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留学文书的七个评判依据

留学文书作为一系列互相支撑的书面材料,其首要目的是说服美国大学招生官,使他们相信申请者是最适合于所申请项目的。为此,AADPS的陈欣老师根据以往丰富的留学文书指导经验并结合专业的英文写作理论,归纳出了以下七个判断依据。同学们可以参考看看自己的文书是否有改进余地。

准确(Accuracy)

这一点,主要是针对留学文书本身细节是否有内在的一致性,能充分的体现申请者对自身以及所申请学校/项目的了解。

申请表格、文书和推荐信虽然在内容上各有侧重,但是它们绝对不能自相矛盾。例如,一个活动经历,在Common表格里面时间写的是11年级50周,但推荐信里写的却是a span of half a year,这类错误一旦被发现,极有可能会造成申请者立即失格。陈欣老师也在之前担任招生官翻译的过程中,亲眼见到一位申请者对自己文书材料中的内容一问三不知。虽然面试官当场不会轻易表态,但他手边的笔记本已经用特别的记号标注这位同学已经出局。

很多学校的附表文书里会让学生自己谈谈与项目的匹配度和未来打算。这时切记要反复审核引用的数据和信息,避免张冠李戴式的凭着第一印象套用了同一所大学的其他学院乃至风牛马不相及的其他大学的资料。尤其是考虑到有同学会用一个母版来修改出数个同一类型的文书,混淆的可能性更是大大增加了。这些在招生官看来是极为刺眼的错误,毫无疑问会让申请成功的概率趋近于零。

共识(Consensus)

这一点,主要是关于申请者对留学文书内容的期许是否能被读者所认同。

我们都熟知美本留学的三大俗是模联、支教、福利院。当然近几年来大家也意识到了这些容易撞车的点,很少继续再浓墨重彩的揪住这些方面不放。不过,陈欣老师在工作中还是经常看到文书中出现其他一些性质上比较难体现出学生个性的活动,而学生自己的着力点也没有放在自身的参与和努力方面。诚然,作为合唱团的一员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引吭高歌对中国孩子确实是一个难能可贵的经历。但在招生官的印象中,出国交流倒并不是一个特别罕见的事情,更致命的是很难把这位同学的形象从七十九位面目模糊的其他参与者中区分出来。

当然,建议回避这一类活动并不等同于要把它们划为禁区。只是同学们在写作的过程中一定要表现出活动对自身成长的意义,让真情实感流露纸面,也让具有文化背景和人生阅历的招生官能体味到一个十几岁孩子所面临的真实挑战和选择。

充实(Development)

这一点,主要是针对留学文书内容是否足够丰满而言。

对研究性学习内容的描述,能体现申请者扎实的学术功底和热情。对带队参与竞赛经历的描述,能体现申请者出色的沟通能力和领导力。对出国交换和旅游经历的描述,能体现出申请者对于文化差异的认识和思考。要写出充实丰满的文书,英文写作功底自然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对于活动本身的体味和感悟。在成就之上能不能再写一写之前遇到的挫折?在挫折之上能不能再写一写想出的解决方案?在解决方案之上能不能再写一写自己的心理斗争?在心理斗争之上能不能交代一下自己相关的以往经历和当时所处的特定环境?将这些有机的整合起来,去粗取精,凸显出主要矛盾,一篇充实的留学文书就应运而生了。

如果你现在还是在留学规划的阶段,那么从今天开始就有意识的给之后文书准备留下日记、笔记或实验记录等第一手素材吧。如果已经进入申请季了,在动笔前花上几小时甚至一两天仔细的回忆清楚活动的来龙去脉倒也“磨刀不误砍柴工”。

自省(Fairness)

这一点,主要是针对如何处理对申请者自身不利的状况而言。

休学一年、违纪或是GPA没有上3.0,这些在学业报告或成绩单上的数字是无法被抹去的。申请文书中自欺欺人的吹捧或是回避只会招致反感。当然,如何诚恳而正面的回应这类问题也是值得我们仔细研究的事。

逻辑(Logic)

逻辑,这一西方舶来的概念是不言自明的。虽然在国内的教育体系里这一方面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但在欧美国家,逻辑始终是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的核心部分之一。

一篇逻辑性强的优质留学文书,每一段必然有一个主题(thesis)。每段的内容应该是以合乎理性的方式论证、展开并升华这个中心。段落之间应该有自然的过渡,然而又需要有一条内在的、强有力的线索支撑,凸显文章的灵魂。

同时,好的留学文书不能犯任何逻辑错误。例如,不能将先后关系当作因果关系(我加入了某社团,一年之后社团成员翻了三番,因此我很有领导能力),不能把主观愿望当作客观事实(我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传媒人!),不能把特例当成是普遍原理(我叔叔是全国有名的经济学家,故我生来就有了经商的天赋),等等。虽然这些写成中文看起来是蛮幼稚的,不过其实都还是陈欣老师在文书指导过程中发现的实际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列一列囊括关键点和论证思路的中文提纲也会有一定的帮助。

论证(Evidence)

这一点,是在充实的基础上,结合逻辑,有力证明申请者的素质和匹配度。

比如说对于一个使用示波器的电路实验,懂行的招生官可能并不关心学生使用复杂的测量仪器这一事实(毕竟申请者可能会有一些得天独厚的条件,比如父母就在大学或研究机构中工作)。与之相对的,他们会更加在意申请者是否有一个很好的解决问题的思路,甚至独力做了创新的尝试。所以文书的重心应该是放在这些方面,以点面结合的方式体现相关能力。

为确保论证的可信度,需要具体分析预申项目所期望的特质,再将其分解并映射到申请者自身的人生经历上。我们必须把完备性(比如申请物理专业的同学,可以平衡的展示自己在理论和实践两方面的造诣)和时效性(写小学时参加小制作比赛得奖,对美国大学申请就不大有意义)作为第一要义。

权威(Authority)

这一点,很多情况下与共识一样,会受到文化差异的严重影响。

上初中时,大家都会被教导一个写议论文的技巧,当要说一些大道理的时候,可以以“一位哲人说过”起头。但这在西方读者看来,是非常不可接受的。他们必须真的要在上下文里看到哲人的名号才行,而且那位哲人需要为他们所知。还有一个是文风方面,很多英语词藻在英汉字典里解释差不多,但在真正使用中会让英语为母语的读者感觉出细微的区别。这些累积起来,足以让他们对申请者做出判断:一个傲慢的书呆子(an arrogant pedant),还是一位志存高远的专业人才(an ambitious professional)。很多情况下,两者的区别真的很微妙。

版权申明

本文为AADPS原创,保留著作及出版权利。欢迎非盈利性质的转载,但须保留作者和原始发布地址。

本文的原始发布地址是http://aadps.net/2013/4.html。我们每年夏季会更新最新美国大学本科申请文书题目和权威院校指南,欢迎把网站加入浏览器收藏夹。

发布者

陈 欣

发表评论