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是如何进入UCSD的

这是一位对生命科学充满着热情的学员,在赴UCSD之后给AADPS陈欣老师的一封邮件,回顾了她的申请历程。以下全文转载,无删改。


“子艺是科大附中的呀,那我们还算半个校友哟!我是科大的……”

第一次和陈欣老师见面,是在2013年的夏天。

考完SAT不久,我和爸爸一起从合肥来到北京与留学文书老师面谈。临走之前,我对他做足了功课: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标准理科男,却有着不凡的英语文学水平,高效,执行力强……了解了这些,陈老师以一个高冷的学霸形象在我的脑海里呈现出来。

正当我纠结于如何与这样高级的老师交涉沟通,他的开场白一下子解除了我的担忧。尽管如此学霸,陈老师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在近一年的合作中,我渐渐认识了这个学富五车却平易近人的师长,我们的每一次合作接触,都让我对他的敬意更添一分。

去北京之前,我更担心的就是留学文书素材的选择。不像其他经历丰富的同学,从小到大,我没有参加过大型活动,没有得到任何奖项,甚至连校级的竞赛都没有尝试过——我更乐于在自己的世界里畅游:观察世间万物,聆听自然的旋律,思考事物的联系……但是,但凭这些,如何能写出精彩独特的personal statement,和学校单独给的essays呢?

陈老师一点儿也不担心。

他以和我聊天的形式,慢慢了解了我的生活和性格,并在聊天中,敏锐地发现我的独特之处——对生物生态环境格外地好奇与关心,以至于初步计划是本科major in Biology/Ecology。从这个角度切入,陈老师又与我进行了一次长谈。在这一过程中,我不止一次地观察到,陈老师的分析逻辑严谨,却又有着超常的发散思维。很快,一条清晰的主线,在陈老师的引导下显现了出来:从小与自然世界的亲密关系,后来沉迷于标本室里的各种动物;之后,为了探索更多,自己模拟生态系统,观察动植物的活动;为了了解水质污染,自己去河道采集样本分析……一个热爱生物与自然的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将内心对万物的好奇与热情,转换为一股强烈的责任感。

经过后续的邮件联系,我们最终将文书的主题定位为:成长过程中,我对自然态度的转变与我本身的成长。我们根据这个主线,在大文书的五篇题目中,选择了describe a time when you experienced failure。陈老师巧妙的将这里的failure安排成我模拟生态实验中的失败,而不是一般人刻板印象中成绩或比赛上的失败;而失败带给我的,是科学上的经验和对生态圈情感态度上的成长,让不是老生常谈的人生领悟。这样的构思着实令我惊喜。

更令我意外的,是陈老师无尽的耐心和细致。

我是完美主义,而陈老师比我还追求完美。一篇文书从初稿到定稿,要改无数次,每一句话的表达,每一个词,哪怕是一处标点,我们都在一起讨论,商榷,最后共同决定。

文书准备的过程,让我和陈老师成为了默契的朋友,而作为朋友和师长,他带给我的远不止几篇精妙的essays。

今年全国的录取形势都不好,ED Cornell被delay了,而其他EA学校也迟迟没有出结果,零offer的状况让我一度陷入消沉。然而,陈老师却始终鼓励我,发邮件给我,告诉我:一切都甚至都还没有开始,不论结果如何,现在放弃都是不明智的。他的精神感染了我,我们又一起行动起来。在陈老师的帮助下,我建立了一个专门帮助高中生预习美国大学生物课程的网站,并将这个项目update给了申请的学校。

寄出update没几天,我就收到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热情洋溢的offer,当时在黄山顶上接到电话,感动的几乎要哭出来。

建网过程中,陈老师给了我大多数的技术支持,从最基本的域名注册到后来的服务器维护,甚至还有突发状况的紧急处理,他都很拿手。不得不说,作为一个文书老师,陈老师还真是十项全能……

后来我又陆续收到了UCSD,华盛顿大学等等一系列生物牛校的offers,而我和陈老师的合作也在这样一个圆满的结果中圆满的结束了。我们由此成为了长久的朋友。

这一年,从性急焦虑到严谨淡定,我成长了许多。陈老师不仅带给我帮助和鼓励,更用自身的行动向我展示了,什么叫“用心做事”。我想,这就是留学申请的意义所在吧,最后的结果远没有争取的过程重要,而结识一个真正用心的师长,能在他的帮助下顺利地一步步往前走,一步步走向成熟,便是这个成长年,对我而言,最幸运的事。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8900.html

发布者

陈 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