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学院喜欢怎样的学生

让时间倒回到2011年。这是我回国开始全职从事留学指导的第一年,也是在这个时候第一次深入了解到美国高等教育中文理学院(liberal arts college)这个概念。当时,国内赴美的学生还是以研究生为主,能有财力、有能力读得起四年本科的家庭算是凤毛麟角。可能是因为个人经历所限吧,我当时总是觉得,读大学的唯一目的,就是给职业发展加码,能够让人用所学的技能换取相应的收入和社会地位。因此,文理学院对于持我这种成见的人来说,在各方面都是格格不入的吧。当年消息的闭塞程度更加加剧了这种想法,让我下意识的以为这些「小学校」对于传统的大U名校是无足轻重的存在。

然而,冥冥之中就有一种力量,把我推出了这个舒适区。当时就职的公司老板有一位重要合作伙伴的女儿一心奔着文理学院去。因为我之前的突出表现,被指派来和这位小姑娘直接沟通,指导她写出优秀的文书。不过,当我看到下面这道文书题目,是哑然失笑的:

Pick one woman in history or fiction to converse with for an hour and explain your choice. What would you talk about?

这个是巴纳德学院的文书题目。现在这所院校因为与哥大的密切关系、奶茶妹妹和其他一些优秀校友的缘故是为大家所熟知的。但是我当时确实比较孤陋寡闻,心里想着这种题目有什么意思?因为我觉得比较靠谱的题目,不应该是直接问你有做过什么漂亮的研究,或者你怎么领导别人,再不济也应该是你怎么处理一个道德困境这种……让人编这种虚拟的对话,学校能看得出什么来呢?

有这种先入为主的成见,和小姑娘的讨论自然进行得比较磕磕碰碰。对于这道题目,小姑娘是说准备写巴纳德校友康同璧女士,但是她的看法稍微有些飘,这个点浅尝辄止谈一谈,然后一下子又飞到那个点上去了。我这边的话,第一个想法是高中历史里学到过康有为,然后按时间来算也该是中国留学生的先驱人物。嗯,最后的贵族加大小姐,但是好像没有啥其他可以补充的了。因此这一次谈话就草草结束。

回家之后躺在床上,我对自己白天的表现也不是很满意。或许我还是应该更了解康同璧女士一些吧。于是我打开了电脑做起功课来,但是光是对于一些百科条目的浏览,我就已经很吃惊了:

  • 康女士是中国第一位赴印度的女性,而且是在上大学之前只身前往的
  • 她是中国的女权领袖,代表民国出席世界妇女大会并发言
  • 她促成了北平的和平解放,保护了都城的诸多古迹免遭劫难
  • 她擅长诗词书画,精研史籍,精通英文,一手整理了父亲康有为的诸多遗稿

带着这种兴趣,我在周末赴图书馆借阅了相关书籍传记,细细品读,不敢相信这样一位杰出的人物竟然因为种种原因几近湮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新获取的这些知识,也在和小姑娘的下一次面谈里用上了。我们谈到了康女士是怎样面对当时的社会偏见以女流之身做出一番成绩,谈到了她怎样运用政治智慧在暗流涌动的各方角力下周旋,谈到了她如何把西方的博雅教育与东方的经史传统结合……纷繁的思路被慢慢理清,逐渐形成了文书的骨架、论点和细节。

如今,我当年的学生也已经成为巴纳德校友,现在人在欧洲做一份专栏撰稿人的工作。这个在世俗意义上可能算不上多大的成功,但是在微信聊天的字里行间能够感受到她怡然自得的生存状态。确实,她正一步一步的前行,一点点走近自己的理想,我也为她深感高兴和自豪。

以我作为一名留学顾问的视角来看,文理学院的申请虽然并不算达到和综合性大学并驾齐驱的程度,但是确已成为中国大陆申请者的一个主流选择。除开优渥的教学条件、美丽的校园和亲密的同学老师,文理学院更重要的是有可能传授一种能让人受益终生的思辨方式和理想主义。这更加贴近于大学教育的初衷和本质——帮助人们更好明白自己生活的意义。

那么如果你已经对文理学院有一定兴趣,估计也会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在日后的申请中够得到学校的青睐吧。我们AADPS在申请文理学院上拔得头筹的学员们虽然各有千秋,但是要说共性的话有这么三条:

敢于展示出自己的个性

对于某些综合性大学而言,把申请者的各个维度量化打分再加权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相对而言,文理学院的录取会更贴近所谓的综合素质考察(holistic admission)。学校是希望录取某个人,而不是某个分数。

别误会,上面这些绝对不是让大家没有成绩然后随便申文理学院的意思。而是说,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文理学院会认真考虑申请的每一个部分。活动、文书和面试这些,都有可能对录取结果施加较大的影响。文理学院的招生官们,会更加关注从诸多申请材料里面还原出申请者原生态的样子,然后根据自己的判断标准来推断这位准大学生是否能适应本校的学习生活;是否能给校园环境带来正面的影响;是否在毕业以后能够不忘初心,在人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因此,申请文理学院的误区之一就是没有在申请材料里面展示出自己。有的时候,是没有深入的探索自己的特质,把文书之类的应付了事,觉得自己反正成绩在那边应该问题不大。有的时候,是担心个性化的内容太多会被学校评判。对于前者,肯定是得好好下一下功夫。过于平面呆板的材料,是没有办法让你在几千人里面脱颖而出的,就算是有面试机会,面试官可能看着这些比较单调的叙事都没法找到合适的话题。对于后者,这种担心确实是有道理的,但是很多情况下其实是多虑了。美国的价值观相对要更多元化一些,人们会容忍甚至是欣赏个性。和招生官分享一下自己的小心思、小秘密或者小梦想,大多数时候都会是加分项。

当然,这个走到另外一个极端的话,就是硬把自己包装成感觉招生官可能会喜欢的类型。说实话,我们其实是不赞同这种做法的。首先,你也未必会知道招生官真喜欢哪种类型。其次,文理学院各具鲜明的特点倒是一个客观事实。同为强调科研的学校,卡尔顿和里德是完全两种风格。而就算是公认的女权校,巴纳德和韦尔斯利走的也是两种路线。(这些点也算是我们老师的个人观察和一家之言,就不公开细说了,但希望能有机会在你自己做院校调查的时候和你探讨交流。)请记住美国大学申请是一个双向选择,也是你发现适合自己的教育环境的过程。就假设你能一时「骗」过招生官,在一个与自己三观不合的小环境里熬过四年,真会是你所期待的么?

有兴趣做不功利的活动

近年来,AADPS拿到比较出色的文理学院录取的学员们,都有一个鲜明的特点——有兴趣做不功利的活动。有兴趣,指的是你会自己觉得这种活动有趣或者有意思,做起来不感觉累,而是一种很放空甚至是娱乐的状态。当然,这些活动一般人未必会感冒,甚至可能觉得是苦差事。不功利,指的是活动相对冷门,绝对不是某些人人参与的商业化竞赛,甚至从表面上看起来,觉得似乎不会对留学申请有特别大的帮助。

具体来说,我们之前录取格林内尔学院的学员,是一位对记者和传媒特别感兴趣的姑娘。有感于英语世界有不少有价值的新闻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被国内的媒体转载,她就带头组织了一帮同学朋友开设了一个微信公众号,自行选择新闻故事并在第一时间组织翻译。这个不是很正式的翻译组织人员流动性很大,因为不少其他孩子都在翻译了两三篇以后因为学业压力或者热度消退而放弃了。不过我们的学员倒是一直坚持到了最后。在申请季前,我们AADPS还帮助她搭建了自己的网站,把之前的翻译内容整理好并在网站上同步发布,希望帮助更多的中国大陆网友越过语言的藩篱,获取第一手资讯。

我们另外一位录取匹泽学院的学员,做的活动还要更不寻常一些。之前和他在留学规划项目里商量的活动思路,本来是以知识性视频的字幕制作为主的。但是学员在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自己的兴趣并不在这个上面。与此同时,他在贴吧上了解到了一种特殊宠物——狼蛛——的饲养,然后也不太自信的询问陈欣老师说这个方向是否可行。以之前对学员的了解,我鼓励孩子继续在这个方向做下去,协助他查找了相关资料、拟定了一个撰写观察日记的计划、还查找了关于蜘蛛社会性的相关论文研究。半年过后,学员成功的克服了重重困难和阻力,顺利观察到了狼蛛抚育后代的习性。

能够积极的与他人互动

上文说过,文理学院在录取中相对而言更关注人的因素。除开申请者本身的素质以外,学院们还会评估他们在自身成长的大背景下与身边其他人的互动。了解到这一点的话,在做课外活动的时候就要考虑一下能不能通过各种形式给他人带来一些正面的影响,在准备申请材料的时候也要认真体现好这一面。以往的经历以及未来的计划都可以强调一下自己在社区里和社会里扮演或希望扮演的角色。

回到我们近年来的这两位优秀学员上。做公众号和网站、希望从事传媒工作的学员,在申请里的线索是非常清晰的——因为传媒本身就是连接社会热点和社会大众的一个渠道。不论是主活动里的选题、翻译和推广工作,还是其他活动里的采访和实习等,都是要和人直接打交道的。这些和主文书里写到的希望帮助社会大众克服各种屏障以充分认识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这一核心思想是一脉相承的。

相对而言,饲养狼蛛的学员,活动的规划以及素材的处理就会更有挑战一些。一方面,我是要求学员不要闭门造车,尽量多与国内外有相同兴趣的网友进行交流沟通,也可以在时间允许的前提下参加一定的线下活动。另一方面,在构思文书的时候,学员自己也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想法,就是说人们不应该按照自己的主观喜好来评价物种的存在价值。每一种动植物在大自然里都是有其地位和意义的,而无知往往会造成人们的偏见。通过这个与美国的多元文化价值观暗合的思路,我们最后就把各方面的素材有机结合起来了。这一点也很好的体现了学员的正义感,从另一个角度呼应了他希望通过文理教育打好基础,将来进行法律学习成为律师并维护弱势群体的人生理想。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179.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我该为申请状态担忧吗?现在该做些什么?

原作者:Jasmine Solomon 发表于NYU办公室博客

你最近有查过申请状态吗?成绩单和考试成绩都到位了吗?

你知道如何查看申请状态吗?

如果申请状态显示你的材料还未收到,你要如何辨别是材料在递送中出了问题,还是这属于正常的时间范畴,你应该耐心等待材料被更新到状态中?

考试成绩

考试成绩应该由考试机构直接递送到学校。

不同的机构,送分的速度也不相同。尤其当你不是加急递送,你需要从送分的那天起,等上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分数才会被送到NYU。如果你是在考试当天就送分,那你需要再多等一至两个星期。一旦NYU收到了你的成绩,我们就会把成绩归档,并更新到你的申请状态中。

如果过了六周,你的考试成绩还是未收到的状态,那么你需要通过邮件联系招生办(admissions.ops@nyu.edu),并在邮件中附上你所送的成绩、送成绩的日期、你的姓名、Common ID(CAID)以及NYU ID(如果有的话)。

注意:全国统一考试(中国为高考——译者注)的预测成绩应由高中班主任或者升学指导来递送,递送方式与成绩单相同(见下段)。另外,高中班主任或升学指导也可以在Common的学校报告(School Report)中标明,成绩单是否包含该考试的成绩。

成绩单

在我们最忙的时候(一月至二月),成绩单的审核需要10个工作日(两周);不那么忙的时候,这个程序需要5个工作日(一周)左右的时间来完成。国际学生的成绩单所需的审核时间就更长了。

如果超过三周,你的成绩单状态都显示未接收,那么你需要通过邮件联系招生办公室(admissions.ops@nyu.edu),并在邮件中附上你所申请的学院、你的姓名、CAID以及NYU ID(如果有的话)。

不同的递送方式,材料被接收的时间也有所不同。

最快的方式:通过Common递送(仅限于新生申请者)

通过Common递交的材料一日(即提交后的第二天)便可送至NYU。这些材料会直接上传到我们的文件成像系统并自动和你的申请相匹配。如果你的学校报告中包含了高中代码、GPA以及班级排名,我们能省却很多的人工劳动,把这些信息添加到你的档案中,然后你的成绩单信息会在5-10个工作日内更新到状态栏中。

第二快的方式:通过电子邮件(admissions.ops@nyu.edu)递送

材料需要学校的老师(班主任、升学指导或者校长等)用学校的邮箱(不能是公用域名,比如新浪或网易等——译者注)来递送。把你的CAID以及NYU ID(如果有的话)告诉学校老师,并请他们把这些信息附在主题栏以及正文中,以便我们能够快速地归档。我们也接受通过Parchment或者E-Script来递送的成绩单。

最慢的方式:通过邮寄的方式递送

通过这种方式递送的材料至少需要10天来审核,而这10天是从我们接收到你的材料那天算起,所以你还要加上材料在寄送途中的时间。再提醒一次,你需要在这些材料上附上你的CAID以及NYU ID(如果有的话),千万别把封好的成绩单拆开来添加这些信息。

NYU的邮寄地址是:

NYU Office of Undergraduate Admissions

383 Lafayette Street

New York, NY 10003

United States

艺术作品的审核

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独立的艺术作品审核程序。如果你的试镜材料或者作品集在申请状态中需要更新,那么你需要联系你所申请的学院

有些学院会在收到作品集,或者安排好一场试镜之后,就在状态上显示“已完成”,也有些学院会等你的作品集以及试镜都审核完毕后才显示“已完成”的状态。别担心,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其他申请材料

我们在状态中不显示其他申请材料(比如推荐信、简历等)的接收情况。而通过Common递交的材料你可以在common上来了解递交情况。通过电子邮件递交的材料会收到一封自动回复的确认信。

如果你想了解我们是否有特殊的要求,可以写邮件向我们询问。

长话短说

  • 查看你的申请状态

  • 如果你是在最近(两周内)递交的材料,状态还没有更新的话就不必担心

  • 如果递交材料的时间已经超过一个月,而状态还未更新,那么请发信到admissions.ops@nyu.edu,并在信件中附上你询问的材料以及递送材料的时间,以便我们方便查找

  • 尽量别紧张

版权申明

本文由AADPS编译自http://admissionsblog.nyu.edu/2017/02/11/when-to-worry-about-app-status/,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编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148.html

托福与SAT/ACT孰轻孰重?

问:我现在是高二学生,正在制定备考计划,请问在实际申请里面,托福与SAT/ACT到底哪个优先级比较高呢?

答: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但正因为如此,可能没有办法给出一个简单的答案,需要稍微根据我们老师的经验具体分析一番。

首先,大家知道没有托福的话,申请美国大学本科是完全没有办法进行的。所以确实有必要考出一个所谓「能用」的托福分数。按照底线来算,85分是可以接受的成绩,95分是排名前五十大学有机会的成绩,100分是前三十有机会的成绩。强调一下,不是说达到了这些成绩就一定能录,而是达不到的话,可能对申请有不利影响。在这个基础上,如果确实SAT/ACT考不出理想的分数的话,也可以像我们之前一位国内学员那样有申免标化学校的可能,或者因为自己的美高身份而被个别学校放低标准录取。

不同的孩子可能基础各不相同,托福分项分数初始的情况也会有差别。对于一般的孩子,口语的标杆是22,听读写是25。可以参照这个,优先从最薄弱的项目补起。对于已经达到的,努力在之后的考试把水平维持住即可。对于英语基础较好的孩子,口语的标杆可以提到24,其他三项则要努力做到27以上。

那么如果托福分数能用了,老师的建议是要全力把SAT/ACT在目标分数线之上能提多少提多少。原因是在于,至少从我们自己的第一手数据来看,在托福与SAT/ACT都达标的前提下,SAT/ACT的进步远比托福的进步带来的收益要大。换句话说,这两种考试如果考不好都是减分项;但是如果因为精力或能力限制,只能顾到一门的话,需要优先冲刺SAT/ACT,因为这个是一个更好的加分项。其实英语国家的学生申请美国大学,本身托福是没有要求的。托福只是先在国际学生内部这个申请池按比例筛选掉可能完全不能适应学校教学的一批。在这个基础上,主要还是SAT/ACT、平时成绩、课外活动以及其他方面的比拼。

具体举例来说,同样104分的托福,1300的成绩可能连排名五十四的俄亥俄州立都会比较困难,但是1480的话却完全有可能进入前三十的北卡教堂山(当然是否有加州洛杉矶还要继续看之后出的RD轮的情况)。如果有108分的话,是完全可以冲刺前二十的,没有必要一定执着110甚至115以上,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到SAT/ACT甚至是课外活动上。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120.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当我们在谈论特朗普的大新闻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对于一个在留学行业摸爬滚打了将近七年的“老”顾问来说,2017年的每个早晨都是相当刺激的。打开手机,点开新闻,心里都在默默地祈祷不要再发生什么大新闻了。2016年的世界就像被绑在加了速的历史车轮之上,轰隆隆地向前跑着,英国脱欧,美国总统选举、欧洲难民危机、韩国总统下台、朝核危机,每一条新闻都足以让世界震荡,却总是频频在头条上出现,让留学行业这个对国际格局高度敏感的行业,也在发生着种种看得见或是看不见的变动。英国脱欧让一部分A-Level的学生把申请的重心放在了美国而非英国上,而特朗普的上台又让不少学生在自己的选校名单上又加上了加拿大的几所大学。如此种种变动,都让我们对2017年究竟会发生什么充满了忐忑之情,不知道每天早上打开新闻看到的,究竟会是好事,还是坏事。

2017年1月特朗普颁布的几个行政法令中,最牵动中国留学生的心的,恐怕还是“禁穆令”:禁止持有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等七个中东国家护照的公民入境。这道行政命令在美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都引发了不小的反响,AADPS已经在美国深造的学员们,每日都积极地参与到对禁穆令的讨论乃至抗议中去,让我们老师也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禁穆令的暂时搁置,让人们长舒了一口气,但是特朗普的上台以及之后接连实施的政令,都在预示着这样的趋势:保守主义已经在抬头,美国长久以来为之自豪的多元、开放的价值观,正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

目前,关于H1B的政令还未正式颁布,但是风声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目前比较靠谱的传言有几种:1. 取消目前的抽签政策,确保H1B发给美国最需要的高精尖技术人才;2. 打击低薪雇佣外来劳工的皮包公司,取消这些公司的抽签资格;3. 取消STEM专业学生的OPT延长期限;4. 全面提升申请H1B要求的年薪数额。曾有要达到年薪13万美金才能获得H1B的传言,但又很快被证实只是谣言,具体的数额还要等到政令公布之后才能知晓。

这些可能会实施的新政策,并非全部都对中国留学生不利。比方说打击皮包公司和取消抽签,反而会给中国学生多一些机会,让他们在那些通过皮包公司来刷抽签名额的印度学生面前提高竞争力。但是对薪资要求的提升,也会给一些不从事科技行业的中国学生以沉重的压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工程师,也不是每个工作都有十万以上的薪水可拿。当然,新的政令是否会像禁穆令一样,遭到最高法院的反对,还要看它会引发什么样的连锁反应。

工作签证的相关政策变动,对留学生来说产生的最直接的影响是什么?从去年十一月特朗普当选总统至今,我们的老师一直在密切地观察美国的政治局势与留学申请和录取之间的关系。因为局势的复杂性,很难将政治时事跟留学形势的变动一一对应起来,但是期间发生的一些变动的迹象,还是足以让我们得出初步的结论:

计算机类专业的竞争白热化

从2013年开始,计算机科学,电子工程,计算机工程等专业就已经成为了中国学生最抢手的专业之一。而今年早申请和部分常规申请的结果显示,计算机专业排名前十的学校,录取的难度显著上升。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佐治亚理工,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普渡大学,这些已经公布了早申请或者常规申请结果的学校,计算机相关专业的录取平均分都比其他专业要高出将近两个档次,老SAT多出100多分,新SAT也多出70分左右。以计算机专业排名前五的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为例,计算机专业录取变得非常严苛,甚至带动了与数学系开设的“计算机科学与数学”这个专业,让这个交叉学科也变得异常红火。

根据我们AADPS的老师往年的统计数据,申请计算机相关专业的学生大概占学生总人数的30%左右。但是按照今年的录取形势来看,申请人数可能已经突破了40%。也有一些学生为了保证自己能够被计算机专业排名较好的大学录取,选择曲线救国的策略,先用不定专业申请进去,之后再转到计算机相关专业。这就意味着竞争此刻虽然比较缓和,但是一年之后还是终究要面对的。

选择计算机专业的学生短期内急剧增加的趋势,体现了中国学生对特朗普上台之后的H1B政策变动的焦虑感。为了保证自己有更多的机会拿到工作签证,纷纷选择了最容易就业并且起薪较高的专业,这样也就造成了申请者扎堆的情况,让录取平均分水涨船高。

加拿大的大学申请人数增加

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公布的那天,加拿大移民局的官网被美国的访客给挤爆了,对美国政治的失望使得美国人纷纷把目标转向加拿大。而中国的学生和家长们也抱持着类似的想法。以往十个申请美国的学生里,有大概两人会选择申请一部分加拿大的大学,并且只是作为美国大学的辅助,并非主要目标。但是今年随着特朗普一步步走向总统的宝座并且最终登顶,申请加拿大的学生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现在标化分数较高,水平较好的学生,有将近一半会选择申请加拿大,这个比例也是往年所没有的。

把加拿大作为预备方案固然不错,但是也要考虑到,加拿大的顶尖学校数量还是远远小于美国的,这样短期内增加申请者,有可能会导致淘汰率迅速增大。所以最好不要把加拿大的学校当做保底,而作为中间项或冲刺项更为合理一些。此外,还需要考虑好,去加拿大念书的目的是什么。往往申请时专注于加拿大的学生,是把移民作为主要目标的。如果是之前只想着去美国深造,还没想好是否一定要移民加拿大的学生,那么就要更多地从专业、就业这几个方面考量,不要像挤爆加拿大移民局的网站那样,挤爆了加拿大的大学。

对学校的地理位置关注度上升

一所美国大学的地理位置,对这个学校的毕业生寻求实习和工作,会产生重要的影响。处于科技行业较为发达,工作岗位较多的地区的大学,就更有可能成为中国学生追逐的目标。这个定律在H1B签证日益吃紧的当下,变得越来越被学生和家长重视。西雅图,旧金山,纽约波士顿地区,芝加哥地区,还有现在正在逐渐兴起的德州,都是受到中国学生欢迎的,位于这些地区的学校也因此而变得竞争更加激烈。比如排名在逐年下跌的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因为位于西雅图的有利的地理位置,加之计算机专业的高排名,仍然在录取标准上十分严格,不因为排名的变化而有所松动。

从这个申请季的形势来看,湾区、西雅图和纽约波士顿地区的学校是最为抢手的,位于这些地区的学校,如纽约大学,波士顿大学,华盛顿大学等,也比同等档次排名的大学录取难度要来得更高。究竟是在选择学校,还是在选择地区,这个问题始终是纠结着中国学生的一个难题。

那么在保守主义不断抬头,打压外来移民或技术人员的政策有可能还会持续出台的情况下,中国学生应当如何应对呢?我们AADPS的老师给出的建议是:

坚持初心,选择自己真正热爱的专业

在犹豫自己到底应该选择什么专业,是否应该跟其他人一样,选择最热门最好找工作的专业的时候,我们建议你先缓一缓,想好这是否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因为你们此时的选择,始终是有滞后性的。对于今年要进入美国大学的学生来说,离本科毕业找工作还有至少四年多的时间,对于高二的学生来说,则还有五年多的时间。在四五年之后,计算机专业是否还是最抢手的,并不好说,有可能那时候相关岗位就已经趋于饱和。而且跟风很容易导致一个专业扎堆的人过多,让申请难度增大,也让就业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而H1B政策也处在一个不断变动的过程之中,抽签制度的建立和取消,就足以说明问题。

早日进入社会,提升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

目前的就业市场,无论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都呈现出一种趋势:一方面是找不到工作的人排成长队,另一方面是公司求贤若渴,砸下重金也挖不来一个有能力的员工。这种多少有点讽刺的局面,说明了就业市场欠缺的不是专业人才,而是能够把专业知识和实际解决问题的能力相结合的人才。所以如果要保证自己在就业市场上的竞争力,光是把眼光集中在专业问题上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多的实践经验,以及在实战中得来的能力。我们AADPS的老师一直非常鼓励学生在高三的下半学期多参与社会实践,无论是作为一个蓝领在餐厅或工厂里打工,还是作为一个小白领在金融机构里实习,都会有助于你增加社会经验。大一的寒暑假也不要荒废,最好能够让自己在不同的公司里接受锤炼,并且从大二开始就多跑跑招聘展会,跟师兄师姐们打好关系,这些都会有助于在毕业后更快地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保持开放包容的心态

这个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保守,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偏向激进的保守主义赢得了许多人的赞同。中国留学生这个群体是相当特殊的,他们的位置决定了他们要将中国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联系在一起,他们也更容易面对不同理念之间的冲突。在冲突的过程中,他们可能会受到保守主义的冲击,也有可能自己会因为对某些事情感到失望,从而采取比以前更为偏激的立场来对待与自己不同种族、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但是偏激的态度无法真正解决问题,反而容易让自己钻牛角尖,走入死胡同。留学生群体的繁荣发展,是有赖于多元、开放的文化环境的。所以即使在学业或者职业上碰到了挫折,也要用包容的心态来正视问题,积极寻找解决的渠道。在美国这个国度,还是有许多坚持公平、开放、宽容的理念的人的存在,向这些人寻求帮助,会有更好的前景。

这个世界在变,但是留学生们努力追求真知、拓展眼界、丰富人生的志向,并不会因为政治的些许动荡而产生动摇。希望你们能够在纷纷扰扰的新闻之前,保持良好的心态,朝着自己人生的目标而努力行进。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112.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团结

原作者:Vincent A. 发表于MIT招生办公室博客

有些道理,我们是从真实的生活中学到的。这些道理并不是那些讲坛或者神坛上的启示,而是隐藏于简单的日常生活中,以至于它们显得特别微不足道。

我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译者注)的一所寄宿学校度过了7至12年级。根据尼日利亚的宗教人口统计,基督徒和穆斯林的比例基本上是相同的。每天,穆斯林的学生和教员都会齐聚在一个屋檐下,背对着宿舍和教室祷告。而每个周日,基督教的学生都会在宗教老师的带领下把一所教室改造成临时教堂。

在一个舒适,但是与外界隔绝的地方生活了6年,我们的生活完全被寄宿学校的日常生活填满了。早上在一片晨起的抱怨声以及拖沓的脚步声中醒来;早饭前不情不愿地冲个澡(关于我们食堂品质的意见不那么统一,这取决于你问谁,同一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不吃猪肉”,也可能是“很美味”),之后是晨会,然后是上课,接下来是午休,然后是自习时间,最后是熄灯就寝。这样的生活注定是压抑的,但是我们也在互相依赖中找到了快乐。

在这段时间,一个当地的恐怖组织——博科圣地,开始制造混乱,他们炸学校和教堂,破坏基础设施,并且不断招募新成员。他们还煽动国家分裂,发泄对当权者的不满,刺激种族间的敏感情绪,而这些又会经常引发循环性的报复行为:一些基督徒因此就会去焚烧清真寺,而穆斯林们又反过来去袭击教堂。这些报复行为被全世界高度关注,由此引发了一个观点,认为宗教就等同于恐怖主义,但是尼日利亚的很多人,或者说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种观点是一种侮辱。

我所就读的这所学校,同学们都有自己独特的背景,我们的互动交流就是在这种各自带着不同背景的环境下进行的。我们的头儿,Musa Alim,高大威猛,极富魅力,而且能言善辩,即便如此,他和每个人都能相处得很好。作为学校中非正式书呆子中的一员,在考试期间或者有特别难的家庭作业时,大家对我的好感度会激增,但是在这一切过去之后,好感度就又消退了。Lukman的外号是剪切工,因为他长得像棵树,而且他会让你觉得如果对他说了什么不敬的话,他绝对会撕烂你的嘴,但是大家都被他粗犷的外表给蒙骗了,其实他像泰迪熊一样温柔可爱。Daniel Atakpa喜欢J. Cole(美国说唱歌手——译者注),他觉得我是疯了才会喜欢Taylor Swift。Babani爱搬弄是非,他总是能巧妙地给自己,更多时候是给他的朋友们带来麻烦。我们是同一主题下的不同变形,我们通过个人特质来区分彼此。宗教信仰是一个人的身份背景,有时,紧张气氛会渐渐浮现,而一场关于耶稣本质的争论会变得没法收场(想想那些过激的行为以及侮辱性的语言)。但是大多数时候,我们都相安无事。

更重要的是,即使在博科圣地制造混乱,Daily Trust(我们学校订阅的报纸)越来越频繁地报道伊斯兰极端恐怖组织的事情以及焚烧清真寺的劣行时,我们都相安无事。我们在恐慌,同时又因熟识的伙伴在一起而深感亲密的情绪中,紧紧地团结在一起,那些年我们通过共同起居,非常了解彼此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们从没有把伊斯兰教和恐怖主义相混淆。博科圣地是一群自称为穆斯林的恐怖组织团伙,他们通过自己的行为表明了他们所信奉的伊斯兰教和我的同学们所信奉的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版本。因此我们懂得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伊斯兰教本身跟恐怖主义无关。而这个道理在多年的交流互动中逐渐变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以至于都不值得被刻意提起,至少在我们这所寄宿学校中是这样。

我从来没想到过,或者说需要想到这个道理,直到最近。

今天,在波士顿的卡普利广场上有一场抗议集会,此次集会抵制的是近期颁布的移民禁令,Allan的博客对此进行了详细的报道。我加入到成群结队的MIT学生当中,融入到人群以及标语当中,共同呼喊出我们的口号,希望我们所诉求的道理和真相成为不言而喻的公理。

我们越是紧密地团结在一起,这种道理就越不言自明。有人在Reddit(社交新闻网站——译者注)上做了一个有趣的观测数据,发现很多的抗议活动都是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每日互动的地点举行的,这是一种人性化的互动交流。这次的移民禁令表明了这样一种态度:“我们知道这些国家中有问题的难民只是一小部分,但是我们没法辨别这一小部分是哪些人,所以他们全部禁止入境。”但是这也助长了另一种态度,那就是我们应该盯着每一位难民(这些难民已经经历过了各种紧张的审查程序),我们在潜意识里会想,“如果他们是坏人怎么办?是的,这种几率很小,但是如果他们是坏人怎么办?”这是一种基于恐惧心理的反应,这种类似于偏执狂的态度取代了我们所公认和共享的人文主义精神。想想这一点:人类中有一小部分的连环杀手,但是每次你认识新朋友的时候难道都会神经质地想,“如果他们是连环杀手怎么办”吗?

在校园内,我们互动交流的基础是力求认识到这种团结,它让我们不必追究这个人的种族、国籍、性取向或者宗教信仰,这种团结防止我们陷入固有的界定中从而变成一个疯子。在我的第二篇博文中,我讲了Peter的事情。Peter是一名研究生,当时他看见一个黑人留学生拎着4个行李袋看起来有些迷路了,他主动跑过来帮这个黑人小伙子提行李,还把他送到寝室,而这个黑人小伙子就是我,他让我这个对未来充满迷茫的新生感受到了温暖。最近我通过电子邮件参加了MIT的社区组织,并请社区成员分享类似团结和友谊的小故事。出于责任,我会定期更新这篇博文。以下是部分邮件:

我的家乡很多元化,但是MIT让我认识了直接从其他国家来的学生。因为我来自一个包容的小城,所以我很难理解那些没有包容心的人。和国际学生交朋友拓宽了我的视野,我也认识了很多与我的成长经历不同的人。我很感激MIT让我交到了这么多的朋友,也让我体验到了各种不同的文化。之前我认为自己已经认识足够多的人了,但是现在我知道,还有更多我不了解的人和事。人就是人,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认识到,外表和标签不足以诠释一个人。

我是个国际生,虽然我的国家不是伊斯兰国家,但是我来自一个非常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我想说的是,一直以来,我在自己的国家都感到不安全。我知道很多人都很善良包容,但即使这样,我想他们也很难接受我的性取向。我记得迎新会中有一项活动,如果你同意发言者所讲的内容,那么你可以站起来表示附和,但是如果你觉得这会让你不舒服,那么你也可以选择不站起来。我站起来了,那是我第一次在众人面前站起来表明我的性取向。当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我哭了整整3个小时。我因喜悦而哭,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强大,如此充满力量,也如此开心。回国之后,我告诉我最好的朋友,我找到了能够让我做自己,也能够让我幸福的地方。

版权申明

本文由AADPS编译自http://mitadmissions.org/blogs/entry/unity,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编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091.html

美国大学的“中期报告”递交,你该了解些什么?

问:我申请的大学要求我递交mid-year report,请问这个递交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吗?

答:中期报告递交是美国大学申请的时候必须要走的流程,绝大部分学校需要学生把高三上学期的成绩单通过naviance系统或者common application交上去,用来考核学生高三的学术表现。这个成绩会计入学生的总GPA,是全面审核(holistic review)的一部分。高三的GPA如果有剧烈的波动,比方说比高二的时候下降了很多,就会影响到大学的录取。中期报告虽然是个走流程的事情,不过还是有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免得遗漏:

已经录取的EA学校也需要递交中期报告

如果你已经录取了EA学校,比如说福德汉姆大学,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如果你没有确定不去这些学校,那么就还是要递交中期报告的。少数非common的系统,是在确认入读之后,把高三上下学期的成绩单一起寄给学校,比方说UIUC,UC,PSU,UW,所以这些学校是不用交中期报告的

注意补充特殊情况说明

如果你的成绩有比较明显的变动,或者出现了缺考,务必记得提醒上传成绩单的counselor在补充信息里对特殊情况进行说明。自己发邮件说明虽然也可以,但是不如让counselor或者班主任在递交中期报告的时候进行补充要来得正式。

注意defer的学校是否需要补充额外材料

今年大规模发放defer的学校,对学生都提出了额外的要求。比如东北大学,要求托福口语分数未达到24分的学生,参加一个线上的英语测试,以证明自己具有学校要求的英语能力。比如凯斯西储大学,要求学生额外提交三篇文书,用来检测学生对它的忠诚度。这些要求都会通过邮件的方式来通知,发送到申请者的邮箱里,记得查看并及时补充。此外需要提醒的是,即使不是defer的学校,只是RD正常申请,比如格林奈尔学院,也会在这个时间让学生补充额外文书。所以看到学校要求的时候不要惊慌,只要按照步骤来补充就可以了。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082.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后中介时代——一名老留学顾问的反思

春节似乎是一道分水岭——之前是夜以继日的与学员们讨论文书网申,提交一份份满载希望的申请;之后却是一段不长不短的清闲日子,一边紧张而激动的和大家一道等待着一年多努力的成果,一边却又暗自里因节奏的转换有些无所适从。

当然,今年的这道分水岭,却因为国家的一项决定而变得更加特殊而有意义起来。1月21日,作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一部分,国务院继一年多前将留学中介资格放宽成为后置审批之后(AADPS是北京朝阳区第一个顺应新政策在执照上注明相关经营范围的教育咨询公司),彻底的取消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资格认定。留学中介的时代,结束了。

作为一名在七年一直奋战在行业第一线的从业者,第一感受可能得用「百感交集」来形容。说句实在话,这个行业和中国的许多其他新兴产业一样,算是一个鱼龙混杂的领域。这些许年来,见惯了许多职场新人被收入所吸引,但很快因为工作压力和难度而折戟而归;又有很多资历光鲜的外行,转了一圈以后又再次离场,简历里也决计不再提这段经历。我自己呢?我做得不差,虽然也会有一些其他的机会和诱惑,但是说实话我也不认为一行就能比另外一行好到哪里去,何况我还确实挺喜欢和我们的学员们打交道。虽然不能算是真正的老师,但是与孩子们平时聊聊天,心态总是能放松和年轻起来。当然,坚守了这么多年,能成为时代的见证者也算是意料之中吧。

诚然,「留学中介」算不上什么褒义词,不过,我倒也从来不像一些同行一样着急撇清界限,有的时候还会半开玩笑的说自己是留学中介老板。我第一次听说中介这个事情,应该还是在2006年我自己申请美国大学物理学博士的时候。虽然我大学比较有出国的氛围,也有很发达的在线论坛讨论版,我还是了解有不少同学默默找中介。当然当时并没有往心里去,因为觉得会是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毕竟,我自己考托福考GRE都是全凭自学,然后申请项目的时候还要去挑一挑以省下那每所五六十美元的申请费。请人指导留学,就和吃法国大餐、开跑车或者送女朋友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一样,对出身工薪家庭的我是一件挺不可思议的事情。

没有想到,短短四年之后,我就和留学中介产生了交集,而且是国内第一家拿到官方认可资质的中介。虽然我当时以一人之力,完成了全公司数千万元业务量的十分之一,拿着不菲的收入,但这并不能改变我只是一台庞大机器上一个比较有用的零部件的事实。每年,几千名学生通过这个机构走出国门,尝试追寻自己的人生梦想。没有中介,他们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无力做到这一点。当然,我也亲眼见过失落的家长、愤怒的学生、吊儿郎当的顾问和仰仗手中行政资源的食利者。听着身后的销售唾沫横飞的和电话里的家长讲「我们是个副处级单位」,还在努力适应逆向文化冲击(reverse cultural shock)的我一时间福至心灵:或许有朝一日我能为我的学员们提供很好的留学服务,但我这辈子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留学销售。

后来又经历过几家公司,在行业里也逐渐有了一些人脉,发现其实每个人都为这个留学中介的资质付出太多。在拿到资质之前,老板们得去多方打听、去应酬、去讨价还价,有的举债斥巨资仅仅为了买一个带资质的壳,有的则达成某种交易,将收入的一大部分白白分出去。回过头来,为了弥补这种成本,就得逼着销售们拼命打电话忽悠签约,顾问们则拿着微薄薪酬头晕眼花的流水线作业。当然,更高明的还有外地分公司、合纵连横、资本运作……最终最终,还是家长和学生们用自己和金钱和前途来买单。

我们在繁忙的俗世中往往会迷失自己的本心。2014年,我的儿子出世,在期待他呱呱坠地的几个月里,我夜不能寐,思考我自己想要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我又想给他一个怎样的生活。电光火石之间,我想我能不能把事情变得更简单一些。是,我挺喜欢做留学的,那么就单纯做留学好了,其他的事情也不必过多去烦恼。主意已定,面对着家人的反对和朋友的劝阻,我还是毅然决然的从有很好保障的大公司直接裸辞了。家长和学员们的支持,让我一直走到了今天。也会有家长询问资质的事情,但是最后往往也都能认同我的解释。除了感谢这份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还是感谢。

我们是在最好的时代,我们也是在最坏的时代。十年以前,一封给力的推荐信足可以让一位中国孩子进入哈佛;五年以前,1900的SAT足可以让一位中国孩子进入「保底的」密歇根大学去学商或者计算机;今天,没有中国孩子不想进入美国一流大学,然而美国一流大学却不是专为中国孩子而设的。从一早开始,有心的家长和学生们就得为面前的重重难关做好充分的准备,其中「选择一个合适的机构来指导」往往就是第一关。不过,留学行业的门槛已然不在,任何人都可以随时进入了。我们在中国其他任何一个行业里,从房产中介到电子产品,所遇到过的坑还都会在这边重演。

不过可喜的是,过去的七年里,我自己成长了很多,也同时感觉到家长和学生们也成长了很多。大家变得更加理性,不再揪着排名不放,懂得去寻找适合自己的教育;各种信息渠道,虽然不免鱼龙混杂,但往往也能兼听则明。之前,我在网上发帖,每每被人喷「黑中介」、「骗子」、「冒牌货」,我倒也不以为意。毕竟干一行爱一行,既然是行业的一分子,这种原罪也没有必要那么急着撇清关系。不过在未来的七年里,在这个后中介时代,或许我会有机会为重新定义我所在的行业做些微的贡献。我曾亲眼见过中国最优秀的一批学子的成长道路。你们想再一次走他们的路,想了解未来有什么险阻,需要怎样来克服或者规避,我希望我和我的公司能够助上一臂之力。能够在这方面帮助到大家,大家也能反过来给我自己的人生以意义,这正是作家大仲马在他脍炙人口的名著《三个火枪手》里提到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Un pour tous, tous pour un)。也希望更多同样想法的同行能够走出来,让中介的阴霾早日散去,还行业以阳光。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052.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新年寄语

爆竹声声辞旧岁 银花朵朵庆新春

冬去春来,在大家的陪伴之下,AADPS迎来了第三个春节,深感荣幸和感激。在未来的一年里,我们必将竭尽全力,给大家带来更多更好的美国本科留学资源和资讯。同时,也希望能像我们一直所做的那样,把我们的学员们都送进一流的美国大学,帮助他们实现人生梦想。

在这里,陈欣老师谨代表AADPS全体员工给大家拜一个早年。茫茫人海相逢是缘分,芸芸众生相知是福气,年年月月相交是情谊。让我们年后再会!

学校在Common附表里面让我列单子怎么破?

问:学校为什么这么喜欢让学生列单子,书单,清单什么的?

答:列单子是学校了解学生的一种方式。大概就像社交网络上我们每个人给自己贴的「标签」,单子也是学生的一种标签,能够简单直接地表达出我们的兴趣爱好和性格特点。

首先要说明的是,一般提供单子类文书的学校都可以通过其他文书(是的,几乎没有学校把列单子作为唯一的文书题目)来评估学生的写作水平。有些是通过Common系统的主文,其他独立系统的学校也会在列单子的同时,以一篇个人陈述文书(Personal Statement)或者创意性写作文书(Creative Writing)来考量学生的写作能力。这也就解释了学校提供单子类文书的动机——学校想要更多的了解学生的想法,个性,品质和经历,但是文书量太大实在看不过来了。细心的同学们也能够发现,提出单子类文书问题的学校都是热门院校,录取办公室根据往年工作量的评估,和目前的人手资源,不得不选择通过单子类文书简明扼要的了解每名申请者。

然而,有句话广告语「简约而不简单」拿来形容单子类文书再恰当不过了。单子类文书往往让学生用一句话甚至一个词来概括在以往的文书中可以独立成段的观点和事物。由此可见,单子类文书在难度上丝毫不亚与常规的留学文书。在构建自己的单子时,学生不仅要反映自身的实际情况,更需要确保学校在阅读到这份单子时,不会产生疑惑,更不要对申请者产生负面的印象。举一个例子,最常见的单子类文书就是要求学生列出书单(过去一年读过的书,自己最喜欢的五本书等等)。在列出书单时,学生如果写类似聊斋志异(Strange Stories from a Chinese Studio)等等在海外名声不显的书目,很容易让招生官产生疑惑,而且题目中类似strange这样的词汇,招生官如果对书目不熟悉很容易对学生的世界观产生怀疑。而如果列出的全是大部头,比如时间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或者物种起源(The Origin of Species),招生官由于了解在高中生阶段想要有效的阅读此类书目需要花费的时间,可以推论出学生是否有能力和精力来完成这些书目,一本两本大部头可能会让招生官眼前一亮,但是如果四本以上就显得非常可疑了。而在申请中夸大甚至虚构自己的经历是招生官最为厌恶的,将对学生的申请产生不可挽回的影响。

所以列一张有个性的单子固然重要,但是也要注意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和把握尺度,完成一份优秀的清单。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9867.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暑期学校的套路深,你看懂了吗?

我们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美国大学的套路。作为大学申请的一次正规“演习“的暑期学校的申请,其中也有许多乍看过去不甚明显的套路。今天的周五话留学,我们就来谈谈暑期学校中有什么套路,需要提前考虑的事项。这是一篇送给那些一边筹备一月份的SAT,一边思考计划着暑期学校申请的高二学生们的文章。在过去的二十天里,他们经过了期末考试,SAT备考等一系列考验,而明天他们就又要在2017年第一次SAT的考场上向着自己的目标发起冲刺了。而考试结束之后,暑期学校申请的事项,就正式摆上了台面。有言道,“认真努力的人最美丽”,这些努力的人们,最终也会有最美丽的前景。

暑期学校分成哪几种类型?

人们习惯于把美国大学分为公立大学、私立大学、文理学院这几种,根据它们规模大小和教学理念来进行区分。但是暑期学校因为种类更加繁多,之前一直没有非常正式的分类。在没有分类的情况下,对暑期项目进行选择就会变得更加困难。今天我们就以前五十大学的暑期项目为参考系,试着为这个混乱的领域设定一些参考的标准。

综合类暑期项目

综合类,指的是那些课程项目多, 覆盖领域包括社科人文,理科和部分的工科,且每期招生人数超过百人的暑期项目。一般能够开设综合类项目的大学,都是学术实力较强,排名比较高,且教授和学生人数都较多的大学。排名前十的综合大学大多具有此实力,哈佛、耶鲁、斯坦福、宾大、杜克的暑期项目都比较全面。但是前十里也有些学校很特殊,比方说普林斯顿不开设专门给国际高中生的项目,麻省理工和加州理工的暑期项目是实验研究型的项目,录取要求高,录取人数少。哥大的暑期项目偏商科方向,芝加哥大学的暑期项目偏社科人文方向。排名前三十的大学里,提供综合类暑期项目的学校不多,除了前十名的那几个,还有华大圣路易斯,布朗,康奈尔,加州伯克利,加州洛杉矶。三十名之外的学校,能够提供综合类项目的数量更少,加州圣地亚哥,波士顿大学的项目相对来说是比较全面的。

所以总结下来,提供综合类暑期学校的大学有:哈佛、耶鲁、斯坦福、宾大、杜克、华大圣路易斯、布朗、康奈尔、加州伯克利、加州洛杉矶、加州圣地亚哥、波士顿大学。那么综合类暑期项目的好处和弊端在哪里呢?好处自然是选择的范围增多了,申请者可以从里面比较容易地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课程。此外这些学校的暑期项目跟大学课程会更加相似,授课的老师也大部分是学校的教授,有利于学生提前体验美国大学课堂的氛围。这也是为什么综合类项目始终是最受申请者青睐的。

不过凡事有利有弊,综合类项目也有一定的弊端,核心就在于“人多”两字。如果一个项目招收的学生数量超过百人,一门课的平均学生的数量超过二十人,要在这样的暑期项目里脱颖而出相对来说就会比较困难,要拿到一封给力的推荐信,那就需要跟教授有充分的交流,以及对你选择的领域有深入的了解。此外,能开设综合类暑期项目的学校,排名都比较高,对于学生的“忠诚度”这一点,相对来说就没有二三十名的学校那么看重。即使参加了哈佛夏校,在申请中向哈佛大学告白仍然还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如果要通过参加综合类项目来向学校表忠心,就会碰到很多竞争者以及不小的障碍。

所以综合类项目适合什么样的学生呢?根据我们AADPS往年的经验,适合的学生有:1. 在重点高中里能进入年级前十名,目标是要在正式申请的时候对美国前二十的大学发起冲刺的;2.擅长跟老师沟通和交流,能够在人数较多的班级里,获得老师的注意,拿到高质量的推荐信的 ;3. 对专业选择比较迷茫,希望能够在暑期项目里提前探索自己有可能感兴趣的专业的。

学术研究型项目

学术研究型,简单来说就是针对某个研究课题的workshop或者program,为学生提供从两周到六周不等的研究机会。一般来说,学术研究型项目以理科、工科和医科的居多,社科人文类的较少。典型的例子是麻省理工提供的给高中生的研究项目,如MITES,RSI等。此外,像卡内基梅隆大学会提供游戏设计的项目,西北大学提供传媒的项目,加州洛杉矶提供工程类、神经科学、生物方面的的研究项目,波士顿学院提供STEM方面的项目。此外需要提及的是,南加州大学每年都会开设十分有特色的电影专业方向的暑期项目,时长为六周。跟南加大普通的暑期项目不同,是由电影学院来承办的,申请系统和标准也会不同。

学术研究型项目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专业的针对性很强,特别是对于以后有志于从事工科或医科的学生来说,获得这样的机会让他们对自己兴趣领域的认识有实质性的进展。但是对专业性的要求,也让这些项目的申请难度变大,这些项目往往对托福、SAT和相关经历都会有具体的要求,比方说卡耐基梅隆要求托福在103分以上,西北大学的传媒项目要求在100分以上。进入到项目之后,学生也会面临着要完成一个研究,并且在短期内得出研究成果的压力,对于还不习惯高强度学术压力的学生来说,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此外,这种类型的项目最鲜明的一个特点就是,人少。不超过几十人的项目规模意味着得到教授注意的机会变大,但是也意味着被录取的可能性降低。但是项目的含金量,往往跟项目的录取难度相关,越难录取的项目,对实际申请的助力就越大。不过,并不是所有项目都像麻省理工的MITES那么难录取,事实上,在中国学生大多瞄准综合类项目的情况下,有的学术研究型项目的竞争不是非常激烈。对于那些对自己要学什么专业有了明晰的想法,并且希望能够在人数较少的项目里一展身手的学生来说,有针对性地申请一两个学术研究项目,可能会在申请中起到更好的效果。

所以,学术研究型项目适合的人群是:1. 对专业选择非常明确,希望能够参与到实际的研究中的学生;2. 喜欢小班教学,希望在人较少的环境里跟教授有更好沟通的人;3. 有较高的托福分数的学生。

体验型项目

体验型项目,指的是开设的课程不多,重心在于带领学生体验校园的学术文化氛围,以及校外的社区环境,重点介绍基本学科的入门知识的项目。前五十的综合大学里,没有开设综合类的项目,也没有提供学术研究型项目的大学,提供的基本上是这种类型的项目。值得注意的是,文理学院的暑期项目,也大多属于这个类别。体验型项目相对来说时间比较短,比较典型的项目是哥大提供的三周暑期项目,南加大提供的两周和四周的项目,埃默里提供的两周项目,以及史密斯提供的三周或四周的项目。此外,一些有综合类项目的大学,如布朗大学,也会提供周期较短的体验型项目,如summer@Brown,周期比学分项目要短一些,一般是在两周。

体验型项目一般来说对托福和SAT的要求不严格,有的不需要递交托福成绩,有的是则需要达到“与90分相当的托福水平”,通过学生的申请文书来评测英文写作水平。所以体验型项目的一个好处就在于,对分数的要求较低,有利于目前还在冲刺标化的学生申请。此外体验型项目对于那些对自己专业不太明确的学生来说,也很友好,比方说史密斯学院,会更加注重带领这些学生来探索不同的领域,而不是一开始就进入到非常专业的课程中。而体验型项目的弊端就在于,课程的质量有高有低,取决于学校为暑期项目派出的师资,以及教授本身的责任心。所以在选择的时候,需要更多地去关注这些项目的课程以及授课老师,详细了解授课的内容,调查老师的背景,这样才能选到比较称心的项目。

看到这里的时候,读者可能会有点疑惑,看起来体验型项目的门槛要比前面两个都要低,项目时间也比较短,参加这种类型的项目意义是什么呢?答案就是,跟前面两个项目比起来,体验型项目反而是最容易体现学生对学校忠诚度的机会。开设综合类项目的学校的排名很高,对忠诚度也不甚关心;开设学术研究型项目的学校,也往往是在某个学术领域有其专长,如西北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在实际申请中,也不太可能会因为参加了学术研究项目而网开一面。于是如果要把暑期项目变成表忠心的机会,体验型项目是相当合适的。开设这些项目的学校以小规模的私立大学居多,项目的规模也限制在较少的人数,所以跟教授的互动也会比较多。

总结来说,体验型项目适合以下三类人:1. 对某些私立大学或文理学院有强烈兴趣,希望能够在暑期项目里进一步深入了解这些学校;2. 标化考试准备得还不是很到位,还需要继续冲刺的;3. 暑假时间有限,难以拿出六周以上的时间来参加项目的。

暑期学校的录取周期和确认周期

跟暑期学校的类型比起来,它们的录取周期可谓更加多种多样。有拖了一个月都不给回复录取结果的,也有刚递交申请后才几个小时就发放录取通知书的。去年我们AADPS的学员在申请康奈尔大学的夏校和南加州大学的夏校的时候,都创造了最快录取记录,康奈尔大学仅用五个小时就放了录取,南加州大学用了四个半小时。而宾大的夏校和卡尔顿的夏校,则放得非常慢,让人等得望眼欲穿。

录取周期有长有短,这会对入读暑期项目产生什么影响?这就涉及到“学校套路深”的问题了。有的学校,如南加大,会在发放录取后督促学生在一周之内就给出答复是去还是不去,如果一周后还没有答复,就自动取消录取。有的学校给出的期限比一周稍长,如杜克大学,一般是给两周左右的时间,但是本质上是一样的,那就是督促着学生尽早做决定,不给学生在不同学校之间犹豫不决的机会

了解到了学校录取周期和确认周期的不同,就可以在申请的时候,更好地安排自己的申请计划。原则上是,最想去的学校,务必早些申请。相对来说不那么想去的学校,就放在后面一点申请。不要以哪个学校文书简单先做哪个为原则。因为如果这样做了,可能就会被学校套路了,只能选最早放录取的那个学校,而不能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了。

在这里,我们AADPS的老师总结一下放录取比较快的学校:斯坦福,哥大,杜克,华大,康奈尔,南加大,加州伯克利。放录取比较慢的学校有:哈佛,耶鲁,宾大,布朗,卡尔顿。其他学校的录取周期相对来说没有那么明显,比较看运气成分。

暑期项目的这些套路,跟实际申请中的原则还是很相似的,就是为了尽量保证学生能够入读自己的项目,减少招生官的审核成本。了解了这些套路之后,我们就可以更好地准备起暑期学校的申请了。而要知道,拿到了暑期学校的录取之后,你的申请之旅才刚刚开始,你可以开始积极地去联系自己项目的授课老师,用邮件跟他或她套近乎,开始策划自己的申请面试,还有访问除了暑期项目之外的其他学校的行程。申请到了这个项目,并不意味着你的未来就局限于这一所学校,你需要放眼其他学校,尽量多跟其他学校的招生官谈谈,增加自己被录取的可能性。你现在的精心安排,都预示着你会有一个丰富的、充实的暑假。相信我们,这会是你人生中最难忘的夏天之一。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035.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