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WUSTL的那些事儿

前一天的夜晚还在陈老师这一遍遍改Rice的文书,第二天清晨就收到了WUSTL的录取。一时间有点恍惚,就好像气喘吁吁赶到机场,准备好了误机,甚至都看好了改签哪趟航班,结果值机柜台的姐姐温柔地来了一句“给您免费升舱吧”。于是,还没经历申请季似乎该有的辛酸与泪水,一切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完结了。

很高兴,终于能回到自己暑假过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的学校。只是要在向亲朋好友报喜的同时,告诉他们我的大学不是分校,不在DC,不在Seattle,最好还能附上一篇百度百科。WUSTL是一所闷声发大财,不喜张扬的学校。它在大平原上安安静静地守着自己的一隅小天地,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却从不向外人吹嘘。它在中国的名气可能还不及普渡,然而就是有这种魔力,让我待一个月,就想在那里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

回顾我的申请季,第一次和陈老师、邓老师见面是去年冬天。聊完之后,我发自内心觉得愿意一起努力——我特别喜欢那种能在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和一个人聊得很深入的感觉。和陈老师的谈话,说是聊文书,其实更多的是聊我将近20年走过的路。我说出我所有经历过的快乐,如何从小就喜欢上火车,然后火车如何一路伴我长大,称为我人生轨迹的一个重要的线索。我会说出我经历的挫折,如何因为不会和同学相处曾经差点落到在班上没有朋友,又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困境。在浩如烟海的记忆中,陈老师和邓老师捕捉到了一些能体现我的性格的点,和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从而大体勾勒出我这个人的样子。我喜欢到处跑,喜欢折腾,喜欢和人交流,同时又向往那种能潜心研究,安静学习的环境。我动静分明,向往自由、机遇和变化。在陈老师的引导下,我第一次从高处俯瞰了我的曾经,想明白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于是,我们之后所有的规划,都基于这些展开。我的特点适合的学校并不多,因为这需要大U和文理学院风格的结合,但是陈老师和邓老师还是给我列出了许多我原来可能都没听说过的学校,并逐个讲了关于它们的各个方面,WUSTL是其中之一。我对于美国大学的大体印象,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我那会儿school research的水平还停留在官网首页美不美上,所以还需要依靠两位老师的建议。春天的时候,邓老师提议让我去尝试一下WUSTL的夏校。虽然我还不知道它能给我带来什么,但看它时间最合适,而且有学分,再加上有两个班上的小伙伴一起,于是没想那么多就上了飞机。

长者说得对,人的命运有时不可预料,不仅要靠自我奋斗,还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现在想来,我在之前交谈中被总结出来的许多特点,都在夏校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我在那边上了两门课,一门是自己还没接触太久,但兴趣盎然的语言学,另一门是自己接触了很久,但已经有点失去兴趣的生物学。当时我和陈老师研究决定,语言学差不多好好学,拿个好成绩就行,然后在生物课上好好表现,争取能用自己生物做过科研的优势,赢得教授的好tui印jian象xin。刚到那的时候我的确是这么准备的,可是一周后发现,生物教授是个医学院的大忙人,班上25个学生,上课发言机会相对较少,每周一次5分钟的汇报也很难表现得突出,反倒是语言学课,教授是个深藏不露的funny guy,课上一共6个人,每次都有充裕的时间进行互动,而且有机会聊一些天南海北的东西,这对于我这种话痨来说简直不要太爽。于是,我虽然还不停地尝试和生物教授约时间讨论我的科研,每天最开心的却是语言学课那一个半小时。

有人说对一门学科是否感兴趣,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能否在入门阶段遇到一个好的导师。教授妙趣横生的讲课风格让我对语言学发自内心地喜欢,于是出现了很多奇异的事情。有一回我出于好玩把一章的课后习题全给试了一遍,其中有些题要用到老师还没讲到的分析方法。不过我居然用歪门邪道把答案鼓捣出来了。之后一节课,老师对此讲了一个巨复杂的超纲方法,同学们听完脸上都挂着大写的懵逼。我表示不服,带着一股混不吝的劲儿上黑板给教授和同学们讲了我前一天鼓捣这道题的歪门邪道。然后,虽然同学们继续一脸懵逼,但教授沉思了一分钟,拿起粉笔来勾勾画画说,你这个方法虽然能解决这道题,但有一种特殊情况是要出问题的。不过呢……再怎么说,你毕竟用这方法做对了这道题,说明你有自己的思考,所以还是非常高兴能跟你进行这场讨论。

又有一节课,我们分析句子结构,可能那天教授觉得天儿不错,居然带来了他15岁的女儿。似乎很多十几岁的女儿都会觉得自己老爸研究的东西没劲,这位小姑娘也不例外。她对我们大老远从中国跑来,跟她爸学语言学这么无聊的东西表示无比痛心。不过后来上课时,我们在黑板上练习画句子树,小姑娘在旁边看着居然有那么一点好奇(我严重怀疑她以前是否哪怕看过一眼她爸在干啥)。于是我自己画对了之后,因为觉得这事挺好玩,就把粉笔给了她,一边教她一边让她尝试画。在终于画对了一个之后她居然兴奋得跳起来,喊“爸我做出来了欸!这玩意太好玩了我居然一直没发现,我得跟以前我误解的所有语言学家道歉!”我在旁边看着,也特别开心,毕竟把我觉得好玩的东西教给别人,让他们也体会到其中的乐趣,一直以来都是最让我开心的事之一。

其实做这些事的时候我都没多想,多数是要么因为好玩要么有的折腾,谁知这些细节却被语言学教授记得一清二楚,在夏校结束的时候我家长来接我访校,他特意去见了他们,说了上述这些我本来都快忘了的事,并表示如果我将来能做他的学生他会很愿意。我答应他,以后如果去了WUSTL,要继续和他学语言学。

之后的访校行程中,每所学校的向导都超级热情,可是他们哪一个的介绍也无法取代我在WUSTL图书馆度过的那些下午安静学习的时光,无法取代这里教授和同学带给我的快乐与回忆。我一直说,WUSTL是个让我能静下心来学本事的地方,但其实偶尔想嗨一下的话,也能很方便地去趟北边的Delmar Loop商业街和西边的Galleria购物街,所以也是个work hard play hard的地方。WUSTL有大U的资源和文理学院的校风,在这里有人在意我做的事,有人在意我的将来,而不是在阶梯教室或庞大的校园中淹没于茫茫人海。它在意学生,所以一次次迁就任性的他们转专业,甚至转学院,给他们最好的资源和重视本科生教育的教授,以及South Forty住宅区好到没得挑的食宿。于是夏校之后,我开始无比向往上大学,常常想着自己在大学里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以前我有段时间我常去清华食堂吃饭,当时觉得,大学大学,一要大,二要学,然而WUSTL重新定义了我对一所大学的印象。

改文书的过程中,我对自己性格以及爱好的认识不断刷新,加上各方建议汇集过来,想法常常一天一变。这时候多亏了陈老师的敬业,不论是节假日还是深夜,我随时有想法了都能在微信上交流,同时获得很好的灵感和建议。我是火车迷,恰好陈老师小时候也在铁路边长大,因此他总能理解我一些在别人看来可能很奇怪的执念,这也使我们的沟通更加走心。与他的认真负责相比,我在申请季实在不是一个乖学生。我常常趁着家长不知道偷偷跑出去,到各种地方拍摄火车美景,和各路车迷一起送别最后的清华园车站,还将自己的照片传上高手云集的图虫摄影网,企图跻身大佬之列而未遂,好像完全忽略了申请的压力。不过如今转念一想,正是这样一个超越一切的爱好,用作主文书的内容,助我敲开了大学之门,大概陈老师也是理解了这一点吧。

给将来的自己一句话:继续多多折腾,坚持自己认为“好玩”的事,做一个“好玩”的人。希望自己有了这段时间对自己的认识,我能在WUSTL度过意义更加丰富的四年。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6/9844.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发布者

陈 欣

陈 欣

AADPS创始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