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中介时代——一名老留学顾问的反思

春节似乎是一道分水岭——之前是夜以继日的与学员们讨论文书网申,提交一份份满载希望的申请;之后却是一段不长不短的清闲日子,一边紧张而激动的和大家一道等待着一年多努力的成果,一边却又暗自里因节奏的转换有些无所适从。

当然,今年的这道分水岭,却因为国家的一项决定而变得更加特殊而有意义起来。1月21日,作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一部分,国务院继一年多前将留学中介资格放宽成为后置审批之后(AADPS是北京朝阳区第一个顺应新政策在执照上注明相关经营范围的教育咨询公司),彻底的取消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的资格认定。留学中介的时代,结束了。

作为一名在七年一直奋战在行业第一线的从业者,第一感受可能得用“百感交集”来形容。说句实在话,这个行业和中国的许多其他新兴产业一样,算是一个鱼龙混杂的领域。这些许年来,见惯了许多职场新人被收入所吸引,但很快因为工作压力和难度而折戟而归;又有很多资历光鲜的外行,转了一圈以后又再次离场,简历里也决计不再提这段经历。我自己呢?我做得不差,虽然也会有一些其他的机会和诱惑,但是说实话我也不认为一行就能比另外一行好到哪里去,何况我还确实挺喜欢和我们的学员们打交道。虽然不能算是真正的老师,但是与孩子们平时聊聊天,心态总是能放松和年轻起来。当然,坚守了这么多年,能成为时代的见证者也算是意料之中吧。

诚然,“留学中介”算不上什么褒义词,不过,我倒也从来不像一些同行一样着急撇清界限,有的时候还会半开玩笑的说自己是留学中介老板。我第一次听说中介这个事情,应该还是在2006年我自己申请美国大学物理学博士的时候。虽然我大学比较有出国的氛围,也有很发达的在线论坛讨论版,我还是了解有不少同学默默找中介。当然当时并没有往心里去,因为觉得会是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毕竟,我自己考托福考GRE都是全凭自学,然后申请项目的时候还要去挑一挑以省下那每所五六十美元的申请费。请人指导留学,就和吃法国大餐、开跑车或者送女朋友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一样,对出身工薪家庭的我是一件挺不可思议的事情。

没有想到,短短四年之后,我就和留学中介产生了交集,而且是国内第一家拿到官方认可资质的中介。虽然我当时以一人之力,完成了全公司数千万元业务量的十分之一,拿着不菲的收入,但这并不能改变我只是一台庞大机器上一个比较有用的零部件的事实。每年,几千名学生通过这个机构走出国门,尝试追寻自己的人生梦想。没有中介,他们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无力做到这一点。当然,我也亲眼见过失落的家长、愤怒的学生、吊儿郎当的顾问和仰仗手中行政资源的食利者。听着身后的销售唾沫横飞的和电话里的家长讲“我们是个副处级单位”,还在努力适应逆向文化冲击(reverse cultural shock)的我一时间福至心灵:或许有朝一日我能为我的学员们提供很好的留学服务,但我这辈子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留学销售。

后来又经历过几家公司,在行业里也逐渐有了一些人脉,发现其实每个人都为这个留学中介的资质付出太多。在拿到资质之前,老板们得去多方打听、去应酬、去讨价还价,有的举债斥巨资仅仅为了买一个带资质的壳,有的则达成某种交易,将收入的一大部分白白分出去。回过头来,为了弥补这种成本,就得逼着销售们拼命打电话忽悠签约,顾问们则拿着微薄薪酬头晕眼花的流水线作业。当然,更高明的还有外地分公司、合纵连横、资本运作……最终最终,还是家长和学生们用自己和金钱和前途来买单。

我们在繁忙的俗世中往往会迷失自己的本心。2014年,我的儿子出世,在期待他呱呱坠地的几个月里,我夜不能寐,思考我自己想要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我又想给他一个怎样的生活。电光火石之间,我想我能不能把事情变得更简单一些。是,我挺喜欢做留学的,那么就单纯做留学好了,其他的事情也不必过多去烦恼。主意已定,面对着家人的反对和朋友的劝阻,我还是毅然决然的从有很好保障的大公司直接裸辞了。家长和学员们的支持,让我一直走到了今天。也会有家长询问资质的事情,但是最后往往也都能认同我的解释。除了感谢这份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还是感谢。

我们是在最好的时代,我们也是在最坏的时代。十年以前,一封给力的推荐信足可以让一位中国孩子进入哈佛;五年以前,1900的SAT足可以让一位中国孩子进入“保底的”密歇根大学去学商或者计算机;今天,没有中国孩子不想进入美国一流大学,然而美国一流大学却不是专为中国孩子而设的。从一早开始,有心的家长和学生们就得为面前的重重难关做好充分的准备,其中“选择一个合适的机构来指导”往往就是第一关。不过,留学行业的门槛已然不在,任何人都可以随时进入了。我们在中国其他任何一个行业里,从房产中介到电子产品,所遇到过的坑还都会在这边重演。

不过可喜的是,过去的七年里,我自己成长了很多,也同时感觉到家长和学生们也成长了很多。大家变得更加理性,不再揪着排名不放,懂得去寻找适合自己的教育;各种信息渠道,虽然不免鱼龙混杂,但往往也能兼听则明。之前,我在网上发帖,每每被人喷“黑中介”、“骗子”、“冒牌货”,我倒也不以为意。毕竟干一行爱一行,既然是行业的一分子,这种原罪也没有必要那么急着撇清关系。不过在未来的七年里,在这个后中介时代,或许我会有机会为重新定义我所在的行业做些微的贡献。我曾亲眼见过中国最优秀的一批学子的成长道路。你们想再一次走他们的路,想了解未来有什么险阻,需要怎样来克服或者规避,我希望我和我的公司能够助上一臂之力。能够在这方面帮助到大家,大家也能反过来给我自己的人生以意义,这正是作家大仲马在他脍炙人口的名著《三个火枪手》里提到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Un pour tous, tous pour un)。也希望更多同样想法的同行能够走出来,让中介的阴霾早日散去,还行业以阳光。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7/10052.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发布者

陈 欣

《后中介时代——一名老留学顾问的反思》有2个想法

  1. 请问未来会不会发表关于签证申请的文章呢?
    最近在准备签证,很多问题都找不到及时的统一文章解答,都是靠口口相传。

    1. 因为现在签证已经不是很困难,然后很多学生之前也有过赴美旅行/夏校的经历了,所以这块可能不会专门写。但是如果有疑问的话,可以在我们app里提出,老师会尽力解答。有代表性的回答也会在周一的留学问答栏目里发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