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陈欣老师学物理,现在却做起留学中介来了呢?

问:为什么陈欣老师在美国排名前十的大学读物理学硕士花了四年,现在在做留学中介呢?

答:其实不管是不是当面和我说,很多家长和学员内心里都会有这种疑问,今天在此给大家揭晓答案 。

首先大家知道第一点,以学生签证进入美国,原则上是不许可在美国本土工作的,因为会抢占美国人的工作机会。但是我当年比较沾沾自喜觉得发现了一个漏洞——可以通过互联网给美国之外的公司和个人工作。因为我个人对计算机有点兴趣,就利用人在美国的便利,装模作样准备了一家迷你美国软件公司该有的一套行头,开始假模假式的给英国啊、加拿大啊、以色列啊、南非啊这些国家做起生意来了。比较辛苦,赚得也不是太多,但是因为是用美元结算,然后美国也不对外国人这种灰色收入征税(如果征的话国税+州税+地税,估计四成都要收掉。但是如果是绿卡或者公民的话,灰色收入也是要征税的,就是赌博、个人募捐、甚至受贿也要收),相对来说金额对于没有家庭背景的中国留学生会比较可观。当然这一手其实是和唐骏学的,但是我没想到唐骏被方舟子后来扒皮发现是假的,结果我反倒变成原创的了。

因为当年年纪比较轻没见过世面,不免得有些飘飘然,就无心学业,一心奔着赚钱去了。我的博士导师是一个冶学严谨的台湾老先生,对学生有很高的要求,实验室平均毕业年限是八年以上。我当时就把这个看成了一个“障碍”。因为我和导师关系还很好,经常帮他修电脑wifi什么的,实验室主页也是我维护的。不好意思直说,就找了一个理由说要换导师。导师眼见爱徒走上歧途,虽然很痛心,但是也勉励我取得更大的成就,甚至说会亲自协助我妥善处理好这个事。

当然,实际上物理系这边我找新导师找得不太顺利,回头看多半是我自己牛逼轰轰的、沟通上有些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窃以为我现在做的工作还挺重要的原因之一。学员们文书要是尺度没掌握好写得牛逼轰轰,我就赶紧额头抹汗给改了)。系里到挺不介意,又还再给我助教资格宽限了半年。最后我也挺荒唐,直接给找计算机系去了,按字母顺序瞎挑了一个。那个教授看我精神比较可嘉,真的让我去试一试他的项目,然后我费了一番功夫还给做出来了。但是这边也是有一个问题,因为那个新教授当时是刚被霍普金斯聘用,不知道学校对跨专业找导师有很多规定和限制,就没能给我安排上。教授后来非常不好意思,又是通过他的关系给我找了据说是欧洲麻省理工的瑞士联邦理工(Eidgenössische Technische Hochschule Zürich)带薪实习,又说要给我写一封最高级别的推荐信。

但是我当时有些恃才傲物,没把这些看在眼里,产生了给教授做博士生可能还是自降身价这种错觉。再加上我又从校方得知,个别和我不熟的教授不知因为是误会还是糊涂,给了我一些不实的评价。于是我比较感情用事,不是去自证清白,而是头脑一热就主动提交了转硕士毕业的申请表(美国大学物理系硕士是一个象征性的学位,在我的母校大概完成一年半的课程,成绩合格就可以颁发)。到这里只能说是我咎由自取,因为我如果说自费,或者坦陈实际情况(因为那个钱赚得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当时不大敢说),多半教授们出于爱才惜才之心还是能给我破格安排上的。

本来事情到这边就结束了。但是校方(美国大学校方和教授很多情况下还是两个关联但独立的群体)考虑到我成绩优异且已经通过了所有的博士资格考试(笔试+口试),觉得这个事情很可惜,也是希望我不要因没有完成博士学业而产生什么成见。出于好意,校方问我这边需要什么帮助,看看能否对国际学生有一些礼遇。因为我当时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加之以一己之见片面理解了一些师兄离开博士项目的行为,就把之前的遭遇(回头想很可能是错误的)归结于“种族歧视”,在逞英雄的同时以此作为筹码来叫板,还反过来批评教育了校方。对于我这种极端无礼的行为,校方非常宽容大方。最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专门破天荒为我个人设立了一个巨额的特别奖学金(之所以是奖学金,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有双边税务协议,规定两国对学生奖学金完全免税,鼓励优秀学生学习对方的文化和科学知识。这是绝大部分其他国家都没有的。当然在我的情况只是避税,不是因为我有多优秀了)。用意是希望我在离校回国之后无论是想休息调整一段时间、想自己创业、还是想再回美国去别的学校读书,都能够比较游刃有余。

当然,这个还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是先在美国找工作不顺(学校专门抽调了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帮我准备面试,但我自己又眼高于顶,只投了美国几个第一流的大软件公司。所有的公司都觉得这个物理系硕士很莫名其妙,就压根没有给面试。然后美国纽约有一家很牛逼的金融信息公司Bloomberg,因为创始人是约翰霍普金斯校友,特别给了我一个机会,但是我也没有把握好,半瓶醋,最后一关搞砸了),校方就研究协助我在中国找工作。文理学院的院长本人说亲自给我写一封推荐信,希望奖学金的事情说得好听一点。但是我直接给人拒绝了,觉得真有必要的话就实话实说好了……所以这回讲的就是真实发生的情况。

大家应该知道,美国大学校方的推荐信级别是高于教授推荐信的,校方本身对这种事情是慎之又慎。因为被推荐人坑的话,直接会把学校拉下水。不用说学生了,李开复老师在中国算是一等一的名人,但之前被方舟子扒皮的时候,卡内基梅隆大学坚持原则,是没有给他这个面子,所以他最后只得转而求自己八十多岁已经退休的导师来写信说明情况。约翰霍普金斯有先见之明,怕我说不清楚,帮我把一整个故事都想好了。美国的话,校方出推荐信风险有点大,但是中国的话,出于对我的信任他们觉得可以接受。不说别的,清北以外的大专院校,直接拿这封推荐信过去,估计基本当个小讲师没有问题。其他外企啊、国际学校啊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就是有人有疑问打电话去问,学校也会把事情给我圆好,入职以后能不能胜任工作当然就看真本事了。

所以没有拿推荐信,回国之后我就一边做留学中介(因为在美国的时候也做了一点玩,有人脉,回国就直接上班了),一边研究怎么在计算机方面创创业。但真做起来之后才发现之前是占了美国的光,海外客户一般没有兴趣找中国的公司做,做的话也没想着付很多钱。然后我之前擅长的都是比较偏门的计算机领域,其实没啥太大用处,就坑在这边了。然后我自己再次试水做了一个企业信息系统,觉得技术很先进,但事实上不怎么好用,从来没卖出去,也没拿到一分钱投资。后来发现留学中介收入还可以,我还蛮喜欢做的,就一心一意做了,天天安慰自己“工作不分高低贵贱,能够自食其力,对社会有贡献就行了”。

第一次把这个曲折的故事原原本本写出来,有回应网络流言的考虑,但更重要的因素是了解到我们学员也遇到过类似的困扰。为了做一个表率,我想我自己就先努力正面面对一下。关于我的母校,起初因为经济损失和刚回国不适应,有些芥蒂和埋怨也是人之常情。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在这边认识了很多朋友师长,学到了不少知识技能。因此大家把这个当作个案看就好了,不要有太多联想,但可以参考适用于自己情况的经验与教训。很欢迎大家报考我的母校。我也会很高兴和有意申请约翰霍普金斯的同学们聊一聊,分享一些独特的经验和建议。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s://aadps.net/2017/12207.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发布者

陈 欣

陈 欣

AADPS创始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