费人生啊”“ACT并不能让我学到真正的知识啊”,一直都是这样中二的想法。直到今天,我仍然认为ACT,托福一类的考试并不能决定一个人优秀与否,甚至不能反映一个学生真实的学术水平,因此倒也不觉得遗憾。

3.关于活动,只做自己喜欢的。

我热爱自然科学,尤其喜欢挖掘现象背后的原理。这些年,为了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科学的魅力,我做了不少科普相关的活动,就算申请结束了也没放弃。当然,我也有一些比较日常的爱好,网申表活动不仅充斥着“advanced mathematics”“physics”等词,也有对于自己写小说,刻橡皮章,首饰设计的描述。

倒是那些看似深奥的“科研”从未在我一个理科生的活动列表里出现过。我认为那种只是给教授搭把手,以围观为主的项目不太能促使我进步。比起一个好看的履历,我所坚持的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宣传平易近人的科学,帮助更多的人。

4.关于选校,不关注名声在外。

高二寒假,在老师们的强烈建议下,我申请了Brown和Carleton的夏校。收到两份offer后,感觉Brown的课程时间很仓促,可能会比较水,我就选择了Carleton。

于是申请季前的暑假,我身为CSSI的一员来到了Carleton。刚开始,我被文理学院特有的“人文关怀”惊到了,对Carleton并没有什么好感。本来就不是一个social的人,却被强制要求参加一些奇奇怪怪的集会,我一度很暴躁。“就不能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么”。不过,当我第一次看到自己亲手制作的夜光材料在黑暗里闪着荧光绿的时候,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也就是在那时,我决定了自己一生的道路。

Carleton对我的意义并不在于文理学院排名前十,它是我漫漫长路上遇到的第一座灯塔。而我,愿守灯塔。

5.关于文书,只希望BE REAL。

在改文书的阶段,我有时会把老师改的改回来一小部分(当然是在和陈欣老师商量之后),只为了保留自己本来要表达的意思。我的思维很跳,写出来的文章也有点意识流,之前给不少人看过,也有人说看不懂。妈妈也曾劝我再改改,万一Carleton的招生官也看不懂呢。“如果招生官看不懂我的文书,那么Carleton也就不是我的梦校了”,每次我都这样回复。反正,只要文书里表达的是最真实的自己,就算没被录取也没什么遗憾了吧。

6.关于自己,我选择的道路。

我在学校选的课,参加的SAT2和AP考试,获得的大多数奖项,活动列表的主线,选择的大学专业,甚至是主文书中的一整个段落,都和物理有关。尽管时常会有人质疑我一个女生学物理的选择,我还是不止一次的为物理豁出去,成为了“注定要学物理的女生”。

之前为了完成一个物理实验,我在谁都不认识的情况下,直接跑到华盛顿大学的物理系借器材(当时在西雅图访校),也因此有幸结识了物理系主任。在大家都忙于申请的高三上学期,我也依然没有放弃参加各种竞赛。可能正因为这种钻牛角尖的坚持,我才得以被Carleton录取。


明确自己的道路和方向,无论在选择中介、选择活动、选择学校,还是撰写文书,都心中有数,有舍有弃有坚持,不为外界所动摇——这才是我唯一要走的路啊。当然,这些仅仅是我个人的申请历程。我,就像前面说过的,并不认为托福、ACT或SAT能决定一个人优秀与否,但面对现实,我也同意 “标化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标化是万万不能的”。拿到一个靠谱的分数,就可以尽情在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上努力了。在准备阶段要怀着一颗谦卑之心提升自己,然后到申请季再百分百相信自己。

终于到了万众瞩目(并不)的总结陈词的时刻。美本申请,一言以蔽之,大概就是要告诉梦校:“我很优秀,而且优秀得不平庸”。要让大家知道,你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最后发现,平凡才不是唯一的答案。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8/13114.html

三年是一段修行,AADPS送我到梦想彼岸

我对于AADPS的喜爱,可以说是始于才华,陷于才华,终于人品。

初三暑假,我和爸妈第一次来到AADPS。当时老师们对我还不了解,于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就都用来谈天谈地。短短几句话的功夫,我们全家就被老师们的知识面震惊了。不论我说什么,网络小说的创作也好,橡皮章也好,日本动漫也好,球鞋也好,甚至是“设计感”这种抽象的概念也好,老师们都能和我聊得热火朝天。而对于我未曾了解的美国文化与美本申请,老师们可以说是带我走进了一个闪耀着憧憬的新世界。老师们根据我的特点,量身定制了一个基本的三年规划。大概是因为我整个人透露着一股强烈的不social的气场,老师们当时就向我推荐了文理学院。多亏了AADPS,我的申请道路从一开始就是对的方向。

在后来更多的接触中,我发现AADPS绝对不仅仅胜在老师的博识。也许我们都会有一种聪明人不太好相处的刻板印象,但是陈欣老师,身为美国知名大学物理系高材生,绝对是我遇见的最有趣,最温和的老师之一。这三年来,每当我对理科竞赛或是理科实验束手无策的时候,陈欣老师都会耐心地帮助我。我曾经在AADPS工作室用了好几整天来做物理实验,其中最晚的一次我们讨论到了晚上七点半,老师都没来得及吃一口晚饭。就算是不在公司,我也没少在微信上轰炸陈欣老师。平日里一遇到理科方面解决不了的问题(甚至是微积分),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老师,而他也的确每次都能用我最容易理解的方法教会我。我们也曾经为了一个物理实验讨论到晚上十点。面对我一次次的麻烦,陈欣老师总是能耐心地回复我,有的时候一个东西能讲上好几遍,直到我弄明白为止。而我也是后来才发现,陈欣老师身为一个理科生,对我文科方面的教育也颇深。还记得高一暑假,为了强化我的阅读能力,AADPS曾经提供了免费的阅读课。在这个课上,我可以接触到各类读物,历史文献,科普说明文,美国文学经典小说等等。每篇文章,老师们都会引导我阅读并且和我详细讨论文章内容及其含义。阅读部分进行完后,我还要根据老师们布置的题目进行相应写作,而老师们也确实认认真真地批改了每一篇文章。我清楚记得陈欣老师讲的教堂建筑说明文的那一课,我们阅读完毕还从一个完全物理的角度分析了教堂的内部构造,用受力分析解释了这种结构的合理性,非常有趣。严格来讲,这些已经不算升学指导的管辖范围了,但是陈欣老师二话不说把这些任务全包了。

到了申请季,越是紧张的时刻,我越能感受到AADPS的靠谱。从高二下学期期末开始,陈老师就和我确定了两个主文书和其余几个补充素材的大致内容。我并不是个做事麻利的人,但好在开始的早,我还是在Carleton的ED提交截止之前写出了一篇令自己满意的主文书。在选校方面,陈老师也不像有的留学中介一样,为了自己的命中率好看而瞻前顾后。陈老师给我提出了非常合理的建议,但是同时也鼓励我大胆去申自己真正热爱的学校。我还记得他在九月初就告诉我ED Smith会更加稳妥,中的几率更大,但是我执意要ED Carleton的时候,也没有阻拦。甚至到最终改文书定稿的阶段,陈老师也没有像有些文书老师一样把原文改的面目全非,看不出原稿的样子。凡是我说了“很重要,一定要保留”的部分,陈老师都只是在语言上做了最大的润色而没改变我原有的意思。在我看来,这些不仅仅是陈老师对我一次又一次的支持,更是他作为老师所能给予我的全部尊重。

在AADPS,我想感谢的绝对不止陈老师一位。在选定了学校之后,助理老师有条不紊地帮我进行着几乎除了文书以外的一切工作。无数个在AADPS自习的日子里,都是助理老师陪着我,鼓励我。是她和我一起检查令人头晕眼花的网申表,给我拿我最喜欢喝的绿茶饮料,安抚我不定期更新的种种情绪。申请季,大家都不可避免地变得神经兮兮,我也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挺失败挺辣鸡,但是每当想起老师们说过的相信我的话,我就可以无所畏惧地继续走下去。

再次感谢AADPS从我决定出国开始就一直给予我的陪伴与支持。在今后的生活中,我也一定会努力变得更好,不辜负自己和这一路帮助过的我的人。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8/13030.html

加州圣塔芭芭拉Creative Studies学院探秘

在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里面有一个栋小小的平房, 在周围林立的宿舍楼和教学楼中,显得非常的独特。而这里,就是这个学校里人人皆知的College of Creative Studies的所在地。

CCS是什么?

CCS与文理学院和工程学院一起组成了UCSB本科生院。CCS目前有385名学生与53名教职员工,师生比近似为8:1,是UCSB最小的学院。在学院的官网上,有着简短的一行描述“A place for radically curious and passionate students”,意味一个为有着好奇心和激情的学生准备的地方。学院共提供八个专业的教育:物理,数学,生物,化学和生物化学,艺术,音乐,计算机,文学写作。

在我大一的时候,我住在学校Manzanita Village的一个小宿舍楼Pendola里面。这栋宿舍楼看起来和周围其他的楼并没有明显的区别,但是呢,其实这栋楼是一个CCS学生的聚集地。大一的时候,有很多CCS的新生选择住在这栋楼里面。这也方便了新生能更快的融入这个集体。而CCS的院长和工作人员,有时候也会应邀来到这里和同学们吃东西聊天。而住在其他地方的同学,也时常会过来找朋友们玩。不过呢,这栋楼不是一栋只会死学习的楼。Resident Assisant(一般是CCS学长或学姐)一般会举办很多的活动,中秋的时候有大家一起来赏月做纸灯笼什么的,一起去露营。

CCS学院里也会举办很多有意思的活动,比如请各种名人来做个座谈会,或者举办写作和艺术创作比赛。小型的活动也包括每周三在学院里举办的茶(咖啡)话会,有时间的同学也会去休息一下聊聊天什么的。总而言之,CCS是一个秉持着严谨的学习态度,并充满热情和活力的地方。

CCS的教育模式

有人会问了,CCS里面的专业,文理学院里都有啊,CCS有什么特别的呢?其实本质上,CCS是一个Honor Program。与其他的Honor Program类似,CCS有自己的课程系列。就拿我上的物理系来说,文理学院的物理系同学先要上六节基础物理。CCS的同学不需要去上这六节课,而是要上CCS物理系开设的六节基础物理。不同之处在于,教授内容会更深更多,而且是二十五个人左右的小班,让学生能有更多和老师互动的机会。而习题课也和一般的物理课不同,是老师坐在底下,同学们上去讲题。其他专业也是类似的形式。CCS的同学可以上CCS自己开设的课程,并且需要学习部分文理学院的课程来满足毕业要求。通常情况下,CCS的课程具备学习内容更深,互动性更好的特点。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不同CCS专业开设的课程侧重点是不太一样的,物理系的话以基础课为主,而其他系比如音乐系,更倾向于开设独特的专题课程,基础课则是上的文理学院的。

另一个不同于文理学院的地方是,每个学生都能得到那个专业的导师的指导。导师一般也是任课教师,所以对同学的学习情况是比较了解的。学期开始之前,每个同学需要就下学期选课的事情和导师进行讨论。导师会问问你的近况和接下来的打算,并和你一起制定之后的计划。每个学生每学期都至少需要和导师见一次,并且如果你有问题想和导师聊天的话,一般一周以内就可以约到时间。尤其是在刚入学的时候,可以多找导师和周围的同学聊聊,既可以交到有意思的朋友 ,又可以快速适应大学生活。

大部分理科专业是要在本科的时候寻找做各种研究的机会的,比如进到各种各样的实验室帮老板搬砖。CCS的学生在这方面是比较占优势的,教授会比较容易接受CCS学生的申请。很多我认识的朋友都是在给教授发邮件之后,教授就会和你约时间来谈做实验的事情。不过呢,不是CCS的同学也有很多能进实验室进行研究的机会,教授们都是很平易近人的。

CCS的学生也是有很多“特权”的。最令人羡慕的就是在课程上面的灵活性,每每和非CCS的同学聊起来他们就会吐槽这点。首先CCS选课时间比一般同学早一周,这基本上保证了你可以选到任何没有专业限制的课程。别人根本没法抢你的课。并且在UCSB,在选课的时候可以选择是否将成绩计入GPA,分为Letter Grade和Pass/Not Pass两种上课模式。平常的话,在开学后五六周就不可以修改这个选项了,而CCS的同学到了期末周之前的那个周五都是可以修改的,也就是说,如果你觉得你这门课(一般是非专业课)没上好,你不用担心它会影响你的GPA。还有很多的“特权”,比如图书馆借书方面的优惠政策什么的,就等着你来发掘喽。

总而言之,如果你能被录取到CCS里面,你将得到由优秀的教育与良师益友组成的开心充实的大学生活。希望我们有机会在圣塔芭芭拉美丽的海滨相遇!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8/14229.html

我与WUSTL的那些事儿

前一天的夜晚还在陈老师这一遍遍改Rice的文书,第二天清晨就收到了WUSTL的录取。一时间有点恍惚,就好像气喘吁吁赶到机场,准备好了误机,甚至都看好了改签哪趟航班,结果值机柜台的姐姐温柔地来了一句“给您免费升舱吧”。于是,还没经历申请季似乎该有的辛酸与泪水,一切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完结了。

很高兴,终于能回到自己暑假过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的学校。只是要在向亲朋好友报喜的同时,告诉他们我的大学不是分校,不在DC,不在Seattle,最好还能附上一篇百度百科。WUSTL是一所闷声发大财,不喜张扬的学校。它在大平原上安安静静地守着自己的一隅小天地,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却从不向外人吹嘘。它在中国的名气可能还不及普渡,然而就是有这种魔力,让我待一个月,就想在那里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

回顾我的申请季,第一次和陈老师见面是去年冬天。聊完之后,我发自内心觉得愿意一起努力——我特别喜欢那种能在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和一个人聊得很深入的感觉。和陈老师的谈话,说是聊文书,其实更多的是聊我将近20年走过的路。我说出我所有经历过的快乐,如何从小就喜欢上火车,然后火车如何一路伴我长大,称为我人生轨迹的一个重要的线索。我会说出我经历的挫折,如何因为不会和同学相处曾经差点落到在班上没有朋友,又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困境。在浩如烟海的记忆中,陈老师捕捉到了一些能体现我的性格的点,和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从而大体勾勒出我这个人的样子。我喜欢到处跑,喜欢折腾,喜欢和人交流,同时又向往那种能潜心研究,安静学习的环境。我动静分明,向往自由、机遇和变化。在陈老师的引导下,我第一次从高处俯瞰了我的曾经,想明白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于是,我们之后所有的规划,都基于这些展开。我的特点适合的学校并不多,因为这需要大U和文理学院风格的结合,但是陈老师还是给我列出了许多我原来可能都没听说过的学校,并逐个讲了关于它们的各个方面,WUSTL是其中之一。我对于美国大学的大体印象,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我那会儿school research的水平还停留在官网首页美不美上,所以还需要依靠老师的建议。春天的时候,陈老师提议让我去尝试一下WUSTL的夏校。虽然我还不知道它能给我带来什么,但看它时间最合适,而且有学分,再加上有两个班上的小伙伴一起,于是没想那么多就上了飞机。

长者说得对,人的命运有时不可预料,不仅要靠自我奋斗,还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现在想来,我在之前交谈中被总结出来的许多特点,都在夏校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我在那边上了两门课,一门是自己还没接触太久,但兴趣盎然的语言学,另一门是自己接触了很久,但已经有点失去兴趣的生物学。当时我和陈老师研究决定,语言学差不多好好学,拿个好成绩就行,然后在生物课上好好表现,争取能用自己生物做过科研的优势,赢得教授的好tui印jian象xin。刚到那的时候我的确是这么准备的,可是一周后发现,生物教授是个医学院的大忙人,班上25个学生,上课发言机会相对较少,每周一次5分钟的汇报也很难表现得突出,反倒是语言学课,教授是个深藏不露的funny guy,课上一共6个人,每次都有充裕的时间进行互动,而且有机会聊一些天南海北的东西,这对于我这种话痨来说简直不要太爽。于是,我虽然还不停地尝试和生物教授约时间讨论我的科研,每天最开心的却是语言学课那一个半小时。

有人说对一门学科是否感兴趣,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能否在入门阶段遇到一个好的导师。教授妙趣横生的讲课风格让我对语言学发自内心地喜欢,于是出现了很多奇异的事情。有一回我出于好玩把一章的课后习题全给试了一遍,其中有些题要用到老师还没讲到的分析方法。不过我居然用歪门邪道把答案鼓捣出来了。之后一节课,老师对此讲了一个巨复杂的超纲方法,同学们听完脸上都挂着大写的懵逼。我表示不服,带着一股混不吝的劲儿上黑板给教授和同学们讲了我前一天鼓捣这道题的歪门邪道。然后,虽然同学们继续一脸懵逼,但教授沉思了一分钟,拿起粉笔来勾勾画画说,你这个方法虽然能解决这道题,但有一种特殊情况是要出问题的。不过呢……再怎么说,你毕竟用这方法做对了这道题,说明你有自己的思考,所以还是非常高兴能跟你进行这场讨论。

又有一节课,我们分析句子结构,可能那天教授觉得天儿不错,居然带来了他15岁的女儿。似乎很多十几岁的女儿都会觉得自己老爸研究的东西没劲,这位小姑娘也不例外。她对我们大老远从中国跑来,跟她爸学语言学这么无聊的东西表示无比痛心。不过后来上课时,我们在黑板上练习画句子树,小姑娘在旁边看着居然有那么一点好奇(我严重怀疑她以前是否哪怕看过一眼她爸在干啥)。于是我自己画对了之后,因为觉得这事挺好玩,就把粉笔给了她,一边教她一边让她尝试画。在终于画对了一个之后她居然兴奋得跳起来,喊“爸我做出来了欸!这玩意太好玩了我居然一直没发现,我得跟以前我误解的所有语言学家道歉!”我在旁边看着,也特别开心,毕竟把我觉得好玩的东西教给别人,让他们也体会到其中的乐趣,一直以来都是最让我开心的事之一。

其实做这些事的时候我都没多想,多数是要么因为好玩要么有的折腾,谁知这些细节却被语言学教授记得一清二楚,在夏校结束的时候我家长来接我访校,他特意去见了他们,说了上述这些我本来都快忘了的事,并表示如果我将来能做他的学生他会很愿意。我答应他,以后如果去了WUSTL,要继续和他学语言学。

之后的访校行程中,每所学校的向导都超级热情,可是他们哪一个的介绍也无法取代我在WUSTL图书馆度过的那些下午安静学习的时光,无法取代这里教授和同学带给我的快乐与回忆。我一直说,WUSTL是个让我能静下心来学本事的地方,但其实偶尔想嗨一下的话,也能很方便地去趟北边的Delmar Loop商业街和西边的Galleria购物街,所以也是个work hard play hard的地方。WUSTL有大U的资源和文理学院的校风,在这里有人在意我做的事,有人在意我的将来,而不是在阶梯教室或庞大的校园中淹没于茫茫人海。它在意学生,所以一次次迁就任性的他们转专业,甚至转学院,给他们最好的资源和重视本科生教育的教授,以及South Forty住宅区好到没得挑的食宿。于是夏校之后,我开始无比向往上大学,常常想着自己在大学里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以前我有段时间我常去清华食堂吃饭,当时觉得,大学大学,一要大,二要学,然而WUSTL重新定义了我对一所大学的印象。

改文书的过程中,我对自己性格以及爱好的认识不断刷新,加上各方建议汇集过来,想法常常一天一变。这时候多亏了陈老师的敬业,不论是节假日还是深夜,我随时有想法了都能在微信上交流,同时获得很好的灵感和建议。我是火车迷,恰好陈老师小时候也在铁路边长大,因此他总能理解我一些在别人看来可能很奇怪的执念,这也使我们的沟通更加走心。与他的认真负责相比,我在申请季实在不是一个乖学生。我常常趁着家长不知道偷偷跑出去,到各种地方拍摄火车美景,和各路车迷一起送别最后的清华园车站,还将自己的照片传上高手云集的图虫摄影网,企图跻身大佬之列而未遂,好像完全忽略了申请的压力。不过如今转念一想,正是这样一个超越一切的爱好,用作主文书的内容,助我敲开了大学之门,大概陈老师也是理解了这一点吧。

给将来的自己一句话:继续多多折腾,坚持自己认为“好玩”的事,做一个“好玩”的人。希望自己有了这段时间对自己的认识,我能在WUSTL度过意义更加丰富的四年。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8/9844.html

The Road to Rice(莱斯大学申请记)

以下是我们一位早申请ED被Rice录取学员的第一手心得感悟(请忽略掉她自谦的部分,无论是在计算机方面的天赋还是执行力,她都是极为优秀的^_^),很完美的诠释了我们AADPS的留学规划与申请服务对美本留学党在软实力方面的提升。值得注意的是,工程项目指导仅仅是我们规划服务的一小部分——老师们所能提供的包括但不限于暑校申请协助组织公益活动学员间资源匹配学术英语水平提升,等等。我们会一如既往的为学员们能拿到一流美国大学录取而进行全方位的努力。


12月12日上午,讲真,当我打开电脑发现自己被Rice录了之后,我一下子就上天了。回想着一路走来,从一开始准备SAT,到现在被录取,我做了许多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做的事情,也当了一回隔壁老王的孩子。

相对于排名18的Rice来说,我的标化真的不高,所以我认为除了Rice对我一见钟情这个理由之外,它一定是对我的课外活动这方面非常感兴趣,认为我是一个会创新,有内驱动力的孩子。

那我就来讲一讲我的课外活动吧。

记得当时我和陈欣老师约在了家附近的KFC,当时的我对自己的未来还不是很清楚,脑子中只觉得自己既然选择了出国,就一定要上一个好的学校,给自己的未来打基础。当被问到想上那个学校,想去哪个专业,我的想法就是whatever,好像没有对什么特别感兴趣的。

在我进门之后的半个小时里,我和老师进行了一次非常愉快的谈话,甚至可以说就是聊天,从天南聊到地北,他们也默默地对我有了更深的了解。当得知我喜欢玩游戏之后,陈欣老师就提到了让我自己做个游戏的想法,而这个想法也成为了我课外活动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7月份的某一天,我想起了这个做游戏的事,主动联系了老师,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编程经历。一开始,老师给我推荐了网课,让我先对编程有了初步的认识。我反复了看了三遍那个课件,觉得自己还蛮厉害的,好像编程也不是很难啊。可是说实话,当我一打开XDK,准备开始写点什么的时候,我当时只想狗带。也多亏了陈欣老师非常有耐心,能容忍我反复向他提出一些极其简单的问题。

在开始编程之前,我其实大体对自己的这个游戏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作为一个玩了8年AVG游戏的人,所有的套路我心中早已一清二楚。该设置怎么样的谜题,整个游戏该有些什么,其实我心中早已有数。所以一开始的准备环节并没有花很长的时间,真正花时间的是后面的编程过程,足足花了我两个月。

一开始编程的我,基本上是这样一个状态,陈欣老师告诉我要怎么样做,我就怎么样做,那时的我不生产代码,只是代码的搬运工。作为一名女生,这些东西一开始还觉得新鲜,可过了一阵确确实实有些头痛,有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自己特别笨,怎么陈欣老师问的问题我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啊。那时的我大约这样坚持了一个月,忽然当我有一天自己写了个特别简单的if else if else的语句,结果程序还能运行,当时心中真的特别满足,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编程好像应该是怎样怎样的。

好不容易我对编程的兴趣又起来了,就又发生了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我的妈妈不小心把我的编程文件给删了,我所有写的代码都没了,我的内心当时是崩溃的,那一瞬间好多想法出现在我脑海里,但是最后我还是决定自己要接着做下去,既然已经努力了一个多月了,现在放弃岂不是太吃亏了。

所以这样大约又过了半个月,那时候好像已经快开学了,我的第一个游戏终于面世了。它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小游戏,跟所有我玩过的游戏都相差甚远,但是当我自己、我的父母、同学、老师、亲戚都玩过这个游戏之后,我感觉非常心满意足,它就是我这两个月来努力的结晶,也是我第一次编程的完成之作。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但是真要论这个游戏最大的功臣,那就一定是陈欣老师。他给予我的帮助是最大的,他细心教导我关于编程的知识,他回答我所有问出的问题,他替我完成一些非常精细的工作,例如调整坐标,他教会我灵活地使用Photoshop、XDK和GitHub。老师一直非常耐心,愿意一点点让我自己体会,而不是机械地教学,让我受益匪浅。

这一项做游戏的课外活动让我一下子就变得与众不同了,想来几个月前的我一定不会相信自己会做出一个游戏。我觉得课外活动有些时候就是要按着自己的兴趣,真的花时间来学点东西,有些你觉得不可能的事情,经过努力和时间,总会变成可能的事情。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8/8445.html

在美国大学发现自己的梦想专业

在考完本学期最后一门期末之后的晚上,我待在宿舍整理东西。

从大一第一学期开始的每一门课,平均都有两厘米厚的笔记。倒不是教授们上课喜欢灌输,只是自己喜欢下课回去自己查资料,记下课堂上没有提到的有趣的知识。就这样,一节课的内容有时候就有了好几页的笔记。而这样积极吸收新事物的态度,是我大一收获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成长。

还记得当年申请的时候,我一门心思的要修生态学,并坚定地,先入为主地相信“这是我最感兴趣的,唯一愿意为之付出所有热情的专业”。于是,所有申请的大学都填了这个。后来,来了UCSD,第一学期的生态实验课让我觉得这个专业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而由于学院通识教育的要求选了好几门专业以外的课程,我却反而喜欢上了这些专业以外的领域,甚至萌生了“我到底想要什么”这样的疑惑。

我慌得不行。大概是因为对当时的专业专情了多年,惯性让我很难在短时间内心理上接受兴趣的改变,就好像忽然迷失了自我一样。于是在思绪混乱了很久没有结果之后,我跑去向很多人咨询,还跑到了学校的Advising Center,最后在一个晚上和爸妈通了好几个小时的电话讨论这个问题。和大家的交流让我发现,之所以会产生这样“迷失自我”的感觉,是因为我忽视了一直以来一直存在缺没有在意过的问题:我视生态和动物学为最终归宿,到底是因为真是的只对这个领域感兴趣,还是在为数不多的有些了解的领域中,只对这个领域感兴趣?也就是说,我并非“迷失了自我”,而是一直以来就未曾了解自己,未曾真正明白自己可能想要的东西——仅仅是在自己有限的见识里,选择了一个相对最感兴趣的领域作为自己的“理想专业”,而这个专业并不一定是我潜在的真正最爱的领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在见识到很多未曾了解的领域的有趣后,产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这样的疑惑。

在解决了心理困扰后,我索性放开了。在之后的两个学期,仍然选修一些生态领域之外的课程,有技术类,艺术类,理论课,等等。果然,在上完这一系列的课程之后,我发现相对于单纯的理论研究,我更喜欢自己亲自创造,比如,我能花周末一整天的时间用代码做一些好玩的照片滤镜而不觉得烦,而对土壤中微生物多样性的研究实验却让我没有那么感兴趣。而在所有接触过的课程中,我最爱的还是科技类。于是,我最终决定将自己的专业改成了软件开发和基因测序相结合的生物信息技术。而现在,我享受着每一堂课,也仍然愿意为不同领域的知识驻足。

很有可能在不远的未来,在接触了更多的课程,见识了更多的世界后,我还会再一次对自己的专业做出调整,但这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在面对新事物的时候,要时刻保持好奇和积极的开放态度,因为,都没有了解过,怎么知道不喜欢?詹姆斯卡梅隆是伟大的导演,但同时也参与了许多重大的深海探索和海洋学研究;纳塔莉波特曼是女神级的演员,但同时也在哈佛进修了心理学……谁说只能有一个focus?

现在,在这个安静的晚上,坐在地上翻看这些歪歪扭扭的笔记,我仿佛又回到了上这些课的美好时光,仿佛又一次感受到了当时,每一次理解和学会新东西的感动和震撼。海洋气候学课上,我们回到了地球形成之初的宇宙;在有机化学课上,我们被分子结构以十万次每秒的速率变化震撼;在交响乐课上,我们屏息聆听贝多芬与不公命运的酣战;在细胞生物学课上,我们满目是生命系统的精细微妙;还有植物和动物生理学,心理学,微积分,微分方程,离散数学,Java编程,甚至还有披头士专研课……感谢当时的我,并没有严格按照专业要求一步一步的上下去,这是大学第一年带给我最棒的礼物:不是脱离父母的自由,而是离开井底,看到的更大更美的天空。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8/8368.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安利一下BU商学院

各位AADPS的学弟学妹们大家好,我现在就读于波士顿大学商学院,马上是一名大三的学生。作为最早的一批AADPS的学员,陈欣老师希望我帮忙介绍介绍波士顿大学来给学弟学妹一些建议。我就从BU整体,商学院(活动+课程规划),和波士顿整个城市来聊聊我的感觉好吧。

首先我要先隆重的感谢下陈欣老师在我申请大学的过程中对我的帮助!陈欣老师是一位极其负责任,同时水平又非常高的老师。因为陈欣老师曾就读于约翰霍普金斯,他对美国各个大学都非常了解,也懂得各类大学都想要什么样的申请者,对症下药。我高中是在美国读的,因为有时差,所以没有像国内的同学们一样能跟老师随时沟通。于是我跟老师加了微信来沟通申请策略,当我写好了文书后就通过邮件发给陈欣老师,陈欣老师每次都可以很有效率的改好发给我再调整。这种效率让我可以在两天之内就能赶出一篇非常有质量的申请文书。举个例子,因为我在11月的时候SAT成绩是1990,所以申请的学校基本都在30-50名。在12月的SAT成绩出了以后,我考了2100,陈欣老师抓紧在12月的最后几天帮我调整申请策略,在申请截止日期前改好了一些前30名大学的文书,来让我冲刺。很遗憾后来还是因为我自己extracurricular不够好没能收到录取。但是我仅2100+103的标准化成绩,就能在竞争如此激烈的那年能直接申请到BU的商学院,我已经很开心了!同时我还收到了Fordham的半奖,UMich的第二年录取等等。再次要非常感谢陈欣老师!

在BU呆了两年我也对这所学校也算是比较了解了,在这里我也跟大家聊聊。我先来聊聊一提起BU,大家都首先想到的两件事情。第一,没有校园;第二,Final全美第一难……其实这辆件事情都不是什么缺点。BU的校园基本就是沿着Commonwealth Ave这条街设立的从学校最东头到最西头就1 mile左右,所以优点就是上学极为方便!不管住哪个宿舍去哪个学院都能走着,实在不行门口就是地铁。对于冬天暴雪多过晴天的波士顿来说很方便的。至于Final,难是真的难……但是大学评分是按比例不是成绩,所以会有Curve。只要你能比班上其他人学的好,拿A也不是很难的。其次BU的club和各种活动很多,可以给大家很多课外活动的机会。比如你加了Finance club,他们会请各个大公司的人来给你讲东西,然后把同学门分组到各个不同的Industry去做调查。在club里的很多同学都表示在club里能学到比课上更多的东西。

现在商学院还是国内大部分同学想进的学院,在这里我也稍微聊一聊。BU的商学院在美国还是比较不错的,所以录取会比文理学院高一点。但是,BU商学院的转学院门槛极低,只要两门Gateway course拿到B-就可以,所以成绩没有很理想,又想去商学院的同学们可以先申请文理学院后再转进。BU商学院是少有的从大一就上专业课的院校。这样的好处就是能让同学们从大一就感受感受之后的商业环境。同时真正定专业又是要等到大二下或者大三上读完核心课程后才定的,这样就给了同学们考虑自己喜好的时间。在商学院的课程里,teamwork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就锻炼了大家以后跟自己同事沟通的能力,同时挑战也很大。如果队里有不是很积极的队友没做好自己的工作,其他队友的成绩也会被影响,所以这也模拟了以后的工作环境,我觉得还是很好的。BU商学院有时候会请很多part-time的老师来上课。这些老师都有很棒的职业,比如我去年的会计老师就任职于Boston Consulting Group。跟他们混的很熟对以后找实习找工作都很有帮助,但是他们可能在讲课上就没有老教授讲的清楚。商学院还会经常阻止一些Career fair的活动,邀请各个公司的招募官来学校面试,收简历。四大,各个投行的人都会来,这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同学们自己找实习的压力。所以我觉得BU的商学院还是很不错的。

最后我再谈谈波士顿这个城市。波士顿是全世界的医疗和教育中心,来波士顿安全问题是很有保障的。作为美国最有历史的一个城市,波士顿也很有文化底蕴。而对商学院的同学们来说,有很多大公司要么有分部在波士顿,要么HQ就在波士顿。就像GE刚把总部迁来波士顿,看的就是像你们这样的有才华的学生,所以在波士顿找工作实习很轻松的。另外说点跟学习无关的,波士顿绝对是男生最爱的城市之一。同时拥有红袜,爱国者,Bruins, 凯尔特人四只职业运动队的城市并不多,波士顿算是其中之一,而且四只都是强队,平常周末去看看比赛真的很好。前不久我去现场看了凯尔特人和奇才的东部半决赛抢七,气氛真的很好,很燃!呆久了真的会爱上这个城市的!所以这也是我被UMich第二年录取,却没去的主要原因。

总的来说BU还是一所非常不错的学校,商学院的课程设定、师资和活动也都对以后的工作有很大帮助。同时波士顿本身又是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城市。所以我觉得同学们来BU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8/11221.html

在线教育的革命

小文来自东北,长得娇娇小小,平时不大爱说话。然而在和她的第一次面谈之后,陈欣老师就被她的激情所感染了。

“卡内基梅隆大学是我的梦想,我ED就申它了,一定要选计算机专业。”

如果放在别人身上,陈老师或许会不为所动。毕竟,作为引领计算机科学发展的先驱之一,CMU的CS或许只有MIT能与之匹敌。作为全世界最好的本科项目之一,它所招收的每个申请者无疑都是优中选优。然而单纯从硬件条件来说,小文并没有那么出类拔萃。她的成绩进了年级前15%,但并不是最顶尖的,SAT在也是在考了两次之后刚上了2120。虽然她的SAT2数理化取得了满分,也修了数门AP课程,但优秀的中国申请者通过扎实的学术基础达成这些成就的比比皆是。最至关重要的,小文没有任何相关的竞赛奖项,这毫无疑问是一个很大的短板。

“你最大的不同是什么?”这是小文在面谈结束时得到的提示。她必须通过留学文书这最后的机会,淋漓尽致的向美国大学展示出这一点。

果不其然,在回家思考了几天以后,小文提供了一个详尽的留学文书素材反馈。原来,在那个闭塞的小城,她经由一个名为Coursera的在线公开课项目进入了神奇的电脑和互联网世界。在这里,她最喜欢的课程是一位绰号为Dr. Chuck的讲师所教授的。在视频里,他总能将Internet的种种奇闻轶事娓娓道来,并精辟的分析错综复杂现象背后的技术原理和驱动力。被讲解所完全吸引,小文凭着毅力自己解决了学习过程中遇到的大多数疑点和难点。语言不通、文化差异、学习压力乃至家庭巨变,各种障碍都没有让她的脚步停下。

在Dr. Chuck的影响下,小文慢慢的开始尝试一些基础的网页制作和在线应用编程,自学了HTML、JavaScript和PHP。不久之后,她就成功的帮助自己老师设计了一个英语听写测评系统。在实际使用中,她的发明显著的降低了老师的劳动强度,并通过生动有趣的交互方式提高了同学们的学习效率。

更详细的了解小文的背景后,陈老师心上的石头落了地。事实上,卡内基梅隆大学作为一个以技术为导向的教育机构,一直非常重视在线教育并投入了相当大的人力和物力。在陈老师的指导和帮助下,小文对相关情况做了很细致的研究,发现无论是关于现代面向对象编程教学的Alice系统,还是提供免费在线教育的OLI,其设置、技术和内容均有可圈可点的地方。藉此,小文在CMU的留学文书里很好的将自身经历与学校特色结合了起来。

在反复修改文书的过程之中,陈老师不断激励小文,让她考虑如何更加深入的发掘自身兴趣。 终于,她发现了自己对于计算机的热情,最主要是在于现代科技能让人们随时随地发现更大的世界,不再受到经济条件、场地、时间或老师的制约。经过又一轮的脑力激荡,这一观点被天衣无缝的整合到了现有的留学文书中。顿时,一个为自己宏大理想不懈努力的未来工程师形象跃然纸上。在CMU的四年里,她将尝试诸如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等前沿领域,最终开发相关的技术以创造一类体验更加自然的下一代在线教育系统。

经历了焦灼的等待,小文收到了梦寐以求的offer letter,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这正印证了一句老话,“有梦想,一切皆有可能。”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8/8409.html

【工程与计算机】一石二鸟:开发游戏为申美国名校加码

近年来,美国大学的计算机(Computer Science, CS)和电子工程(Electrical Engineering, EE)专业录取要求随着申请人数的增加逐渐水涨船高。但另一方面,国内的相关工程教育却基本是缺位的。为了弥补这种差距,陈欣老师在过去的几年里,通过我们的规划项目辅导了一批学员。通过身体力行的学习利用专业知识解决生活中的问题,他们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区。事实证明,学校对这份努力也是相当认可的。

为了帮助到更多的人,陈欣老师在此整理一些往年的成功项目经验,并同简化过的项目源代码一道与大家分享。希望能够抛砖引玉,给同学们一些思路和帮助,为之后的申请助一臂之力。毕竟短期看,CS/EE是在美国本土就业的捷径,能够较为迅速的收回教育投资;长远看,CS/EE的相关技能也能在诸多行业里起到点石成金之效。

问题

对于我们上一次的分享,有家长提出疑问,觉得孩子如果没有游泳队的特殊背景,是否就没办法做出那样“高大上”的项目呢?事实上不是这样子的。陈欣老师认为工程项目的含金量,很大程度上还是在于孩子自己的兴趣、创意和深入程度。而这几个元素都是可以在之后的美国大学申请过程充分体现出来的。相对而言,做项目的契机反而没有那么重要。原则上只要是生活中的、感兴趣的问题,都可以来用技术手段尝试解决。

我们今天分享的这个案例,之前对AADPS有关注的朋友们应该有些印象。这是一个对电脑游戏(具体来说,是点击式的冒险游戏)有特别热情的小姑娘。在我的指导下,她自己撰写了剧本,并用手机拍摄和录制了图片以及语音素材,最终以自己的日常生活为蓝本完成了生平第一个游戏。在十二月的校友面试中,她在自己的手机上向面试官展示了游戏,得到了很大的认可,最终也如愿入读了ED的名校。下面就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游戏背后的原理是怎样的吧。

工具

JavaScript语言

JavaScript是一种动态、无数据类型的高级解释型语言。名字里带有的Java字样只是当初由于市场宣传考虑而做出的决定,虽然语法上的确与Java有一定相似性,但是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东西。JavaScript与HTML和CSS一起并称互联网三大核心技术。几乎所有的现代浏览器都支持JavaScript,因此是开发网页应用和游戏所必不可少的工具。随着JavaScript平台技术的改进,这一语言由于其方便快捷的特性,运用的领域也扩展到游戏编程、桌面程序和服务器应用等。

CreateJS


CreateJS是一组模块化的JavaScript库,用于开发基于HTML5现代互联网互动内容。几个主要组件有与HTML5 Canvas交互用于绘制图形和响应触控事件的EaselJS,生成过渡动画的TweenJS,播放声音和音乐的SoundJS以及加载资源素材的PreloadJS。可以在这里下载CreateJS。

Atom


由于JavaScript在浏览器里执行的特性,我们一般不需要单独的集成开发环境(IDE),可以利用浏览器自带的调试工具进行调试。对于代码的编辑,可以使用Github开发的Atom。Atom是一个本身基于JavaScript的现代跨平台代码编辑器,可以任意更换主题或者安装插件以扩展新功能。可以在这里下载Atom。

原理

Bitmap位图对象

Bitmap是CreateJS提供的基础对象之一,用于实现在stage上渲染图像素材。Bitmap可以用图片的路径初始化,也可以用现成的HTML元素(比如已经被PreloadJS加载好的素材)来初始化。

通过stage的addChild方法,可以渲染位图对象。反过来使用removeChild可以从画面上移除已渲染的对象。

x与y位置坐标

x和y表示Bitmap在上层stage或者说容器里面的相对坐标,是大于零的整数。注意对于电脑和手机屏幕的绘图,坐标系和我们常见的数学平面直角坐标系略有不同。编程中的坐标系以屏幕的左上角为原点,然后y轴的方向要反过来。像下面这样。

regX与regY参考点坐标

reg在这里是参考点(registration point)的缩写。regX代表参考点相对于位图左上角原点在X轴上向右的位移,regY则代表参考点相对于位图左上角原点在Y轴上向下的位移。

举例来说,我们希望在stage的正中央显示一个素材。直接把x和y分别设置成stage的宽(width)和高(height)的一半,效果会是这样:

显然这不是我们需要的结果。因为是把素材左上角的原点和stage的中心对齐了,而我们是希望素材的中心对齐stage中心。因此应该同时把regX和regY分别设置成素材本身宽和高的一半,就能得到正确的结果:

scaleX与scaleY缩放比例

顾名思义,是在横轴和纵轴上对素材大小进行缩放。如果设置scale大于1,则是拉伸;小于1,则是压缩。一般没有特殊需求的话,会把scaleX和scaleY设置成同样的值,这样素材就会均匀的放大或者缩小。

面向过程编程与面向对象/事件编程

从本质上来说,计算机的编程都是面向过程的编程。这是因为我们目前所用到的所有电脑都是基于冯·诺伊曼结构(von Neumann architecture),要求中央处理单元按顺序读取和处理指令。当然,指令本身可以有无条件或者有条件的跳转,然后在更高的层面上就可以进行循环和分支等复杂操作。但是究其更本,这一过程是线性的、机械的。

那么为了让程序的开发过程与人们生活的直观感受更加一致,也提升程序本身的可读性与可维护性。计算机科学家们提出了面向对象/事件编程的理论并开发了相关的工具。对这个新的编程模型而言,对象内部含有表述自身状态的数据或称属性,可以有一系列函数或称方法来与外界互动。更妙的是,程序员可以设定对象针对用户的一系列操作事件进行响应。仅当事件在不特定时刻发生以后,才执行对应的操作。当然,在幕布后面,本质上代码的执行还是过程式的。比如事件的响应实质上是由持续不断的循环来实现的。现代微处理器的速度是如此之快,能够间歇性的运行这个循环,定期检查每一个事件是否被触发,而不让用户感到丝毫卡顿。

就我们具体的例子而言,在loadScene函数里,通过循环的方式把每一个物件的mousedown事件(手机触摸屏的点击实质上也是触发mousedown事件)绑定到了onMousedown这个自定义的函数上。然后onMousedown自身根据所触发事件的对象和当前stage里各对象的状态来进行不同的响应。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当拾起物件时,可以把画面背景切换到模糊的版本,造成视觉上的景深特效。

示例


上图展示了项目源码实际执行的场景。在运行miniweb.exe这个本机服务器之后,即可在浏览器地址栏里输入localhost:8000加载游戏。单击窗口中的箭头按钮后,游戏切换到示例场景。接着第一个物件——石板被自动点击拾起,可以在点击一下查看提示。依次找到三个物件并查看提示后示例场景结束并黑屏。

浏览器里单击F12可以打开调试工具。对于源代码的编辑,可以用Atom File菜单里的Add Project Folder...打开htdocs目录。其中index.html是游戏的载体网页,游戏主程序是src目录下的myapp.js文件。

思考

  1. 我们知道,大家平时是习惯竖屏使用智能手机的。但是对于游戏来说,很多情况下横屏的显示效果要更好。那么怎样来处理原始素材和坐标系,能够直接(指不打开屏幕依据重力感应自动旋转的选项)实现横屏显示的效果呢?对于不同屏幕尺寸,又怎样能确保物件不会错位?
  2. 对于流程较长的游戏,需要有中途保存和之后恢复进度继续游完的手段。可以通过哪些途径(提示:至少有三种以上方案)达到这个目的呢?
  3. 在目前的示例程序里,如果事先知道特殊物件的位置,就有可能跳过既定的流程。那么通过什么办法,在目前事件驱动的基础上可以引入更加有挑战性的解谜流程?
  4. 假定游戏已经完成了。你没有收费的打算,但是希望更多的人可以体验到你的作品,有哪些分发的途径呢?在游戏本身的设计里可以加入哪些元素来鼓励大家分享?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分享的案例,欢迎大家登陆网站后下载项目源码,通过实践来加深理解。简单的疑问可以评论在文章下,陈欣老师将会在有空时予以解答。如果对我们的服务项目感兴趣,希望获取陈欣老师一对一指导的,可以加上老师的私人微信zipspeed。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8/10164.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