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拿下对出国党套路最深的美国大学

之前在朋友圈广为传播的微信文章里面有看到这样的论述。

G村录不了

但是我们正有一位学员在“不认识AO的情况下RD阶段直接拿到了Grinnell的offer(而不是off waitlist)”。以下是她的分享。


在2015到2016的申请季里,我经历了一段特别紧张而又难忘的时光,而我在AADPS更是有了一段与其他人都不太一样的经历。在申请季里我从前途茫茫无望到最终被心仪的学校(Grinnell College)录取,仿佛经历了一场如过山车般的旅途,也颇有点“起死回生”的味道。而在这里,我也要尤其感谢AADPS的陈欣老师给予我的巨大而专业的帮助。

比起大多数人早早就成为了AADPS的学员,我与AADPS的缘分却来的晚了些,是在12月,嗯对,你没看错,就是在RD截止日期不到半个月的时候。其实我在高一的时候就有出国的打算,各项考试也安排的井井有条,唯独在选择中介上面不太慎重,导致了后面我申请材料出现一系列问题,受到很大打击。今天毕竟不是来扒中介的哈,所以这里提到这一点只是提醒大家申请季每一步都要走的慎重,要仔细审视自己需要什么,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不要盲目做决定。就是由于这个原因,我在12月份的ED、EA阶段连续失利,目标校保底校纷纷跪掉,终于发觉了自己的申请材料可能出现了很大的漏洞。而这时,我有一位非常善良又优秀的同学给我介绍了她的机构AADPS,今天也要特别感谢这位同学。所以我就带着一堆零零散散的材料和一颗有点崩溃的心来到了AADPS开始了我的“起死回生”之路。在看了我的之前申请材料后,陈老师给出的意见是太过单调,有的地方甚至存在“硬伤”,自己的优势没有体现,小错误却不少,更别提选校也不太符合实际也不科学,这样错上加错导致了之前的失利。下面就让我分几块说说吧。

首先想说说我这一路以来体会到的关于到底如何让学校喜欢上我的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我怎样才能被录取?申请中包括的无非是标化成绩,高中表现,申请材料(包括文书、活动、教师推荐等等)和时不时出现的面试机会。申请季前期,我一直都在纠结于我自己如何变得足够优秀以让学校看上我,可后来才发现,这里面少了一个同样重要的条件就是我如何能与学校更匹配。有时候不是因为你不够优秀学校不爱你,只是你们真的不合适啊!所以,假如想有一个好的录取结果,我自己看来要最注重的两点就是:你与学校的匹配程度与你个人的优秀程度(两点我觉得是不分前后的)。

其实想找个“门登户对”的学校比起如何完美你的申请要简单多啦,就是如何选校嘛。可能我们在申请时还没有太多的专业倾向,但是至少有大概的偏向,是文科还是理科?是偏向于用思辨的方式还是偏向于用数字和公式的方式解决问题?我在选校时就注意到我自己还是偏向于文科的,且偏向于文理学院的整体氛围,比起大U的热闹环境我更喜欢细致化、个人化的教育体验,而且我很喜欢文理学院里自由又精致的气氛。而且就我自己的经历与性格,我觉得文理学院会对我是更好的选择。这里绝无优劣比较的意思,每一个类型里优秀的学校都数不胜数,适合自己的才是最重要的。关于如何判断学校是不是适合自己可以多看看学校的网站和关于学校的资料,慢慢找感觉。

找到了适合的学校,下面要做的就是如何让也学校觉得我们适合它,觉得我们足够优秀去匹配它。这大概就是通过文书、活动、推荐信等体现了。关于文书,我描述了自己一段比较难忘的经历,在来AADPS前我的文书只是描写了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可在陈欣老师的指点下我才意识到这件事情带给我的反思才是最重要的,没有反思文章就显得比较肤浅。所以在短短的半个月里,我以以前的文章为框架,加入了结合当代社会现象产生的看法甚至一小部分由历史得来的想法,而且其中的一些看法可能也与文理学院总体思想的方向比较一致,最终得到了不错的效果。关于活动,我的感受是要“完整”。我们可能在某个方面有特长,但是我们同时也要在其他方面也有涉足(毕竟无论是在哪里的学校,都会喜欢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学生嘛)。我之前的活动放眼望去大多是关于志愿活动,不免显得有些乏味。而在老师的帮助下,我才发现,其实我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计入到活动栏中,甚至是一些平时做的锻炼,参加的运动团队。在陈欣老师的帮助下我一个平时电脑程序一窍不通的girl甚至当起了“程序猿”。在对自己不断地挖掘下,我的活动栏渐渐变得“丰满起来”,感觉仿佛从一个2D的图片变成了一个3D的影像,展现了一个完完整整的申请者的形象。关于我们是否够优秀还有一个硬拼硬的条件就是标化考试啦,人人都躲不过去的东西,其实也是最实实在在完全客观的项目。标化考试固然重要,毕竟是学科能力的体现,可是以我的经历,标化考试一般不是我们是否被录取的决定因素(注意是一般,分控的学校也不是没有啦),学校看重的还是你最完整的形象是否够优秀,或者是否符合他们所需要学生的标准。对于SAT 1考试,我能说的最大忠告是拉长战线,“背好单词”!!!这是来自一个用考试前最后一周时间背下来巴朗3500的人的最好建议。我最后的考试成绩是2100多,虽然不算很高的分数,但是和我申请学校的分数段也比较匹配,所以还是前面说的,合适最重要!申请季里我也遇到了面试,虽然不多,但是却遇到了突击的电话面试,而且问了一些不是很常见的问题,比如“这个世界上你最想和谁对话、家庭对你的意义等等”,对于一个完全没有预告的突击面试来说,这些问题还确实是不简单,所以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我的申请季是一段紧张、独特而又充满了惊喜的经历,在这个阶段中我也遇到了很多帮助我、见证我成长的人,其实每个人的申请季都是这样,我们会在这个过程发现自己身上其实不乏闪光点,这大概也是申请季的魅力之处。在这里也希望即将进入申请季的学弟学妹们可以在即将到来的申请季里遇到心仪的学校,遇到更好的自己。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8486.html

这才是正宗的“极客范儿”

回想起2015年的那个夏天,小X会说他度过了一个“实在不怎么酷”的夏天。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拿着个乒乓球,在自己电脑的摄像镜头面前左右移动,或者上窜下跳,看那个乒乓球在他正在制作的动态捕捉软件“虚拟教练”里的运动轨迹。看着那一个小红点在屏幕上紧紧咬着小球不放,他说自己的心情也跟那个小球似的蹦来蹦去。后来在自己的美国大学申请文书里,他是这样生动地描述这个过程的:“我像个鸵鸟一样,蹲在自己的凳子上,举着个乒乓球看它从屏幕前滑过,或者像个呆子一样,发出阵阵莫名其妙的欢呼声。我的妈妈说,你不是在学编程吗,怎么玩起了乒乓球呢?”

小X的这个动态捕捉软件制作的项目,正是我们AADPS为学员量身打造的众多计算机科学和工程的项目之一。这个项目的起源,说来还相当有趣,我们另一个学员小D在游泳队做教练助理的时候,发现游泳运动员的成绩测量都需要靠人工来进行,在泳池边安个摄像机后,还得人工按秒表,再依靠教练或者助理的经验来判断运动员什么时候增速,什么时候减速。如果是缺乏经验的人,就很难判断出来运动员到底应该什么时候加速,加速到什么程度,是否合理。于是她跟我们AADPS的老师提出了自己的这个疑惑:有没有这样一个app,能够准确地测量出游泳运动员的运动轨迹和速率,然后对加速和减速提出科学合理的建议?

这个建议让我们的老师有了新的灵感,如果采用OpenCV提供的开放数据源,制作一个能够捕捉游泳运动员的动作的软件,应该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对软件编程很有兴趣,并且以后希望申请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小X,迅速地相应了我们的号召,加入到了动态软件编程的项目组中,并且成为了项目的中坚力量。如何捕捉运动员的动作?怎样计算他们的运动效率?如何针对他们的运动效率提出最优化的建议?这几个问题着实让我们项目组里的老师和同学们费了一番脑筋。提出“虚拟教练”这个概念的同学,扛着摄像机在游泳队里拍了一个又一个的视频,好让负责编程的同学更好地理解运动员训练的规律。而编程的小X,则在思考怎样让软件能够更好地锁定运动员的帽子,测量出更精准的游动的速度。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小X拿着乒乓球来模拟泳帽,让乒乓球上下移动,看软件是否能够跟得上目标的移动,看测量出来的数值是否准确。

编程的时候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岔子,不断地修理bug,完善软件,然后继续修理bug,然后继续完善软件,小X的“鸵鸟蹲”也持续了一个暑假,直到申请季开始前的九月份,才算大功告成。虽然做出来的只是Beta版本的“虚拟教练”,但是装到手机上,带到泳池边测试一番后,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还是非常畅快的。这个虚拟的“教练”能够在运动员游完一圈后给出精准的数值,比手动按秒的更准确,还能记录下来运动员在整个过程后加速和减速的时段,这个单靠人眼很难判断得出来。“虚拟教练”为小X赢得了一个软件著作权专利以及最终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计算机科学的录取,也让小D得到了一个更好的游泳训练工具。

在AADPS规划项目里的学员,能够得到许多像小X和小D这样的机会,用科学技术来解决人工无法解决的问题,让生活变得更加便利。这就是我们说的“极客范儿”。技术的真正意义,在于改变身边的世界,这也是美国大学所要发掘的珍贵品质。你是否也有这样的“极客范儿”?是否想要做一些事情,无论是编写一个你自己的软件也好,还是做一个独有的公益项目也好?那么就试着行动起来吧,让你的夏天变得更“酷”一些。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8922.html

我的特别专业——Athletic Training

不知道的同学一定都认为这个专业是运动训练学,但其实AT是Health Care Professional。Athletic Trainer有点像国内俗称的队医,是sports medicine team一部分,与physical therapists, physicians, coaches一起工作,为运动员提供更安全的训练生活环境。

AT主要负责每赛季初的体检,运动员伤病的治疗,和一些康复性的恢复训练。他们是运动员平常接触最多的人,也是最信任的人。我们平视看过体育比赛的同学们都知道,一旦有运动员在场内受伤,他们会在场内接受治疗,那些医疗师们就是我们所说的Athletic Trainer。

在美国,AT算是个比较小众的专业,因为相对来说知道的人比较少。在俄亥俄州立大学,AT program每年有70多个人申请,但是只招30个人。我们是个3 year program,大一一年是用来读所有的prerequisite课程然后申请进专业的,这里的申请和大学的申请是一样的,要填表写文书面试。专业课程从大二开始,要开始学习一些诊断,包括实操。大二的clinical是在校内的,每周要跟着学校的校队一起。大二这一年每个学生要跟3个不同的运动队,比如上半个学期跟橄榄球,下半个学期跟冰球和篮球。大三继续学期专业课程,并且clinical是一学年跟一个运动队,比如大三一年都在田径队。大四的专业课程相对比较少了,但是与此同时clinical变到了当地的高中里面。而且大四要准备下半学期的BOC考试,考过之后就是certified Athletic trainer了,也就是可以上岗就业了。以下是AT专业课程一览:

总而言之,AT这个专业是比较上手实操性很强的专业,对于graduate school要学医或者physical therapy,occupational therapy和physician assistant的同学来说会是个不错的选择。我自己是pre-physical therapy,简称PT,意思是物理康复师,所以AT让我更熟悉clinical settings,在shadowing别的PT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紧张,也能相应的理解治疗康复手段等等。但同时读Pre-PT和AT是很难的,因为PT的graduate school也有很多的prerequisite:

比如general bio(两门课), general chem(两门课), general physics(两门课), stats, psych等等。加上AT本身的专业课,不上summer school是很难在4年内毕业的。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1904.html

密歇根大学Ross School of Business留学干货

我叫LYZ,是陈欣老师在新东方时候的学生。作为一名在美国密歇根大学读书的大三学生,我还是很以我的学校为自豪的。我现在正在攻读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的商学本科和文理学院精算数学的双学位。双学位学分很多,所以我需要四年半才能毕业。密歇根大学和罗斯商学院为我带来了很多,但也有不少中国学生会不适应的地方。在这篇感言里面我会简单介绍商学院的资源和中国留学生有可能会遇到的问题。

学校概况

密歇根大学是美国密歇根州一所大型综合性公立大学,以工科和商科闻名。一共有三个校区,我现在介绍的是我所在的安娜堡分校,也是最好最大的一个分校。安娜堡分校有两个校区,工院和艺术学院在北校区,文理学院、医学院和商学院位于中校区。罗斯商学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 Stephen M. Ross School of Business)是一所世界顶级的商学院。因为纪念美国房地产大亨Stephen Ross对其的杰出贡献而命名。它涵盖了商学本科和MBA项目,在最新的世界本科商学院排名中高居第四。这所商学院有自己独立的一栋楼,虽然外观恢弘大气,但是现代的建筑风格和学校其他建筑可以说是格格不入。我们入学的时候商学院的楼还只有现在的一半面积,后来又建了一幢新的楼,并且把两个楼连起来,才有了现在的规模。商学院和中校区其他学院的建筑挨得比较近,一般都能步行过去。学院楼里面风格非常现代,美观。一共有六层,一层有一个能够容纳500人的大礼堂,美国很多知名企业家和投行高管都曾经去这里发表过演讲。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教室之外,Ross里面有上百个小型的自习室,一般需要提前在网上订,一个人每天只能订1-2小时,可以用作短时间的学习或者面试的地点。商学院也有自己的食堂和健身房。总体来讲我对学院的整体环境还是非常满意的。

课程分配

罗斯商学院的课程设置基本分为必修课和选修课,必修课每学期有6-10分左右,选修课可以根据自己想要从事的方向选,但是大部分选修课程都要求上过几门必修之后。必修课设置全部偏向企业管理和商务交流。比如大二上要上的BA200(Business Administration)就会请来企业家或者投行高管来演讲,题目经常是如何自己成为企业家,公司内部的内控管理是怎么样的,或者如何从公司里脱颖而出等等。这个课程同时还会有帮你修改简历和cover letter的workshop,很实用。但是我自己感觉也有些必修课程对于中国留学生来讲非常困难。不是说学知识方面的困难,而是最开始对美国文化环境和英语的不熟悉导致的。比如说有一个必修课叫做Business Communication,每次上课记每个学生的发言次数和内容,要求在所有同学面前做即兴演讲和mock interview,最后的final project是一个大的演讲。中国学生尤其是高中不在美国读的或者对英语熟练度没那么高的刚进去会及其不适应。毕竟很多人在别人面前讲自己不熟悉的东西会紧张,也没有特意练过制作PPT,然后他们的英语演讲水平就确实很难跟美国人比。总的来说,进入商学院之后最重要的就是熟悉美国文化,习惯和美国人的交流与配合,习惯他们的思维方式,然后自己要勇于表达,练习口语。

商学院中一共把本科商学位的选修课分为四个方向,分别是金融(Finance)、咨询(Consulting)、会计(Accounting)和市场(Marketing)。金融方面的课程涵盖最广,也最适合中国学生。可以选的选修课程有外汇、股市、债市、风投、私募、公司与股票估值、房地产、算法交易等等很多项目。每节课程质量都相当的高,因为教授总是会讲清楚概念,然后用real world situation来让学生明白每一个概念在美国金融市场上的应用。比如我之前上过的股票投资的课,老师用了巴菲特的portfolio来解释一个价值模型,并且解释了在这个模型下为什么巴菲特会选择这样建立他的portfolio。同样的例子有很多,比如说我们的外汇课讲到什么因素会影响两种货币之间的利率,老师用了人民币作为例子,用中国的环境、发展前景和金融体制来解释了为什么人民币会相对于美元贬值。我觉得金融课相对来讲比较适合中国留学生,是因为金融课要用到不同的数学统计模型和公式。同时要用到方差,协方差等等美国学生经常搞不懂但是国内学生用起来很顺手的统计概念。虽然公式比较多,但是明白了公式怎么使用之后就能很轻松的拿A或者A+。

除了金融之外的三个大方向中,会计属于金融的基石。上金融课之前老师都会要求上一门财务会计课程。会计课分类也比较复杂、财务会计、管理会计、税务、审计等方面应有尽有。课程构成也比较简单,大家都先上两门入门课(财务和管理会计),然后你想走哪个方向就选那个方向的课程。课程上计算最终成绩基本只有出勤(attendance)、小测验(quiz)、考试(exam)和一个project。Project会要求你和随机分配的组员一起完成对一个美国上市公司的会计数据的调查分析。咨询的选修课相对来讲比较少,因为咨询很多东西都是要自学的或者需要经验的。选修课的话会教给你一些对公司现状的分析方式,以及应对一些不同的困难时的解决方式。自学的要求就很高了,因为毕竟每一个case都要结合本公司独特的资源、环境与问题来解决,一个大的公式是行不通的。在这里学生一定要注意自己读case book,看大企业自己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是怎么解决问题的,然后把他们的事迹套在自己客户公司面对的问题上面。说实话我觉得我上过的咨询必修课并没有什么用处。然后就是市场。因为我自己的专业的缘故,我对市场这方向不是非常熟悉。市场的课程会介绍一些常用的推广手段,对目标人群财力和心理的分析手段,和面对不同市场应采取的不同策略。对广告创意和制作感兴趣的同学可以选这方面的课程,但是以我的经验我非常不推荐中国留学生,尤其是没有绿卡的学生选择这个方向。毕竟marketing的工作都需要很好的创意和口才,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就是marketing的工作几乎都不sponsor,就是说不是美国护照或绿卡的人很难有机会从事这个工作,因为他们不会给你办工作签证。

总体来讲,每节课程里面几乎都有需要团队小组4-6个人一起配合完成的project。工作量很大一个人不可能都弄完。这时候就需要跟组里面的美国人好好交流。有些学生会经常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不去开会,不干活。所以一个好的group leader和好的交流就非常重要。课程完结之前会有组员互相打分的环节,这个很重要,因为如果所有人都给你打低分的话你project的总成绩是要被扣除非常非常多的分的。所以说你不能一味蛮干,还经常需要跟其他人打好关系。这也是我觉得Ross课程设置理念里最有意思也是最困难的一环。我就见过一个美国人,最后的评分成绩是0.15/10。然后基本整个project就0分了。后来他开始跟组员撕逼,还要跟老师告状,等等等等,很有意思。

工作前景

罗斯商学院的工作前景相对很多理工专业还是比较好的,但是对于中国留学生来讲也不容乐观。本科学商的同学毕业之后直接读研究生的比较少,大多数选择了本科毕业直接参加工作。学院提供了不少帮助你找工作的资源。课程设置中有让高年级学生帮改简历,或者教你应对面试等等的技巧。课外的资源更加丰富,比如庞大而发达的校友网络,比如说大部分有名的投行都会在秋季学期来做presentation。一般介绍他们投行的主要业务,客户,薪酬等等基本信息。之后学生可以自己和投行来的人进行networking,比如要他们的邮箱信息,然后私下在进行交流。商学院也有自己的career fair,每天早上的networking hours会有公司在楼里面摆摊。总体来讲学院提供的资源还是非常多的。但是这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学校不会提醒你参加任何一个活动,所以查询每天有什么活动,怎么利用好学校的资源就变得很重要。学生每天一定要去网站上面看公司presentation的日程,提前计划好准备的材料和问题。更重要的是,对中国学生来说,networking总是一个找工作中最难得部分。不仅仅是需要自己在网上寻找公司里面你们学校的校友的联系方式等等,尤其是对我这种不愿意跟陌生人套路套近乎的中国学生来说,与无数不同公司的recruiter打电话发邮件推销自己或者建立联系其实非常困难。这个东西花费的时间非常长,所以需要学生大三上学期尽量少安排课程。

对没有绿卡的中国学生来讲,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大部分好公司都不愿意提供sponsorship,毕竟帮助你办工作签证要费钱,而且还面临着抽不到H1B的问题。所以你基本一开口说你是国际学生他们就拒绝和你聊下去了。第二个问题就是沟通中的英语水平问题。比如简历和cover letter里面不能出现任何错字和语法错误,否则直接垃圾桶。发邮件也要认真的检查每一句话。最后对我来说,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国与美国的文化差异。面试的时候面试官不会上来就问你问题,而是会从生活方面入手。比如说上周末密歇根的橄榄球篮球赢了谁等等。这就要求学生对美国文化和体育有足够的了解。中国学生往往不了解他们要入手的点,从而失去进展到下一步的机会。对我们来说,商学院的resources还是非常丰富的,但是怎么完全利用好它找到工作,对中国学生而言是非常非常难的一件事情。


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总体而言是一所非常优秀,也很偏实干的大学。他有美国商学院中最发达的校友网络之一,有含金量很高的金融或咨询所需要的课程,也有找工作需要的一切资源。但是如何利用好这些课程和资源是对于学生而言最大的挑战。进入商学院只是第一步,但是如果你能被选中进入这所商学院,还是很大程度上能证明你的能力和前景的。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1816.html

常春藤第一年教会我的事

随着长达7个月的伊萨卡冬季的结束,我也在康奈尔大学度过了我的第一个学年。概括一下我最大的收获,应该是获得了一种“不用怕”的心态吧。

到了国外以后,面对的选择骤然增多,而承担一切结果的人突然只剩下自己一个,选择时的犹豫与害怕便愈发凸显出来。拿选课说起,康奈尔大学作为一个大型的大学,分设7个学院,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的课程,学院之间也可以互相选课,170个研究主题,每个主题下再分设课程,选项之多之眼花缭乱非常容易让人眩晕。我入学前格外紧张,费尽心力排好课表后拒绝任何改变。整个学期过的兢兢业业,不敢放弃或者随意更改任何一门课,简直紧张到变形。结果到了第二学期,自己实在对同时面对哲学和文学两门文科力有不逮,只得中途放弃掉文学。当时十分纠结,害怕自己作出错误的选择。因为少上了一门文科课,我先前的计划被完全打乱,只得重新制作课表。不过在一遍一遍的改课表中,我也意识到其实改变,不断作出选择才应该是生活的常态。过早的将自己拘束在既定的轨道里,便相当于忽视了成长的意义。更不用说因为害怕意料之外的结果而不敢做出选择。有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个心态以后,我发现我反而更能充分利用学校的资源,多发掘自己的潜力,多加尝试与挑战。现在我在为到底双专业什么发愁,不过应该算是甜蜜的烦恼了吧。

同样将生物作为我的主专业也是一个重要的选择。生物涉及到很多方面,包括动物,植物,微生物,生物化学,基因,生物统计等等。相对于计算型理科来说,生物有很大一部分是需要记忆与背诵的,同时还包含许多实验部分。学习生物的过程中也是百味交杂,尤其是这学期我选了一门自学生理课。整个学期没有老师讲课,一切全靠自学,然后通过每单元后的口试,笔试,实验报告,解剖考试,和期末考试分数来决定最终的成绩。当我第一次独自面对一整只即将被“研究”的小老鼠时内心是非常崩溃的。而且相对应的课业压力也非常的大。由于我的拖延症晚期,最后一个单元,一共40多页书,是在两天之内赶工考完的。当时在图书馆最高层挑灯夜读的时候内心充满了绝望与悲伤。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这门课学下来成就感无与伦比,因为我们比普通的生理课,多了许多解剖的内容,还锻炼了自己口语表达科学概念的能力。每一次做出选择,自是有相对应的结果。或许我选择了普通的生理课,我可以学的更轻松,成绩会更好,然而通过自学,我觉得我获得了更多单纯听老师讲课所无法得到的体验。只要做出选择后努力享受过程,争取做到不后悔,我觉得选择本身或许也就不是那么得充满不安感了。

实验室,兼职的申请,社团的加入,参加社交活动结识新朋友,与陌生人组队完成项目,约见教授剖析自己文章的漏洞,报名参加重大的比赛,尝试全新的体育运动,以至于宿舍的选择,课程的选择,校园及校园周边的熟悉,都可以在“不用怕”的心态下被很好的解决。有一点“随遇而安”的感觉,更理科一点说,应该是适应能力增强的体现吧哈哈。也没有说很多具体的东西,因为感觉大家都很厉害,操作完全不成问题。但想到我初到学校时紧张,兴奋,不安和失落的心情的起起落落,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这种“不用怕”的心态吧~最后想起了我在离开北京机场最后一条朋友圈“再见”的下面,一个姑娘给我的留言,她说“天下之大,四海为家。”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1807.html

没有去到梦想的美国大学,怎么办?

小R是陈欣老师所指导过的诸多学生中最兼具学术兴趣和能力的一位。这一次非常高兴有机会能请到之前顺利转入康奈尔大学的他分享在转学过程中经历的种种酸甜苦辣。无论你是正准备申请,还是即将赴美,相信都能从中得到启发。


2014年春夏,北美各大学逐步开始发布自己的录取结果。由于13年的各个标准化考试的分数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上浮趋势,很多同学都没有申请到自己心中理想的大学,而我也是其中之一。应该就是在那时,我和我很多的朋友一样,打算转学,逃离那片玉米地,逃离自己心中的挣扎与彷徨。一年后,拿到了新的大学的录取后,再反观自己的一年,倒也有了一些新的感触。

首先,最根本的问题:如果没有去成自己的梦校,到底有没有必要transfer/gap?俗话讲人往高处走,想通过transfer/gap来进入梦校这个想法并没有太大问题,但是你我如何知道梦校就是自己的best fit/自己要去的学校就不是自己的best fit?对于大部分留学生,能一一参观自己将申请的美国大学已是奢望,遑论分别去各个大学上summer session,更深体会学校风格和校园文化。我感觉咱们高中选大学和Tinder没什么太大区别——几张照片一句话,你先往右划,大学再往右划,boom,Congratulations! 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讲一个学校就不是自己的fit。

就拿我自己在UIUC的经历作为一个例子。Quad Day那天,我对UIUC的印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挺喜欢汽车的,看着路边停着的一排车,E39 M5,保时捷944,涡轮nb Miata,两辆S2000后,我发了疯似得找那些车主。最后发现车主们全是Illlinois的学生,他们汽车爱好者们组成了一个club叫Illini Auto Club。从Rantoul废弃机场的autocross,到暴雪怒开车去芝加哥看车展,到修那辆永远都没钱没精力修好的宝马E21,再到平常时不常的闲聊吹水,他们给我展示了一个汽车文化的新的维度——在中国,汽车文化是二维的,大部分你我皆为键盘党;而在车轮上的国家,汽车文化的维度早已超出了多变量微积分例题的维度。另外一个则是uiuc的Formula SAE队,叫Illini Motorsports。Formula SAE的一些细节我就不说了,除了在两个club中获得了很多的上手实践的机会,更重要的是,我能够fit in。除了UIUC和UMich,大概这两个club很难在另一个大学里求全吧。从这个意义上讲,UIUC和我很match。

再回到正题。也有一些有转学意向的同学和我讨论,关于上什么课啊,怎么搞活动啊,之类的问题。我的观点是,应该明确大学四年想得到什么。是想得到一个印在某藤校抬头纸上的graduation certificate,还是想利用四年在一个开放的教育环境中尽可能开拓自己的视野,这两个目标的做法是截然不同的。如果心中有一个对自己大学的期许,那应该做什么也就豁然开朗了,不需要我在这里瞎说八道了。对于我自己,大一一年教会我的,缩成一句话,就是trial & error。多去尝试,多与人交流,不要畏惧失败。正如美国最美校车司机Ms. Frizzle说,take chances, make mistakes, get messy!

我转学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陈欣老师的帮助。我跌跌撞撞地拜托陈欣老师做我的文书辅导,过程也是蛮有意思的。最开始听说过AADPS是在2013年底,当时自己在网上瞎翻腾关于文书的网站,撞到了陈欣老师的博客。里面的内容虽然有道理,但奈何当时本科申请文书已经进入了扫尾阶段,便没有深研究下去。2014年5月中,申请结果出来,并不理想。翻起了半年前的书签,又看到了陈欣老师的博客,试着打了个电话,交谈甚欢。陈欣老师的许多观点我都很认同,而陈欣老师偏理科的知识背景也与我的专业很契合,给我提供了许多申请外的事物的见解。和同学吹牛x吹到高潮时,我总是找任何机会抖搂出这句话:making decisions is as logical as it is visceral。哈登不知道突破到禁区是要打一分还是打两分,马尔多纳多不知道又将在何时与何人的赛车亲密接触,薛定谔打开盒子前也不知道猫是死是活。好多事情开始并看不出端倪,得走着瞧。寒假结束后,与陈欣老师商量好后,开始写文书。我写完初稿,陈欣老师提建议给reference,我继续改,如此往复十余遍。不得不佩服陈欣老师的能力,语言和专业知识很厉害以外,能忍受我写的垃圾我已心生感谢。最后五月,收到了一封轻飘飘的邮件,这点事情算是尘埃落定了。

最后,也许有人想问我,那你为什么想转学呢?或许是希望周围有更多大神来交流,来互相激励?也或许仅仅是因为自己的那点虚荣心?我也没有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答案,我会用大学生活来逐渐地回答我这个问题。最后祝陈欣老师能够帮到更多的同学们,也祝各位和我开心地度过大学时光。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8943.html

学霸是如何进入UCSD的

这是一位对生命科学充满着热情的学员,在赴UCSD之后给AADPS陈欣老师的一封邮件,回顾了她的申请历程。以下全文转载,无删改。


“子艺是科大附中的呀,那我们还算半个校友哟!我是科大的……”

第一次和陈欣老师见面,是在2013年的夏天。

考完SAT不久,我和爸爸一起从合肥来到北京与留学文书老师面谈。临走之前,我对他做足了功课: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标准理科男,却有着不凡的英语文学水平,高效,执行力强……了解了这些,陈老师以一个高冷的学霸形象在我的脑海里呈现出来。

正当我纠结于如何与这样高级的老师交涉沟通,他的开场白一下子解除了我的担忧。尽管如此学霸,陈老师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在近一年的合作中,我渐渐认识了这个学富五车却平易近人的师长,我们的每一次合作接触,都让我对他的敬意更添一分。

去北京之前,我更担心的就是留学文书素材的选择。不像其他经历丰富的同学,从小到大,我没有参加过大型活动,没有得到任何奖项,甚至连校级的竞赛都没有尝试过——我更乐于在自己的世界里畅游:观察世间万物,聆听自然的旋律,思考事物的联系……但是,但凭这些,如何能写出精彩独特的personal statement,和学校单独给的essays呢?

陈老师一点儿也不担心。

他以和我聊天的形式,慢慢了解了我的生活和性格,并在聊天中,敏锐地发现我的独特之处——对生物生态环境格外地好奇与关心,以至于初步计划是本科major in Biology/Ecology。从这个角度切入,陈老师又与我进行了一次长谈。在这一过程中,我不止一次地观察到,陈老师的分析逻辑严谨,却又有着超常的发散思维。很快,一条清晰的主线,在陈老师的引导下显现了出来:从小与自然世界的亲密关系,后来沉迷于标本室里的各种动物;之后,为了探索更多,自己模拟生态系统,观察动植物的活动;为了了解水质污染,自己去河道采集样本分析……一个热爱生物与自然的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将内心对万物的好奇与热情,转换为一股强烈的责任感。

经过后续的邮件联系,我们最终将文书的主题定位为:成长过程中,我对自然态度的转变与我本身的成长。我们根据这个主线,在大文书的五篇题目中,选择了describe a time when you experienced failure。陈老师巧妙的将这里的failure安排成我模拟生态实验中的失败,而不是一般人刻板印象中成绩或比赛上的失败;而失败带给我的,是科学上的经验和对生态圈情感态度上的成长,让不是老生常谈的人生领悟。这样的构思着实令我惊喜。

更令我意外的,是陈老师无尽的耐心和细致。

我是完美主义,而陈老师比我还追求完美。一篇文书从初稿到定稿,要改无数次,每一句话的表达,每一个词,哪怕是一处标点,我们都在一起讨论,商榷,最后共同决定。

文书准备的过程,让我和陈老师成为了默契的朋友,而作为朋友和师长,他带给我的远不止几篇精妙的essays。

今年全国的录取形势都不好,ED Cornell被delay了,而其他EA学校也迟迟没有出结果,零offer的状况让我一度陷入消沉。然而,陈老师却始终鼓励我,发邮件给我,告诉我:一切都甚至都还没有开始,不论结果如何,现在放弃都是不明智的。他的精神感染了我,我们又一起行动起来。在陈老师的帮助下,我建立了一个专门帮助高中生预习美国大学生物课程的网站,并将这个项目update给了申请的学校。

寄出update没几天,我就收到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热情洋溢的offer,当时在黄山顶上接到电话,感动的几乎要哭出来。

建网过程中,陈老师给了我大多数的技术支持,从最基本的域名注册到后来的服务器维护,甚至还有突发状况的紧急处理,他都很拿手。不得不说,作为一个文书老师,陈老师还真是十项全能……

后来我又陆续收到了UCSD,华盛顿大学等等一系列生物牛校的offers,而我和陈老师的合作也在这样一个圆满的结果中圆满的结束了。我们由此成为了长久的朋友。

这一年,从性急焦虑到严谨淡定,我成长了许多。陈老师不仅带给我帮助和鼓励,更用自身的行动向我展示了,什么叫“用心做事”。我想,这就是留学申请的意义所在吧,最后的结果远没有争取的过程重要,而结识一个真正用心的师长,能在他的帮助下顺利地一步步往前走,一步步走向成熟,便是这个成长年,对我而言,最幸运的事。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8900.html

【工程与计算机】为游泳运动员打造智能教练

近年来,美国大学的计算机(Computer Science, CS)和电子工程(Electrical Engineering, EE)专业录取要求随着申请人数的增加逐渐水涨船高。但另一方面,国内的相关工程教育却基本是缺位的。为了弥补这种差距,陈欣老师在过去的几年里,通过我们的规划项目辅导了一批学员。通过身体力行的学习利用专业知识解决生活中的问题,他们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区。事实证明,学校对这份努力也是相当认可的。

为了帮助到更多的人,陈欣老师在此整理一些往年的成功项目经验,并同简化过的项目源代码一道与大家分享。希望能够抛砖引玉,给同学们一些思路和帮助,为之后的申请助一臂之力。毕竟短期看,CS/EE是在美国本土就业的捷径,能够较为迅速的收回教育投资;长远看,CS/EE的相关技能也能在诸多行业里起到点石成金之效。

问题

AADPS的一位学员是市游泳队的成员。她利用暑假时间在国家游泳集训中心给教练帮忙。日前,世界大多数国家都使用视频录像的方式分析游泳运动员的训练情况。诸如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已经启用了先进的智能教练系统,自动根据摄像头和可穿戴设备等实时得出训练数据和反馈。而中国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需要人工来对视频进行标记。一些关键的节点和动作环节还需要一帧帧的慢进比对,是一项耗时耗力的工作。在这上面花了两三周之后,我们的学员感觉确实是一个挑战。

那么是否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呢?

工具

C++语言

C++是一种通用编译型高级计算机语言,同时提供面向过程和面向对象的编程特性。C++保留了其前身C语言的绝大部分功能,因而提供了与底层硬件直接交互的手段。同时,其也是一门高效的现代编程语言,在桌面程序、服务器应用、高性能应用和大型游戏等方面均有用武之地。

OpenCV


OpenCV是一个原本由英特尔俄国研究中心开发的实时计算机图形学函数库。目前,OpenCV是最有影响力的跨平台开源图像处理工具,可以实现导航、人机交互、手势识别、增强现实、人脸识别、运动追踪等先进功能。

Microsoft Visual Studio


Visual Studio是微软公司的集成开发环境(integrated development environment),用于Windows平台上的软件开发。目前,Visual Studio主要支持C++,C#,Visual Basic等语言的开发、调试和部署。Visual Studio为个人开发者提供免费的社区版本可供下载

原理

RGB颜色空间与HSV颜色空间

我们都知道视频是一连串图片的组合,而图片是以矩形排列的一系列颜色点的组合,专业术语称为像素(pixel)。对于计算机而言,所有的信息都是以数值的形式存储的,像素也不例外。当然,事实上有至少一打不同的储存颜色的方案或模型,我们称之为颜色空间(color space)。

对于一般人而言,最好理解的颜色空间是RGB,即是红(Red)绿(Green)蓝(Blue)三原色的组合。我们所有电子设备的彩色显示屏也是基于这种原理工作的,通过三原色不同强度的搭配以组合出千变万化的色彩。但是对于计算机图形学而言,一个更方便的颜色空间是HSV,即色相(Hue)饱和度(Saturation)明度(Value)。色相是色彩的基本属性,直接对应着整个色谱。饱和度是指颜色的纯度,值越大颜色越纯,反之则变灰。明度是指色彩的明亮程度。下图的圆柱直观展示了HSV颜色空间。

通过一个不太复杂的算数公式,两个颜色空间可以互相转换。那么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要用到HSV呢?如果掌握一些线性代数知识的话会能很方便的解释。事实上,RGB到HSV是一个线性空间的旋转,把本来均匀分布在三个通道中我们所感兴趣的颜色特征信息一一抽取出来,以方便我们更好的操控和处理。如果从实践出发来讲,我们需要利用OpenCV提供的滑块条(trackbar)来减小干扰并最大化覆盖识别区域。调整HSV是有很明确的顺序的,先调H就能迅速的定下大范围,然后再接着S和V。但是如果是RGB的话,基本上调哪个可能都差不多,这就不太方便了。

图像处理算法

侵蚀(erode)与膨胀(dilate)


erode函数必要的参数有三个,分别是输入图形、输出图形和核心(kernel,这是一个数学概念。通俗讲可以理解成画笔的笔刷大小形状)。erode的作用,就是当且仅当输入图形的像素周围能完全覆盖核心时,才保留该像素,否则则把像素从图形中抹去。这样事实上造成的效果就是,如果输入图形还没有核大,就会整个被抹掉。如果输入图形本身比较大,周围则要被切掉一圈。


dilate其实是erode的反操作,函数所接受的参数核erode相同。dilate则是只要核心能沾上一点输入图形的边,核心所覆盖的范围就都在输出图形里。事实上造成的效果就是,输入图形要被扩大一圈。

在我们自己的应用里,使用了一次侵蚀和两次膨胀。侵蚀是希望把微小的噪点直接抹去,而膨胀则是希望把水线整体连接起来,减小后续操作的运算复杂程度。这些操作也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识别点,让它不会因为一些噪点或者抖动而满画面乱飞。当然,目前这个还是有很大的优化空间。

寻找轮廓(findContours)


findContours必要的参数有五个,分别是输入图形、储存轮廓的二维数组、轮廓之间的包含/并列关系(hierarchy),专业术语称为图像拓扑结构(image topology)、工作模式和近似方法。

当然我们这边其实用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来寻找分界点——我们只是在过滤掉一部分目标区域以外的元素后,在红水线所有的轮廓里面找最左边的值。这个同样有非常大的优化空间,比如我们该怎样利用一下拓扑结构信息来分别同时识别出上下两根水线甚至是多根水线的分界点呢?

示例


上图展示了项目源码实际执行的场景。最上面第一个黑白窗口识别出了红色的水线,第二个黑白窗口识别出了黄色的水线。最下面显示原始视频的窗口用准星标注出了两色水线的分界点。

为了正常运行示例,需要安装OpenCV(可以在源码目录里直接下载)和Visual Studio Community 2015。然后需要按指示把OpenCV的安装目录设置为环境变量。

源码本身已经完成了额外的设置。但是具体说来是这么几项:

  • 额外的OpenCV C++头文件包含目录
  • 额外的OpenCV静态库目录
  • 链接静态库opencv_world320.lib/opencv_world320d.lib,分别对应release和debug
  • 动态链接库opencv_world320.dll/opencv_world320d.dll置于程序目录中,同时还有opencv_ffmpeg320_64.dll用于视频解码

思考

  1. 目前来说,视频分析的工作是在个人电脑上进行的。是否可以进一步把相关程序集成到平板乃至智能手机应用中,在游泳场馆里一步完成实时的录像和分析?
  2. 为了提高视频识别的精确度。在录像时我们能进行哪些改进,比如特殊的水线,运动员泳帽的颜色,亦或是对手持录像设备用户的一些引导以确保录制视频的质量?另一方面,目前识别的算法能否能继续改进,排除可能的干扰元素、抖动和噪点?
  3. 我们已经对视频中的元素进行了识别分析,那么怎样较为精确的把视频中的坐标体系换算成现实物理世界中的各项运动数据?仅通过视频我们能够提取哪些数据?在辅以可穿戴设备的基础上,我们还能取得哪些数据?通过这些数据,我们能进行怎样的分析?
  4. 假定我们已经针对每位运动员收集了完备的训练档案。通过运动员之间的比较,和某位运动员当前数据与历史数据的比较,能得出哪些的结论?对训练有何帮助?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分享的案例,欢迎大家登陆网站后下载项目源码,通过实践来加深理解。简单的疑问可以评论在文章下,陈欣老师将会在有空时予以解答。如果对我们的服务项目感兴趣,希望获取陈欣老师一对一指导的,可以加上老师的私人微信zipspeed。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9965.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奇迹是如何造就的

收到被pitzer录取的消息是在从去考场的飞机上下来的时候。去Claremont Colleges是我在暑期定下的目标,但因为今年自己在一些方面差强人意的表现,同样在美读书的哥哥听到这个消息后告诉我这是个奇迹。现在去想,对我而言,这确实算上是奇迹。一个我的老师和家人造就的奇迹。

高一决定出国读本科时,我就结识了陈老师。那时的我英语基础比较渣,在校期间陈老师对我英语的指导对我后来脱产后起了很大的帮助。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成立了第一个字幕组。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组织这种活动算的上一件新奇的事。可这样的新鲜感和激情在大家在群里谈天说地几天以后很快被冲淡,我们并没拿出太多作品便不了了之。在来到北京学习准备各种考试的期间,陈老师再次帮助过我筹备过这类活动,但可能这并不是自己心之所向,往后也没有取得显著的成绩。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物种--蜘蛛。细致些说是捕鸟蛛下的一个属。

早些时候,我就认为这个物种具备一种特殊的美感,无论从色泽或是体态上。通过我日后更多的了解,不仅是蜘蛛,大部分的节肢动物都是无法群居的。除去在雨林生存的树栖类因为环境所迫经常相遇而不得不共存的特性,大部分捕鸟蛛都会自相残杀。做为比较低等的节肢动物,这种现象不足为奇,但一个只存在于索科特拉群岛的种类不同的表现使我产生了兴趣。这个后来被国内玩家们称作”梦幻“的物种,不仅有迷人的体色,同时还具备能够群居的特性。与其说能够群居,倒不如说这是个只能群居生存的物种。其他属的捕鸟蛛,在雌性蜘蛛产下卵包之后,她会在合适的时候自己打开卵,而后幼体会四散开来各自为生。但梦幻的幼体不具备自己生存的能力,因此在打开卵包后雌性蜘蛛会为幼体们提供营养液。即使在幼体步入成年阶段,它们仍可以和睦相处。它是目前唯一可以说拥有半社会性的捕鸟蛛。

因此我决定自己饲养几组来观察记录,在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陈老师后,也得到了老师的支持,并且帮我搜集了很多资料。这对我后来的饲养起了很大帮助。此后,在国内外的论坛上我也开始发布自己的饲养历程,在这期间,国内在这些领域的前辈们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甚至让国内的爬宠文化走出了国门。直到现在,这都成为了我的一种兴趣。同样的,在这样一个圈子里我也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人。这些人,他们也一直在推动着国内外爬宠领域的进步,在我有幸能和他们交流的日子里,对这些前辈们感到由衷的敬佩。

这些活动之外,后来申请期间在文书方面,老师们也同样给予了我各式各样的帮助。现在想来,我确实因为个人原因给老师们添了很多麻烦。因此在我拿到这份offer的时候,也明白了这是老师们帮我完成的一个奇迹。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9890.html

我与WUSTL的那些事儿

前一天的夜晚还在陈老师这一遍遍改Rice的文书,第二天清晨就收到了WUSTL的录取。一时间有点恍惚,就好像气喘吁吁赶到机场,准备好了误机,甚至都看好了改签哪趟航班,结果值机柜台的姐姐温柔地来了一句“给您免费升舱吧”。于是,还没经历申请季似乎该有的辛酸与泪水,一切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完结了。

很高兴,终于能回到自己暑假过后就一直心心念念的学校。只是要在向亲朋好友报喜的同时,告诉他们我的大学不是分校,不在DC,不在Seattle,最好还能附上一篇百度百科。WUSTL是一所闷声发大财,不喜张扬的学校。它在大平原上安安静静地守着自己的一隅小天地,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却从不向外人吹嘘。它在中国的名气可能还不及普渡,然而就是有这种魔力,让我待一个月,就想在那里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

回顾我的申请季,第一次和陈老师见面是去年冬天。聊完之后,我发自内心觉得愿意一起努力——我特别喜欢那种能在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和一个人聊得很深入的感觉。和陈老师的谈话,说是聊文书,其实更多的是聊我将近20年走过的路。我说出我所有经历过的快乐,如何从小就喜欢上火车,然后火车如何一路伴我长大,称为我人生轨迹的一个重要的线索。我会说出我经历的挫折,如何因为不会和同学相处曾经差点落到在班上没有朋友,又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困境。在浩如烟海的记忆中,陈老师捕捉到了一些能体现我的性格的点,和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从而大体勾勒出我这个人的样子。我喜欢到处跑,喜欢折腾,喜欢和人交流,同时又向往那种能潜心研究,安静学习的环境。我动静分明,向往自由、机遇和变化。在陈老师的引导下,我第一次从高处俯瞰了我的曾经,想明白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于是,我们之后所有的规划,都基于这些展开。我的特点适合的学校并不多,因为这需要大U和文理学院风格的结合,但是陈老师还是给我列出了许多我原来可能都没听说过的学校,并逐个讲了关于它们的各个方面,WUSTL是其中之一。我对于美国大学的大体印象,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我那会儿school research的水平还停留在官网首页美不美上,所以还需要依靠老师的建议。春天的时候,陈老师提议让我去尝试一下WUSTL的夏校。虽然我还不知道它能给我带来什么,但看它时间最合适,而且有学分,再加上有两个班上的小伙伴一起,于是没想那么多就上了飞机。

长者说得对,人的命运有时不可预料,不仅要靠自我奋斗,还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现在想来,我在之前交谈中被总结出来的许多特点,都在夏校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我在那边上了两门课,一门是自己还没接触太久,但兴趣盎然的语言学,另一门是自己接触了很久,但已经有点失去兴趣的生物学。当时我和陈老师研究决定,语言学差不多好好学,拿个好成绩就行,然后在生物课上好好表现,争取能用自己生物做过科研的优势,赢得教授的好tui印jian象xin。刚到那的时候我的确是这么准备的,可是一周后发现,生物教授是个医学院的大忙人,班上25个学生,上课发言机会相对较少,每周一次5分钟的汇报也很难表现得突出,反倒是语言学课,教授是个深藏不露的funny guy,课上一共6个人,每次都有充裕的时间进行互动,而且有机会聊一些天南海北的东西,这对于我这种话痨来说简直不要太爽。于是,我虽然还不停地尝试和生物教授约时间讨论我的科研,每天最开心的却是语言学课那一个半小时。

有人说对一门学科是否感兴趣,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能否在入门阶段遇到一个好的导师。教授妙趣横生的讲课风格让我对语言学发自内心地喜欢,于是出现了很多奇异的事情。有一回我出于好玩把一章的课后习题全给试了一遍,其中有些题要用到老师还没讲到的分析方法。不过我居然用歪门邪道把答案鼓捣出来了。之后一节课,老师对此讲了一个巨复杂的超纲方法,同学们听完脸上都挂着大写的懵逼。我表示不服,带着一股混不吝的劲儿上黑板给教授和同学们讲了我前一天鼓捣这道题的歪门邪道。然后,虽然同学们继续一脸懵逼,但教授沉思了一分钟,拿起粉笔来勾勾画画说,你这个方法虽然能解决这道题,但有一种特殊情况是要出问题的。不过呢……再怎么说,你毕竟用这方法做对了这道题,说明你有自己的思考,所以还是非常高兴能跟你进行这场讨论。

又有一节课,我们分析句子结构,可能那天教授觉得天儿不错,居然带来了他15岁的女儿。似乎很多十几岁的女儿都会觉得自己老爸研究的东西没劲,这位小姑娘也不例外。她对我们大老远从中国跑来,跟她爸学语言学这么无聊的东西表示无比痛心。不过后来上课时,我们在黑板上练习画句子树,小姑娘在旁边看着居然有那么一点好奇(我严重怀疑她以前是否哪怕看过一眼她爸在干啥)。于是我自己画对了之后,因为觉得这事挺好玩,就把粉笔给了她,一边教她一边让她尝试画。在终于画对了一个之后她居然兴奋得跳起来,喊“爸我做出来了欸!这玩意太好玩了我居然一直没发现,我得跟以前我误解的所有语言学家道歉!”我在旁边看着,也特别开心,毕竟把我觉得好玩的东西教给别人,让他们也体会到其中的乐趣,一直以来都是最让我开心的事之一。

其实做这些事的时候我都没多想,多数是要么因为好玩要么有的折腾,谁知这些细节却被语言学教授记得一清二楚,在夏校结束的时候我家长来接我访校,他特意去见了他们,说了上述这些我本来都快忘了的事,并表示如果我将来能做他的学生他会很愿意。我答应他,以后如果去了WUSTL,要继续和他学语言学。

之后的访校行程中,每所学校的向导都超级热情,可是他们哪一个的介绍也无法取代我在WUSTL图书馆度过的那些下午安静学习的时光,无法取代这里教授和同学带给我的快乐与回忆。我一直说,WUSTL是个让我能静下心来学本事的地方,但其实偶尔想嗨一下的话,也能很方便地去趟北边的Delmar Loop商业街和西边的Galleria购物街,所以也是个work hard play hard的地方。WUSTL有大U的资源和文理学院的校风,在这里有人在意我做的事,有人在意我的将来,而不是在阶梯教室或庞大的校园中淹没于茫茫人海。它在意学生,所以一次次迁就任性的他们转专业,甚至转学院,给他们最好的资源和重视本科生教育的教授,以及South Forty住宅区好到没得挑的食宿。于是夏校之后,我开始无比向往上大学,常常想着自己在大学里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以前我有段时间我常去清华食堂吃饭,当时觉得,大学大学,一要大,二要学,然而WUSTL重新定义了我对一所大学的印象。

改文书的过程中,我对自己性格以及爱好的认识不断刷新,加上各方建议汇集过来,想法常常一天一变。这时候多亏了陈老师的敬业,不论是节假日还是深夜,我随时有想法了都能在微信上交流,同时获得很好的灵感和建议。我是火车迷,恰好陈老师小时候也在铁路边长大,因此他总能理解我一些在别人看来可能很奇怪的执念,这也使我们的沟通更加走心。与他的认真负责相比,我在申请季实在不是一个乖学生。我常常趁着家长不知道偷偷跑出去,到各种地方拍摄火车美景,和各路车迷一起送别最后的清华园车站,还将自己的照片传上高手云集的图虫摄影网,企图跻身大佬之列而未遂,好像完全忽略了申请的压力。不过如今转念一想,正是这样一个超越一切的爱好,用作主文书的内容,助我敲开了大学之门,大概陈老师也是理解了这一点吧。

给将来的自己一句话:继续多多折腾,坚持自己认为“好玩”的事,做一个“好玩”的人。希望自己有了这段时间对自己的认识,我能在WUSTL度过意义更加丰富的四年。

版权申明

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了解更多AADPS学员的第一手感想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9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