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去到梦想的美国大学,怎么办?

小R是陈欣老师所指导过的诸多学生中最兼具学术兴趣和能力的一位。这一次非常高兴有机会能请到之前顺利转入康奈尔大学的他分享在转学过程中经历的种种酸甜苦辣。无论你是正准备申请,还是即将赴美,相信都能从中得到启发。


2014年春夏,北美各大学逐步开始发布自己的录取结果。由于13年的各个标准化考试的分数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上浮趋势,很多同学都没有申请到自己心中理想的大学,而我也是其中之一。应该就是在那时,我和我很多的朋友一样,打算转学,逃离那片玉米地,逃离自己心中的挣扎与彷徨。一年后,拿到了新的大学的录取后,再反观自己的一年,倒也有了一些新的感触。

首先,最根本的问题:如果没有去成自己的梦校,到底有没有必要transfer/gap?俗话讲人往高处走,想通过transfer/gap来进入梦校这个想法并没有太大问题,但是你我如何知道梦校就是自己的best fit/自己要去的学校就不是自己的best fit?对于大部分留学生,能一一参观自己将申请的美国大学已是奢望,遑论分别去各个大学上summer session,更深体会学校风格和校园文化。我感觉咱们高中选大学和Tinder没什么太大区别——几张照片一句话,你先往右划,大学再往右划,boom,Congratulations! 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讲一个学校就不是自己的fit。

就拿我自己在UIUC的经历作为一个例子。Quad Day那天,我对UIUC的印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挺喜欢汽车的,看着路边停着的一排车,E39 M5,保时捷944,涡轮nb Miata,两辆S2000后,我发了疯似得找那些车主。最后发现车主们全是Illlinois的学生,他们汽车爱好者们组成了一个club叫Illini Auto Club。从Rantoul废弃机场的autocross,到暴雪怒开车去芝加哥看车展,到修那辆永远都没钱没精力修好的宝马E21,再到平常时不常的闲聊吹水,他们给我展示了一个汽车文化的新的维度——在中国,汽车文化是二维的,大部分你我皆为键盘党;而在车轮上的国家,汽车文化的维度早已超出了多变量微积分例题的维度。另外一个则是uiuc的Formula SAE队,叫Illini Motorsports。Formula SAE的一些细节我就不说了,除了在两个club中获得了很多的上手实践的机会,更重要的是,我能够fit in。除了UIUC和UMich,大概这两个club很难在另一个大学里求全吧。从这个意义上讲,UIUC和我很match。

再回到正题。也有一些有转学意向的同学和我讨论,关于上什么课啊,怎么搞活动啊,之类的问题。我的观点是,应该明确大学四年想得到什么。是想得到一个印在某藤校抬头纸上的graduation certificate,还是想利用四年在一个开放的教育环境中尽可能开拓自己的视野,这两个目标的做法是截然不同的。如果心中有一个对自己大学的期许,那应该做什么也就豁然开朗了,不需要我在这里瞎说八道了。对于我自己,大一一年教会我的,缩成一句话,就是trial & error。多去尝试,多与人交流,不要畏惧失败。正如美国最美校车司机Ms. Frizzle说,take chances, make mistakes, get messy!

我转学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陈欣老师的帮助。我跌跌撞撞地拜托陈欣老师做我的文书辅导,过程也是蛮有意思的。最开始听说过AADPS是在2013年底,当时自己在网上瞎翻腾关于文书的网站,撞到了陈欣老师的博客。里面的内容虽然有道理,但奈何当时本科申请文书已经进入了扫尾阶段,便没有深研究下去。2014年5月中,申请结果出来,并不理想。翻起了半年前的书签,又看到了陈欣老师的博客,试着打了个电话,交谈甚欢。陈欣老师的许多观点我都很认同,而陈欣老师偏理科的知识背景也与我的专业很契合,给我提供了许多申请外的事物的见解。和同学吹牛x吹到高潮时,我总是找任何机会抖搂出这句话:making decisions is as logical as it is visceral。哈登不知道突破到禁区是要打一分还是打两分,马尔多纳多不知道又将在何时与何人的赛车亲密接触,薛定谔打开盒子前也不知道猫是死是活。好多事情开始并看不出端倪,得走着瞧。寒假结束后,与陈欣老师商量好后,开始写文书。我写完初稿,陈欣老师提建议给reference,我继续改,如此往复十余遍。不得不佩服陈欣老师的能力,语言和专业知识很厉害以外,能忍受我写的垃圾我已心生感谢。最后五月,收到了一封轻飘飘的邮件,这点事情算是尘埃落定了。

最后,也许有人想问我,那你为什么想转学呢?或许是希望周围有更多大神来交流,来互相激励?也或许仅仅是因为自己的那点虚荣心?我也没有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答案,我会用大学生活来逐渐地回答我这个问题。最后祝陈欣老师能够帮到更多的同学们,也祝各位和我开心地度过大学时光。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8943.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每天学写留学文书 2月15日

release date

释义:「发售日期、上架日期」,指某款新产品第一次可以大规模通过公开途径购得的时间(小米和锤子不在此例)。

例句:
Microsoft hasn’t announced a Windows 8 release date yet.
Although there’s no official release date for Battlefield 3, the game is expected at the same time as Warfare 3.

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院校指南

校志

1825年,来自马里兰的耶稣会士芬威克(Benedict Joseph Fenwick, S.J.)成为了第二任波士顿主教。他是倡导「波士顿城中学院」这种理念的第一人,期望通过兴办教育来为他辖下的年轻教区培养新一批领袖以同时满足当地的民生和精神需求。两年后,芬威克在大教堂的地下室开办了一所学校,亲自教导城市里的年轻人。但是他吸引其他耶稣会士作为教员的努力受到了地理因素和当地清教徒精英阶层的阻挠。最终在1843年一位耶稣会教员入职后,芬威克辞职并在麻省的伍斯特(Worcester, Massachusetts)创办了圣十字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以期得到更大的办学自由。与此同时,在波士顿兴办学院的理念由麦克罗伊(John McElroy, S.J.)所继承,希望能服务当地日益增长的信奉天主教的爱尔兰裔移民群体。在受到耶稣会上级批准后,麦克罗伊筹款并于1857年在当时的波士顿南郊购置了土地。1859年,学院孤零零的校舍和教堂不受瞩目的迎来了第一批学生,但却在短短两年后因为内战的爆发和无法从反天主教的州议会获得办学许可而关闭。

1863年,命途多舛的波士顿学院的办学许可终于获批。继圣十字学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之后,波士顿学院成为了麻省的第二所耶稣会高等学府。巴普斯特(Johannes Bapst)被选为波士顿学院的第一任校长,并将原来的校园建筑重新投入使用。接下来的数十年间,波士顿学院以七年制的高中大学连读的形式运作。第一批入学的22名学生年龄在11至16岁之间,课程大纲则参考耶稣会的标准学习纲要(Ratio Studiorum),强调拉丁文、希腊文、哲学和神学。在世纪之交,波士顿学院的学生数超过了五百。校园的扩张无可避免的造成了高中部和大学部的分离,不过直至1927年高中部才正式独立。1907年,新任校长盖逊(Thomas I. Gasson, S.J.)认为学院狭小的市内校区与未来扩张的需求不相匹配。受到当年麻省总督约翰·温斯罗普(John Winthrop)将波士顿视为「山巅之城」的启发,他希望波士顿学院也能成为一所世界知名大学和彰显耶稣会学术成就的灯塔。履新不到一年之内,他购买了位于城市以西十千米的栗山(Chestnut Hill)上的一座农场,并为征集新校园的设计规划而举办了国际竞赛。1909年,新校园正式破土动工,但在四年后建造预算就已经赤字。学院发起了一系列的募捐运动以确保校长的愿景能最终得以实现。

1920年,大学依次成立了文理研究生院、法学院、进修学院(Woods College of Advancing Studies)、社会工作研究生院、商学院(Carroll School of Management)、护理学院(Connell School of Nursing)和教育学院(Lynch School of Education)。学院于1927年第一次给女性颁发学位,但直到七十年代才采取男女混校。一方面,学院的毕业生在城市、州和联邦层面均促进了麻省的政治发展。另一方面,美国社会的文化变迁和教会世俗化的趋势,加上学院本身面临的经济困局,也令学院开始反思自身的目的和使命。1972年,学校负债已达三千万美元之巨,而于此同时捐赠收入却仅有六百万,教职员工的加薪也被全面冻结。藉由吸收非耶稣会成员的校友和商界领袖进入校董会,学院找到了新的商业模式并提升了募款能力,逐步走出了困境。

生活

波士顿学院坐落于山顶的校区占地零点七一平方公里,是波士顿轻轨绿线的西端终点站。由于高耸的大学哥特式建筑,校园常被称为「高地」(Heights)或「山顶王冠」(Crowned Hilltop)。校园由建筑师马格尼斯(Charles Donagh Maginnis)于1908年设计,结合了科特复兴式(Gothic Revival)建筑和布杂艺术(Beaux-Arts)布局以期在美国重现牛津大学的风范(Oxford in America)。学院为所有大一新生在主校区或者临近的牛顿校区(Newton Campus)提供住宿。宿舍是男女混合的,但不同性别住在不同楼层。大多数新生住在双人间,但也提供单人间、三人间和四人间。大学食堂致力于在每个方面提供精益求精的服务。从秋季每周的有机食品市场到新近开业的巧克力吧,学生们不出校园即可享有丰富的就餐选择。

学院鼓励学生成为积极的校园社区成员。无论是艺术家、辩论爱好者、运动员、领袖或是只是希望探索新领域,均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小天地。目前校园里有超过300个学生组织和领导力项目,提供多样化的激发潜力和自我实现的机会。学校校报《高地》(The Heights)创刊于1919年,近十年来学生们也创办了一些带有不同立场的报刊杂志和在线刊物。校园无线电台(WZBC)播放独立和实验性音乐,而电视台(Boston College Television)则报道学生生活、体育、娱乐等主题。学院拥有自己的管弦乐团、交响乐团、爵士乐团(BC bOp!)、军乐队(Screaming Eagles)和合唱团(University Chorale of Boston College, Madrigal Singers of Boston College)。

波士顿学院的二十九支运动队以老鹰(Eagles)为吉祥物。大学曲棍球队参与区域性的豆壶挑战赛(Beanpot tournaments),在与其他三个对手东北大学、哈佛大学和波士顿大学的激烈竞争中不落下风。虽然限于规模,运动队的表现稍有逊色,但整体上可以排进全美前列,且队员们的学业成就也相当引人注目。校园里最主要的运动场地是可以容纳四万四千人的校友体育馆(Alumni Stadium),新的运动中心(Yawkey Athletics Center)也于2005年春季投入使用。

耶稣会认为教育的重要目的之一是培养做明智决定的能力,又称辨识力(discernment)。因此,学院为本科生提供丰富的静修机会(retreat)和周末体验以支持学术、社交和灵性的成长。这些项目允许学生从忙碌的校园生活中暂时解脱出来,以反思大学旅程、面临的人生选择以及如何正确的行动。

学术

波士顿学院的八座研究图书馆藏有超过两百万册藏书。如果加上手稿、日志、政府文件和微缩胶片,藏品共计有一千二百万件,其中最为知名和珍稀的有伽利略、耶稣会创始人依纳爵‧罗耀拉(Ignatius of Loyola)与方济·沙勿略(Francis Xavier)等人的原著,以及爱尔兰文学、十六世纪弗拉芒挂毯、古希腊陶瓷、加勒比民俗艺术以及日本木版画等收藏。巴普斯特图书馆(Bapst Library)开放于1928年,以第一位校长的名字命名并作为主图书馆直至1984年。艺术博物馆(McMullen Museum of Art)则定期举办反映各个时期和文化的艺术史展出。

对本科教育的承诺是波士顿学院的格言「愈加杰出」(Ever to Excel)的写照。所有的教员均教授本科生课程,并致力于在课堂内外培养学生的智识。较高的师生比和小班教育鼓励教授与学生的互动。所有的大一新生都要求参加迎新活动(First Year Orientation)。学生们将在校园里度过三天两夜,体验寝室生活、尝试食堂美食并认识同期的其他同学。迎新活动中,学生还将与自己的学术顾问会面,以讨论学术兴趣并注册秋季课程。之后,基石项目(Cornerstone Program)通过研讨班的形式促使他们反思自己的学生和校园生活。在这种每班15人的研讨课上,本科生们将继续与自己的学术顾问以及同学进行充分交流。学生升入高年级后,仍将每学期与学术顾问一道确定学习课程以及探索合适的研究、出国交换和实习机会。

学院每年提供约五百个左右的本科生研究机会。每年有近50名学生的暑期研究项目获取先进研究基金(Advanced Study Grants)的资助,研究相关的差旅费用和毕业论文的科研开销也有专门的补助可以申请。本科研究者们可以通过跨学科的年度研讨会(Annual Undergraduate Research Symposium)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

波士顿学院在社会工作、教育学、护理、法律、哲学和商科等领域有一定的优势。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088.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每天学写留学文书 2月14日

on account of

释义:「考虑到……的因素」,用来在留学文书中体现出审慎的思维过程或独特的个人立场。

例句:
We made a change to the application code on account of Bean’s report.
In the sixties, on account of his opposition to the Vietnam War, Robert Lowell refused an invitation to the White House Festival of the Arts.

托福与SAT/ACT孰轻孰重?

问:我现在是高二学生,正在制定备考计划,请问在实际申请里面,托福与SAT/ACT到底哪个优先级比较高呢?

答: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但正因为如此,可能没有办法给出一个简单的答案,需要稍微根据我们老师的经验具体分析一番。

首先,大家知道没有托福的话,申请美国大学本科是完全没有办法进行的。所以确实有必要考出一个所谓「能用」的托福分数。按照底线来算,85分是可以接受的成绩,95分是排名前五十大学有机会的成绩,100分是前三十有机会的成绩。强调一下,不是说达到了这些成绩就一定能录,而是达不到的话,可能对申请有不利影响。在这个基础上,如果确实SAT/ACT考不出理想的分数的话,也可以像我们之前一位国内学员那样有申免标化学校的可能,或者因为自己的美高身份而被个别学校放低标准录取。

不同的孩子可能基础各不相同,托福分项分数初始的情况也会有差别。对于一般的孩子,口语的标杆是22,听读写是25。可以参照这个,优先从最薄弱的项目补起。对于已经达到的,努力在之后的考试把水平维持住即可。对于英语基础较好的孩子,口语的标杆可以提到24,其他三项则要努力做到27以上。

那么如果托福分数能用了,老师的建议是要全力把SAT/ACT在目标分数线之上能提多少提多少。原因是在于,至少从我们自己的第一手数据来看,在托福与SAT/ACT都达标的前提下,SAT/ACT的进步远比托福的进步带来的收益要大。换句话说,这两种考试如果考不好都是减分项;但是如果因为精力或能力限制,只能顾到一门的话,需要优先冲刺SAT/ACT,因为这个是一个更好的加分项。其实英语国家的学生申请美国大学,本身托福是没有要求的。托福只是先在国际学生内部这个申请池按比例筛选掉可能完全不能适应学校教学的一批。在这个基础上,主要还是SAT/ACT、平时成绩、课外活动以及其他方面的比拼。

具体举例来说,同样104分的托福,1300的成绩可能连排名五十四的俄亥俄州立都会比较困难,但是1480的话却完全有可能进入前三十的北卡教堂山(当然是否有加州洛杉矶还要继续看之后出的RD轮的情况)。如果有108分的话,是完全可以冲刺前二十的,没有必要一定执着110甚至115以上,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到SAT/ACT甚至是课外活动上。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120.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每天学写留学文书 2月13日

to and fro vs. pro(s) and con(s)

辨析:两个短语的构成方式很类似。但前者形容「往复、来回」的运动,后者形容某件事物或某样举措「既有好处,也有坏处」。

例句:
The door swung to and fro and then stopped.
You know, there’s pros and cons having him there, but that’s what I have to do for myself.

每天学写留学文书 2月12日

steady progress

释义: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这一短语常常用在留学文书中形容「持续不懈的进步」,例如逐年递增的GPA。这样可以很好体现申请者自身的毅力和潜力。

例句:
All students should have an education plan and make steady progress on it.
But we try to make steady progress, build a foundation for long-term economic grow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